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章筱琰
章筱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28,986
  • 关注人气:14,7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逃离(12)

(2006-04-21 15:33:13)
分类: 列斯波之爱上集

六点钟,北京的朝阳在慢慢升起,清晨的凉风吹拂着我。敞开风衣,任凭这风肆虐着不清醒的我。用手抚摸着她在脖子上留下的每个吻,闭上眼满是她的影子,占据了我所有的内心。

我是真得爱上她了。

喜欢她无时不刻飘移过来的暧昧眼神。

喜欢她不经意间手指在身上蹿动的挑逗。

喜欢她抽烟时吹出来的烟圈和那云里雾里的表情。

喜欢她面对着我的深情表白。

喜欢她那永远看穿我内心的个性。

喜欢她压我在身下用手轻抚额头的动作。

尤其喜欢着和她做爱的情景以及享受高潮来临的颠覆。

 

但我仍然是留下了那几行字,:“汪月,今天你可能又要回到她的身边,但我相信你会做个正确的决定,原谅我不在你的身边。我等着你最后的决定。”

这夜的逃离就好像落魄的游魂,我向公司请了假,一直坐在家里的阳台上。拿着没有人声音的手机,空白,远离,甚至思念。直至下午四时,这无声的风摧下了我眼中的泪水,看着远方,无助的孤独袭卷而来,再也控制不住的情绪刹时间崩溃下来。撕心裂肺的哭泣着,扔手机在地上双手捂着被阳光晒得发烫的脸,咸咸的泪珠一行行让我彻底的发泄了出来。“我想要的是个爱人啊,为什么爱上了却又要有这么多的磨难给我,我真得支持不住了。”(这时回忆这段回忆,是种煎熬。)就这样自语着,手机铃声响了。

我以为是汪月打来,赶快拿起手机接通。“喂,汪月,我想你。”我用抽泣的浓重鼻音声开腔。

“筱琰,怎么了,我是许辉啊,我昨天回来,本想打电话约你送一些礼物给你的。告诉我,出什么事了,你为什么哭啊?”听到许辉电话那头急切的声音,我更加失望的哭泣声加重了,不想说话。

“筱琰,在家吗?告诉我住在什么位置,我现在在西直门上,你不要做蠢事,我去陪陪你好吗?”许辉越是这样说着,我越是停不下来哭,甚至由躺椅上跌落到地板上,缩在了一个角落哭着。可能是许辉急了,电话挂了。

就这样头在交叉的双手下释放的哭着,想把多少天来的思念统统流出来,即使汪月选择了她我也不要在这样痛苦的背负下去。我会重新找一个爱我的,我爱的人来共渡余生忘却汪月给我带来即使痛又是爱的欢喜忧愁。时间在慢慢的转动着,不知不觉,天色已开始暗沉下来,泪水也在这近几个小时中流干了,心也平静了许多。

这时家的门铃在响,用手抹掉了嘴间最后的那一滴,起身去开门。迎来的是许辉。她在我开开门之后,就双手抓着我的臂膀“筱琰,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哭?你知道我多急吗?我找到单位你上去找的那个同事查到你公司电话,问你同事才知道你住这里,我就赶快过来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我请她进了屋里坐下来,就在家里那红色柔软的布艺沙发上,我再一次控制不住抱住了她,哭了起来。

就在这哭声中,我向她讲述了我是一个同性恋。。。。

松开她紧紧环在我腰间的双手,两个人在静静的傍晚,没有开灯,借着窗外的灯光,我开启了心锁,第一次向人说起了自己的故事。由小时候父母离异,到上学借宿,到逢年过节一个人的孤独,到我认识汪月和她共处的这段日子都讲给了许辉听。

讲完了之后,许辉重重地抱住了我,就好象给予一个孩子的温暧的抱似的。“筱琰,我第一眼见到你时,就觉得你好孤独,好想让人怜惜你,孰不知你有着这么多痛苦的往事和现在解不开疙瘩的恋情。我该怎么帮你啊。”她用手拍着我的背,此时寂寂无声。。。。。

就这样许辉一直靠沙发坐着,我的头在她的怀里,静静地,慢慢地睡觉了。(待续)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末路狂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