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黎昕
黎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0,124
  • 关注人气:1,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2010-02-27 11:28:08)
标签:

边走边拍

生活记录

温馨记忆

兰州

吾穆勒

拉面

旅游

分类: 边走边拍

忙叨了大半天后的中午,两位兰州当地的朋友热情邀请我们吃午饭,问我们想吃什么,我们犹豫都没有犹豫就脱口而出:兰州拉面!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吃南方米长大的我,一直保持着“有大米饭就打死也不吃面”的臭毛病。但今天例外,一是兰州拉面太有名气,二是朋友TERRYSTEVE第一次来中国更是第一次来兰州,要是没有吃上兰州拉面就算白来一次兰州,留下深深的遗憾。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兰州朋友把我们拉到了黄河北岸的“吾穆勒蓬灰牛肉面”馆,据说这里是兰州最正宗的几个拉面馆之一。朋友说这里每到中午人山人海,要排很长的队,所以我们早早的就赶到面馆并直接上了三楼的包间享受一下面馆的三荤三素三面条的“VIP”待遇。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一落座,我顺手拿起摆放在桌上的一次性筷子和餐巾包,一面写着“吾穆勒蓬灰牛肉面”一面写着“纯天然蓬灰”,脑子里立马闪现出两个问号。

 

一个问号是“蓬灰是什么?”兰州朋友介绍说,在西北干山旱岭上有一种含碱较高的野生植物“蓬蓬草”,深秋枯黄后烧成的灰就叫“蓬灰”。别小看这普通的柴禾灰,据说很久很久以前,蓬灰是农家必不可少到日用品,相当于今天的食用碱,洗衣粉和肥皂,吃用两不误。今天正宗的兰州牛肉拉面还是用蓬灰水和面,才有那种细如棉线的“一窝丝”和吃起来筋道柔韧的口感。

 

当我刚提出第二个问号“吾穆勒是什么?”的时候,面馆的老板正好出现在包间门口,他迅速回答:“吾穆勒是我,是我的名字!”。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吾穆勒看起来年岁和我差不多,精明能干,头戴一个回民小白帽,身着工作服。看的出来,吾穆勒不仅是个善于经营的老板,也是一个技艺高超的拉面大师。他热情地在包间门口的小推车上给我们表演了抻面的全套手法,抻出来的拉面一会细圆如棉纱,一会扁平如韭菜叶,一会三角带棱如荞麦。他动作利索,三下五除二彷佛刘谦春晚变戏法,看的我那两个新来的美国朋友口呆目瞪。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终于闹明白了“三荤三素三面条”中的“三面条”就是指圆面,扁面和荞麦棱面了。刚才还在吾穆勒手中翻来覆去把玩的面团瞬间就变成了三碗热气腾腾的拉面端到了桌面上。

 

兰州朋友说,兰州拉面有“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之说,牛肉汤色清气香,萝卜片洁白纯净。辣椒油鲜红漂浮,香菜蒜苗新鲜翠绿,面条则柔滑透黄。兰州朋友还使劲往碗里倒醋,还热情的要往我碗里倒,说这样才香,但我确实不吃醋。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STEVE 是个黑人朋友,第一次来中国,连筷子都不会使。但吃面条筷子是必须的,他老先生倒想出了一个高招,一次性的筷子不掰开,用中指顶开筷子一头,指头一松,面条就别夹住了,跟老鼠夹没有两样。别看他筷子用的不好,但吃面条的速度还很快,我们面条还没有吃完,他连汤水都喝光了。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其实选择来吃牛肉拉面还有一个目的,TERRY在我和兰州朋友跟前晃悠的时候,我们一个早上就在琢磨如果要是请他吃兰州拉面不知道他怎么能通过那两撇八字胡须把兰州拉面给吃进去。特意给了他这张如果把面条送到肚子里的特写,一阵呼哧之后,他只好小心翼翼地用餐巾纸吸干净粘在胡须上汤汤水水和红辣椒。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等到外面吃完打着饱嗝下楼的时候,正像兰州朋友说的那样,一楼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一直排到了门口外面。看着这水泄不通的长队,和那些餐桌上吃得正香的客人,我不禁感慨:一个不太起眼的小面馆,一种普通的牛肉拉面竟然让兰州人经营的如此有声有色,一点也不亚于当年赫赫有名的晋商和微商。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面馆的餐桌已经座无虚席,晚来的客人只好因地制宜在面馆的外面用塑料凳子拼起了简易的餐桌,还有的客人更省事,大碗拉面一端,地上一蹲,或就地一坐。春初的兰州气温已经回升到了十来度,温暖的阳光洒在客人的头上肩上,加上热气腾腾的面条,好一幅暖阳阳而又美丽的风景线。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看的出来,这些客人中有慕名而来的游客,有偶尔路过而又饥肠轱辘的行人,但估计大部分是吃了还想吃的回头客。这里没有京城餐厅的豪华和奢侈,更多传递给我的是人们吃喝过程中的酣畅淋漓的痛快。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特别注意到一个穿着时尚的姑娘,她,放下了在办公室或在同事朋友面前的矜持和秀气的样子,独自要了至少装有半斤拉面的大碗,像个老爷们似的大吃大喝,也许此时的她,也许是最真实的她,也是她最自由自在的时刻。


在兰州和兰州人吃兰州拉面
一顿饭三碗面下肚,害的我一个下午昏昏欲睡,晚饭也不想吃,二十个小时候清晨起来打了饱嗝,还是那牛肉拉面和面汤的纯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爷仨过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爷仨过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