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章筱琰
章筱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0,655
  • 关注人气:14,7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女同志:我不愿再放纵。

(2009-08-25 12:16:09)
标签:

女同志

酒精

冰塑

情色

洁僻

爱情

两性

情感

同性恋

分类: 孤独在17楼【短文集】

放纵就像夜晚制造出来的假象一样。没有顾虑的喝酒,可以烂醉如泥。不必寻找一个陌生的女子为伴,放纵只是把颗心摘出来锁在一个冰凉的柜子里。可以歇斯底里的哭泣,放纵就像是疯狂掠夺过来的一种性自由的方式,不计较后果,无法猜度这坠落深渊时的感觉。

 

很多年,我以为我可以一直那样下去。跟她朝夕相处,共度余生。于是我用尽我的气力陪伴,纠缠,甚至牺牲自己的身体。如果可以不性爱,换来一生的安稳与平淡,或许那并不会不快乐。至少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例如自由与信任。拼了命的放弃,得到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完全剥离现有的。竟然可以说,我可以做到一无所有,但不可以失去她。多么的年少轻狂,不谙世事。又竟然,我真的那么做了,得到了她,然后真的一无所有。假装潇洒。

 

我以为我可以做到,坚贞,甚至隐忍。但时光不允许我如此,就像互相折磨的身体一样。我惊讶八年当中为什么身体不会有这种冲动的反应。可是第八年,我还是未能隐忍。要知道,当一堆冲动摆在眼前的时候,你能怎么做?能做的就是迎上去然后占胜它。假装是一个胜利者一样,摆出胜利的姿态。姿态也许很丑陋,躺在床上,赤裸的身体那样四仰八叉在床上,身体多光鲜,可是什么也想不到。真的什么也想不到,我会很后悔,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我知道,生活很公平的给予你想要的和你不能要的。可是我们谁都不理解自己,非要逆势而做。我看过做头这部电影,所有的那种状态,不安,还有需要都在画面当中暴露了出来。我认为我就是那样,我是个可怕的被别人操纵的人。

 

就像我讨厌烟一样。我害怕自己的胃病再犯,我讨厌烟的味道。因为她,我向她学习,她用眼神教会了我吸烟的方式。我们一起看安妮宝贝的书,彻夜的看,一个人一张床,一个人一盏暗黄的台灯,然后在深夜的时候在洗手间门口互相撞到。我们相拥,没有眼泪,也没有亲吻。感觉就像是拥抱着一块刚刚被工人搬出来雕刻好的冰塑。我用这种从未尝试过的方式放纵自己,报复我自己的身体。八年,我没有吸烟,喝酒。第八年之后,我俨然是另一个安。我以为我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找到我自己,我以为我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鄙视我的那八年。可是,酒精就像是通往回忆这条通道的一个开关,它们折磨我。像是在城市污水渠当中奔流的污秽一样,那么迅速,直奔源头。我知道,放纵就像是酒精跟烟一样,容易上瘾。

 

有一段时间,我常去酒吧。女同志酒吧。我还是老习惯,不愿意跟任何人打招呼。有想认识我的人过来的时候,她们就会拉着我喝酒,其实我讨厌她们的那种状态。她们以为我当她们是朋友。其实谁都不是,我很难交上朋友。朋友在我的心里,朋友应该知道我有多苦。这种酒肉之交,我从来淡之如水。但她们有她们的好处,她们容易让我买醉,我喜欢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喝下去,让她们的嘴脸变成双重,接着模糊。可是我只到如此,我不会让自己真的醉,真醉的时候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在我自己的家。我还能清醒的坐上出租车,然后回家。我从不和她们主动说再见,我知道那是没有必要的。说不定哪一天,会在那家酒吧又碰上。然后又是这样的情形,酒精和酒吧都是女同志们喜欢去的地方。尤其那些无聊的,没有事情做的,甚至不懂感情的人才去的地方。我那段时间就像没了感情,不,应该是麻木了一样。我疯狂的迷恋酒精,还有香烟,甚至是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黑暗的空气的感觉。可是,我喝酒喝的并不多,因为我不能喝,我是一个不太会喝酒的人。

 

2007年12月8日开始,我变成了另一个人。由体重,到眼神。别人不会相信我的故事,就像我自己写的,我不喜欢伪装。我创造,虚构,拟真。这些没有人知道。我不轻易和一个女子上床,其实显然这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可是我不轻易,因为我有洁僻,我讨厌肮脏的东西,例如亲吻。我的放纵变成了另一种方式,我开始十二点之后才睡,零晨四点就醒。我开始看书,看各种各样的书,写各种各样的文字。有的人说这很情色,还有人说我是女同志情色中国第一。情色怎么了,没有人需要吗?那种逼真的切实感受,不是我们要在意的吗?我在意,我能给对方欢乐,我就在意这种感受。我喜欢看电影,于是我收藏了很多莫名其妙的电影,小制作,独立片,禁公众播放的,还有我很喜欢的演员参演的。我知道,我需要一些声音,欢乐的,痛苦的,这些声音在电影里可以听到。我能找到哭笑的共鸣。我纵容我的哭笑。

 

一直,我都以为我和任何人都不一样。当然,我就是不一样的,我有太多奇怪的DNA。被某个人称之为我是奇怪的女人时,天底下找不到第二个。我知道我的空虚,我的需要。我不断地说服我自己,写这些有什么用。做个无病呻吟的疯子还不如做个平淡生活的寄居者,我总是这样挣扎。有人说我是个矛盾的人,喜欢变化,反复无常。我知道我自己其实不是,因为我不是这些人的焦点,她们不在乎我。我应该按我想做的去变化,可是我又要尊重她们,这种尊重就会显得很矛盾。尊重与自我在斗争,我就会发脾气。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我在这个社会当中,我就得尊重。所以我就必须忍让,可是我的脾气不喜欢忍让。我是一个不懂得伪装的人,我的性格一到那个时候就会告诉我这个问题。有话应该直说,对与错不怕,就应该让人家知道我的心情,当时的心情。这没什么,我觉得总会有人理解,因为我们都应该尊重。

 

以上都是废话。

 

我知道我应该平平淡淡的活着。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认识那么多人,也不想认识那么多人。我很简单,可是知道的人多了,她们就会认定为我是复杂的。我不愿意被别人那么想。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我迟早会消失的,离开我不想要的生活。

 

这世界,疯疯颠颠。

 

章筱琰推荐文字:

 

以为可以谐老,原来游戏一场。 

 

我们的性生活,被你杀戮。

 

(如果有一天,点播放键。)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