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章筱琰
章筱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28,986
  • 关注人气:14,7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别离北京,飞回上海(ending)

(2006-04-26 19:06:41)
分类: 列斯波之爱上集

人世间有无数的传情故事,生死离别。当我们读这些故事时,总会为其中的人悲伤,为其中的故事而感动。当我置身其中时,我发现爱情的挣扎让我耗尽了体力,让我发疯,我变得不是我自己。认识汪月的这段时间,我没能常常和家人一起吃饭,没能和同学同事朋友一起去活动,甚至没主动去联系许辉一次。

一切都似乎有些改变,是在悄然中的改变。

这相拥的夜真希望它能不消失,这拥抱的温情希望能永远停留在我的心间,记忆里。当我肯定了汪月回上海的答复时,我更加肯定自己不久地将来会在上海出现,会在上海我和汪月的家里出现。这个画面久久不能散去。。。。

早上,阴郁的天气袭卷着这个房间。我侧在床边,拨通酒店的商务中心,准备订飞上海今天的机票。汪月没有阻止我,而是抱着我的腰,不肯放手。

“喂,我是1011号房间的客人,我想问问有没有今天晚上五六点钟飞往上海的班机。你帮我查查?”

“嗯,五点四十的?好,一会儿我下去拿机票,名字叫汪月,身份证号。。。。。”放下电话,转过身去望着汪月。总是这个时候情欲会占据着整个身心,紧紧地抱着她。汪月亲吻我的面庞,泪珠儿滑落到我的脸上,而我强忍着这痛楚不让自己泪流。

唯有这性爱,这情欲是停不下来的。

每次汪月贴住我的身体时,我都会好似火烧一样,碰触着那烈焰红唇,整个身体都在膨胀。尤其她的手指每次在我的背上滑游时,极能挑起我的肉念和性欲。我们就这样两个赤裸裸的身子纠缠着,突然汪月的身子向下移,她的头低向了我的稳密部位,在我的黑色角裤上磨擦。不由得,我的臀部向上翘起迎合着她的嘴的移动。她的嘴在黑色的毛丛上咬动着,两只手抓着我的手死死的。我的那里已湿得一塌糊涂,汪月轻轻地掠掉了我的底裤,肆无忌惮的用舌尖舔弄着,我已吃不消,好像溶化的的冻液一般流出,升到了天国一样。

当我们高潮来临时,汪月压在了我的向上,面面相觑地紧拥着对方笑了。

。。。。。。

我珍惜着此刻的一分一秒,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无论痛与笑,哀与愁都留在了我的脑子里,心里。

我为她清洗着身体,她为我擦拭着背部,在卫生间,我和她在水的冲击中,互相托着对方的脸颊又是哭又是笑。总算洗完了,我们换着衣服,因为个子和身材差不多,我穿着汪月的衣服,身上有股总也散不掉的她的香味。我在后背抱抱她,走到窗台,看看外边的人们,车流,小贩,无声胜有胜。

时间飞快的过着。。。。。

下午二时我叫商务中心的人把机票送了上来,付了钱,对了名字,机票放在我的手心。想想让她离开北京回上海对我来说是个沉痛的代价,但我不得不为她的前途着想。释然地笑笑,不要再想其它了,爱总会有分离。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机票是五点四十的,我们一起去餐厅吃点东西然后去机场好吗?”我抱着她。

“嗯,没什么好收拾的,在北京我除了收获了你之外,其它一无所有了。”她的面贴在我的脸上光滑,舒服。

牵着她的手,去了西餐厅,叫了两杯龙井茶醒醒精神,一人一分三明治,总算她吃完叫的餐。这对我来说是种欣慰,她可以吃下东西起码不会影响到身体。吃完才开始注意餐厅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我抓住了汪月的手,深情的望着她。

“汪月,等我,知道吗?你知道我的心”

“嗯,回到上海处理好事情我就叫你过去,好吗?”我和她在餐厅约定好了以后的路,约定好了我们的爱,约定好了我们的情深意重。

 

三点半钟我和她坐上出租车,开向机场。一路上我们紧握的双手再没有松开过。

四点多我和她到了机场,推着行李,办了机票手续,坐在入闸通道的旁边,等待着。

五点二十,我起身,叫她进通道。

沉重的心情,沉重的不舍,这该死的爱啊。

望着她走向通道,我再一次抓住她的手,汪月和我抱住不放。就在这通道上,就在这许许多多的人群中,我轻轻的用唇吻了汪月的面颊,推开了她,放了手。

我望着她,向后退了几步,转了身子背对着她,向门口方向走了几步。

“筱琰”,汪月叫着我。

我的泪再一次流了出来,大步的向门口走去,再也没有回头。(ENDING)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