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傅翔
傅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866
  • 关注人气:1,1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群山写意

(2017-02-13 11:26:02)
标签:

刻字

艺术

印象

分类: 关于艺术

何群山写意

如何认识何群山,说起来已经有些模糊了。只记得他是大学同学王博士的丈夫,王博士是同学中的女生部长,天生丽质,能说会道,很讨人喜欢,典型的柔柔弱弱的苏杭女子。大家都不曾想到她竟会嫁给同个学校体育系的何群山,自然我们也无法得知练体育的泉州男人何群山是用什么手段俘获了“王美人”的芳心。虽然我在大学时还是个见到女人说两句话便会脸红的笨角儿,跟女同学更是谈不上交情,但是,当何群山出现在我们同学面前时,我还是不免有些紧张。说实话,我不习惯也不喜欢见陌生人,但这个陌生人并不拘束,似乎还挺谈得来。这种突兀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从此,便常有了来往。

此时的何群山似乎已经开始下海经商,我们便习惯性地叫他“何总”。何总也健谈,意气风发的样子,却看不到一点体育系男生的样子,更多的是儒雅与斯文。他不会喝酒,一喝脸便红得可怕,所以也谈不上豪放。此时的何总在经济发达的广州从事着鞋子等外贸生意,生意红火,偶尔也会与文人墨客厮混,附庸风雅,放浪形骸一番。但你肯定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这个还算开朗风趣的何总竟会摇身一变,变成了个忧忧郁郁、落落寡欢的艺术家。

何群山写意

何总的蜕变当然还是有苗头的。特别是当他厌倦了生意回到泉州的时候,当他回到学校重操旧业的时候,当他频繁穿梭于书画家之间的时候,他便有些“走火入魔”了。此时的他常常“戴一斗笠,提一画夹,背一洞箫,游走于泉州的俚巷街头”;或者像一个古时游学的学子,天南地北,四处拜师学艺。此时的他,已然我行我素,陶醉其中,俨然一得道高人,无需别人指手划脚。

此时的何群山已经不再是那个谈笑风生的“何总”,他的许多行为也已经逸出了身边朋友的想象与视野。他不再是那个循规蹈矩的好玩的何总,也不是那个专注于生意懂吃懂玩的何总,他仿佛一个不谙世事的入侵者,旁若无人地闯入了大大小小的书画场合,或者写生,或者笔会,或者展览,或者雅集……反正,只要与书画有关,他总是能及时出现,有时甚至也毫不客气地露上一两手。正如有人这样写到:“无论写生无论临摹,群山都提着一丈二长笔,人立提笔而画,好像老农在挥锄。蘸墨一下,沾水一下,调墨一下,直画到笔枯无墨,或又枯笔几下,然后重复。有时靠着桌画,画到兴处,群山竟爬至桌上跣足顶笠,不管不顾,竟自挥毫。画至倦处,他就抽出洞箫,呜呜两下,旁人还不知其吹的什么曲子,又将箫藏入袋内,莫名其妙。”

何群山写意

仅凭这些道听途说的印象,我自然无法判定何群山的艺术修为与成就,但一个初学者对艺术的狂热与痴迷是显而易见的。从断断续续的交往以及他不时发在微信上的创作来看,他无疑是相当勤奋与刻苦的。据说,有好长一段时间,除了偶尔的会客与上课,他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练字、习画与传统文化的学习上面。外界因此盛传他每一天有个“345定律”,即3小时作画、4小时练字、5小时读书。不管此事是否属实,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证,那就是他对书画的痴迷与专注。正是,有此等毅力与恒心,何惧之有?

也许是操之过急,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反正何群山有了信心与底气,说的话也多了豪气。他不仅背起行囊到处拜师,到北京到山东到广州,从花鸟到山水到岩彩,而且回到家后又是素描,又是速写,又是水彩,可谓眼花缭乱,不一而足。同时,他不仅喜好书法、绘画,还兼治篆刻、诗文、箫艺、武术、太极等,真是一专多能,博学多才。更不可思议的是,何群山还得到同道高度赞誉:“他作书法,尚气韵、法自然,信笔横生;他作绘画,酣畅丰富、圆融率真,奇巧独到。其心态,从容、自在;其使墨,润泽、明朗;其风格,舒展、淳厚。看他的作品,常常能感受到一种圆融今古、妙鉴中西的味道。”

我不得不感叹,这是怎样的一个人,竟能在短短几年内取得如此了不起的成就?真是令人大跌眼镜啊!难道是天才再世?

何群山写意

也许是我离何群山太近了,我看不见天才。我只知道,艺术不是生意,也不是一两天能够暴发的成功学。它是长期浸淫与学习的结果,是天赋与勤奋的汇合。齐白石之所以是齐白石,并不只是一介木匠那么简单。没有人是意外成功的,他靠的是日积月累与涓涓细流。欲速则不达,只有深厚的基础与根基,才有可能成就高楼大厦与参天大树。浅尝辄止肯定是不可取的,而深水静流,浅水才叮当作响。

初学者的焦虑在何群山身上一览无余,除了有些急切与冒进,何群山对艺术的痴迷与勤奋都令人动容。一个喜爱艺术的人总比一身铜臭味的商人来得可爱。当何群山日益浸淫于艺术的殿堂时,他身上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因为艺术已经成了他的信仰。虽然还不免有些初学者的狂妄与自大,但也显露出外来者的清醒与勇气。在群山看来,画人须多读文史哲,不读只能做画匠。他思考的是,中国古老的艺术形式怎样与我们现在生活的环境相结合,怎样来表达当代人的心声?他不想重复别人的东西,他说要做就做留在美术史上的艺术家。所有这一切都足以证明,何群山是有思考的,他的理想也比常人远大得多。

正是基于此,何群山一直在路上,一直在苦苦寻找自己的出路与突破口。直到有一天,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何群山找到了方向。何群山毫不掩饰他内心的激动,他说:“当我看到刻字艺术形式时欣喜若狂,我找到了中国古老艺术形式在当代的突破口了,它集中国古老艺术形式于一身,又兼容西方大部分艺术形式,是中西方艺术形式的真正大的碰撞与融合。……更重要的是,刻字艺术形式是能体现我现阶段心性的中国古老又年轻的艺术形式,因此它深深地吸引着我义无反顾地往前走去。”

何群山写意

刻字艺术熔书法、绘画、雕刻为一炉,古朴大气,深邃而又神秘,并且透着天真烂漫、老辣奇趣的气息,这种充满着张扬的个性与当代意味的艺术形式无疑更适合何群山桀骜不驯与狂野的内心,也更适用于标榜“艺术就是乱搞”之胆大妄为者。何群山于是夜以继日,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像个木匠一样,锤起凿落,雕琢了大大小小几十方作品。可以说,每件作品都融入了他对艺术的独特见解,或许有些牵强与附会,但这就是他的解释。就像许多当代艺术一样,他依照他的思维,对他的“刻字”作品进行了艺术创造。明暗、凹凸、大小、远近、深浅、构图、色彩、线条,一切都变得触手可摸,鲜活生动起来。

说实话,我并不懂刻字艺术,就像看不懂许多当代艺术一样,但我能感受到这种艺术那蓬勃旺盛的生命张力与强烈的视觉冲击。它从远古而来,又带着新鲜的血液,神秘而遥远,拙朴而厚重,狂放而不羁,年轻而新奇……也许,大多数观者也和我一样,都不太明白,都不太理解,但总会有一些人懂,一些人赞赏,而最重要的是,作为创作者的何群山懂,作为艺术家的何群山明白,我想,这也就够了。

艺术之路从来就不是一条坦途,恰恰相反,它布满的是荆棘,付出的是远比商途仕途更多的眼泪与汗水。既然何群山选择了这么一条艰险困厄之路,那我愿以此共勉,因为成功从来没有捷径可走,创新也离不开对传统的继承与发扬。没有对传统深入骨髓的学习与传承,任何创新终将是昙花一现,过眼云烟。何群山写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