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章筱琰
章筱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0,655
  • 关注人气:14,7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爱如冰中之火,绝望而温暖。

(2009-08-24 11:36:44)
标签:

华迈

社交方式

中国

爱情

两性

情感

高潮

分类: 孤独在17楼【短文集】

匆忙的行程,总是会有一些轻巧的发生。奇遇某个飞机座旁边的陌生人,或是一下飞机就受到了强烈的欢迎一样。第一次,在北京,从未见过面的女子来接机。整架飞机越过北京城的时候,我跟随它的主体一起下坠。我曾想说,我一直喜欢这种下坠的感觉。由高潮,到感觉到肮脏。很奇特,为什么做完爱之后,会有这样的感觉,全身上下都需要冲洗,用很烫的热水。

 

一个人占了整整一排座位,隔壁的操着外文的中国女子一直向空姐投诉前后夹击她的顽皮少年。我像是隔岸看火的观众,任由少年的多动症,中国女子的异语,听着来回奔波的空姐清脆的说服细音。整整三十个小时,只有三个小时的睡眠。近乎疲惫的眼睛却无望的睁合着。手里的书“垂死的肉身”被我翻阅了一大半时,我开始偷瞥的关注这些人的动作,眼神,并没有交集。

 

菲利普罗斯说,试图把色欲转变成某种合适的社交方式,然而使其色欲成为色欲的正是这种彻底的不合适。他的欲望就如他对她的身体。那身体于她还是陌生的,她还在摸索它,琢磨它,有点像一个荷枪实弹走在大街上的孩子,拿不定主意该用枪自卫还是开始犯罪生涯。色欲如冰中之火,绝望而温暖。依如她最后见到他时说的,和我的乳房说再见,你介意吗?纯色欲的情戏,变得异常温馨。

 

不知道我临死的那一刻,会去找到谁来安抚我的身体还有对人生脆弱的无知?闭上眼,想像高空当时的一种飘浮状,我惊讶自己对死亡的淡定。意外,就像是一种收获。面对意外的死亡,完全没有痛感就是一种收获,这种死亡显得很幸福。但愿,我还是不要死,苟且偷活好过一具腐烂的被送进烧得火亮的锅炉里马上融化的尸体。所以,别轻易咒骂,那具有多重无谓伤感的色彩。闭上眼睛,我什么都不想,我渴望这个时候可以让失眠带来的疲倦把我送到睡梦当中。

 

一个人的旅途只有一个好处。让自己自圆其说,让自己独自想像,追根究底的把自己带进一个忧郁,回忆,伤感的故事当中。文字就显得它的力量与传大,一本我喜欢的著作,一台音乐播放器,我让所有的空气都变成37度2的状态。这个世界,此刻它有种归属的权利。

 

母亲越来越是消瘦。头顶的白发与脖颈下的纹络开始清晰可见并日越加重。印象还停留在她们离异的那个年代,一米六七的母亲如今显得沧桑太多。我无法继承她的身高,样貌,还有勇气一样,我几乎用一种完全自残性的方式迎接这种华迈。我们的话不多,一直只提弟弟的终身事,一直这是我与她共同纠心又无法解决的事情。弟弟的忧郁与自我世界的迷漫更像是一幅我们永远看不懂的画作一般,加上年龄的距离与沟通的欠缺,我与母亲都无法解析互相的情感。

 

“家长”很热情,我们兴致犹在的讨论事情到下午五点。然后去见的母亲。夜晚十时,我的老师约我出来,上岛咖啡的莲子茶,一直持续到夜晚的零晨。她问及我的感情问题,突然发现,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心灰意冷。我们聊到三十多岁的女同志,她们大多数选择离开这样的生活状态,然后选择正常的婚姻。她问我,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无法解释。或许,三十岁,生活中的安全感超越了情感的需要,不再想飘浮着,强烈的渴望安定是女人们都想要的。于是,她们分手,离开,最终结婚,再有个自己的孩子。她问我,难道现在完全没有这样想过,一个正常的家庭,一个男人,一个孩子吗?我笑说,男人就罢了,孩子可以考虑。

 

我想我也可能会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一个陌生的男人,一次不期相遇的机会,某个空间,制造一个孩子。BABY只属于我自己。此刻端坐窗前,窗外的朝阳区京速路上车水如龙,声音贯穿在整个房间当中,轻凉的空气吹拂着。只有这种时刻,我最显的安静而自如,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除了工作之外,我把身心交给这样的完全自由,任思绪广袤无边的延展,不受任何人的控制。

 

昨夜整晚。我知道,文字也只给我带来这样的安静。这是它的作用。

我从未真正的利用它,也不想去利用。

我,还做那个自己。

 

章筱琰推荐文字:

 

生命中相似的六根六尘。 

 

暗夜,做。

 

(赤裸的秘密,点播放键。)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