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恩勇
张恩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440
  • 关注人气:5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亲情无限

(2010-12-09 06:35:56)
标签:

宋体

姥姥家

山东老家

枣树

小区宣传栏

杂谈

分类: 亲情无限

怀念姥爷姥姥

   张恩勇

    四年前的今天,姥姥带着对亲人的牵挂,离开了这个让她依依不舍的人间,姥姥在这里生活了88年。

     三年前的今天,姥爷带着他一生的勤劳善良和对姥姥的牵挂,也离开了我们,走到姥姥的身边,享年90岁。

     两位老人像是事先的约定,离开我们的日子,竟然是同一天,就是农历的11月初三!

     四年前,10月下旬的一天,忽然接到我弟弟来的电话,说姥姥病情严重了,母亲和三个姨都住到姥姥家里去伺候她去了。我当时听到消息,头一下懵了,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姥姥的病一定很严重,不到这个程度,姥姥是不会给孩子添麻烦的,更何况身边还有三个舅舅家,他们都很孝敬老人,一般不会通知我母亲和我姨的。

     一张火车票连夜把我从北京西送到山东老家,一路上几次,控制不住自己,泪如雨下,想想四十多年,从小到大,我的心又何曾离开过姥爷姥姥的家-------

童年的时候,长期住在姥姥家。全村的人都叫我“张娃”,我在表兄弟和姐妹中排行第一,又是男孩,姥姥、姥爷、舅舅、舅妈、姨都特别高看我。那时候,到大队里去看电影,什么电影已经记不得了,反正是每次舅舅们用小车架抬着我去,抬着我回来,像坐轿似地,回来,姥姥早已把饭做好了。

这是一段幸福的日子。最爱喝姥姥做的面汤,最爱跟姥爷下地干活,最爱到大舅家去玩,大表妹跟我同年生,一块玩,一次,为了表现自己,我们比赛割地瓜秧,一不小心,我的镰刀割到她的胳膊,流了不少血,舅舅忙给她用布包上,也没有批评我,可我一直很内疚,因为她在结婚后,生下她的儿子,就得病去世了,大约也有二十年了吧。最好玩的是二舅给我造的弹弓,夏天的晚上,在院子的石榴树旁边的空地上,三舅铺上一张凉席,领我往上一坐,就要数一数石榴的个数,我当然是盼望着石榴早熟,好吃!三姨给我留了两个杏,小姨给我拍蜻蜓。。。。。这就是姥姥一家,我童年的天堂!

姥姥家虽没有巍巍青山,但有悠悠小河为伴。岸边河水清且浅,小鱼和蝌蚪清晰可见,我和小伙伴用自制的“渔网”(实际是一块小毛巾)打捞一上午,足够几只鸭子饱餐一顿。

七岁那年,该上学了,回了自己的家,记得母亲去接我,我还不想回家,只好答应每到放假就到姥姥家,我才回去了。那时候,只知道“走亲戚”的概念,就是去姥姥家,不知道还包括别的社会关系。俗话说:“外甥是姥姥家的狗,饿了就来,吃饱就走。”这话真是不假。

在家读完小学和初一,母亲和父亲商量,说是姥姥家的村子里的学校,老师教得好,把我转到了孙庄联中,在姥姥家吃饭,我又回到姥姥身边。到了七八月份,姥姥家的院子里那一棵大翠灵枣树,果子挂满枝头。(这种枣子吃起来又脆又甜,像北京大街上叫卖的新鲜的冬枣,老家人都叫它翠灵枣,学名怎么称呼不清楚,我写的“翠灵”二字,谐音而已。)中午放学回来,偷偷地爬到大枣树上,饱餐一顿。一会儿,姥爷下地回来,问姥姥说:别的孩子都放学了,张娃还没有回来,我去接接他。我会在大树上大喊一声:“我在这里哪,姥爷!”吓他们俩一大跳!接着就是,再三的重复:慢慢下,慢慢下,别摔着!姥爷在树下接我,姥姥去厨房盛饭。

这时候,跟我一块吃饭的,还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小表弟,我二舅家的,名字和我重一个字,都叫“勇”,姥爷很疼爱表弟和我,姥姥、姥爷常常自言自语的说:咱家两个勇,将来能干点大事!这些年,时刻不忘他老人家的话,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向做“大事”拼搏。现在才知道“大事”只是一个目标而已,做好每一件小事,我就感觉不容易。还能做成什么大事!可是拿什么来告慰姥姥姥爷的在天之灵哪!这任务也只好交给我的表弟马祥勇啦。每念至此,我就很想到十三陵水库边上或者是香山脚下,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面对苍天,大哭一场,我再也见不到我的姥爷姥姥啦!

在山东老家上班时,每到两位老人的生日和过节的时候,我们全家人都去看望他们,这些时候,姨家、舅家也是全家到齐,很是热闹。老人们叙叙家常,孩子们打打闹闹,尽享天伦,其乐融融。姥姥姥爷总是教孩子尊老爱幼,和睦相处。尊老爱幼的家风常常给别的人家传颂和学习。

来到北京这些年里,就没有像以前一样的按时看望他们,母亲说,姥姥姥爷还是很想你们,每一次去,都要问起你们的家庭情况,工作怎样。就是四年前的那次回家,姥姥痛苦的躺在病床上,听到我给到院子接我的舅和姨说话时,高声问:是大勇回来啦!我趴到她的床前,握着姥姥的手,泣不成声,姥姥再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听我哭!

可是,这三年里,到姥姥家去,就只能看望一下三个舅舅家,姥姥家的院子已经空了,只有院子里的那棵枣树,还一直守护着这个家,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默默地承受着日出月落,寒冬酷夏!

这几年常梦见我的姥爷姥姥。梦见那条小河,那落小院,那棵枣树。就是上周,记不准哪一个晚上,梦见我弟弟用自行车带我去看姥姥,雨下得很大,连去姥姥家的小路也给雨水漫过,弟弟说:“哥哥,咱从水中骑过去,我带着你,没有问题。”我说:“好的,马上就见到姥姥、姥爷啦!”原来是一场梦,为什么这样真实哪,我一夜没有再睡,想象我的四十多年,我的来历。天亮给母亲打了个电话,问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母亲说,家里都很好,一定是你又想姥姥啦,或是姥姥想你了,你的姥姥姥爷的祭日就要到了。母亲的话消除了我的担心。

有时候想念姥姥姥爷,我就到表弟祥勇的博客看看,去年的祭日,他写了一片博文《怀念我的爷爷奶奶》,转载到我的博客,也聊寄我的一片哀思。

今年,就用这点文字来祭奠我的姥爷姥姥,冥府安息!

忽然想到小区宣传栏里的一幅画:画面上是两位老人笑开了花,是因为孩子带着孩子来看望爸爸妈妈,画的题目是:想家岂能只打一个电话!

又想起龙应台的散文《目送》里的一句话: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是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见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逝者长已矣,生者当勉励。

 

 

                                                                      农历 2010113夜于海淀区双榆树小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诗歌测试题
后一篇:作文指导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诗歌测试题
    后一篇 >作文指导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