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皮皮影
皮皮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826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空床卧听南窗雨 谁复挑灯夜补衣

(2006-08-01 19:05:59)
分类: 男言之隐(pour)

空床卧听南窗雨 <wbr>谁复挑灯夜补衣

空床卧听南窗雨 谁复挑夜补衣
   
    刚刚过了七夕,也看到了不少博友的留言,本来是最应该忽略的节日,却被身边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一遍遍的提醒。还没有到下班的时间,朋友们就打来了电话,说要出去吃饭,我说,“你们都有女朋友老婆什么的可以过节,我跟着瞎凑什么热闹呢?”电话那头回答,“都老夫老妻了,还过什么节?”
   
    人就是这样的奇怪,自己拥有的不值一提,反倒在别人的眼中显得是异常的珍贵,就如同这突然而至的七夕,对有些人是契机,对有些人是负担,对有些人是憧憬,对有些人是怀念。
   
    为了配合这样的情绪,几天来大连的天气也阴晴不定的,有时云压得很重,连喘气都困难,却一滴雨都不落下;有时太阳一下子跳了出来,却大滴大滴地往下落雨。我们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雨又大了起来,我说,“你们各自管理好家眷,我可要先走了”,踏步而出,径直地走进雨幕之中。
   
    雨水打在身上的感觉我是很喜欢的,从我懂事起,就不喜欢打伞。雨小的时候打伞,不如让那细如发线的雨丝敲打在身上,既轻柔又带有着微小的电荷,比按摩还要舒服呢;雨大的时候,夹杂着大风,左右东西的雨水肆意的打来,雨伞又能起多大的作用呢?这种雨中伞的情结象极了我的感情观:宁愿呆在雨中,也不愿撑起一把伞。
   
    回到家里,冲了一个滚烫的热水澡,然后拉把椅子坐在窗边,把音响打开,播放的是西城男孩的单曲“If I let you go”,还有自制的果盘,西瓜船加上玉米,静静地听着雨打窗户的声音,忽然想起了[宋]贺铸的诗句:“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想那风雨交加之夜,他也是卧不能寐,细品这凄风苦雨敲打南窗的声响。
   
    都是极其普通的念旧的人,都是极其普通的面南的窗,却因为这雨的点缀,而变的如此的隽永和凄迷,谁复挑灯夜补衣?到底是对过去的缅怀,还是对未来的憧憬呢?
 
 
 
 
 
                                                                     皮皮影 拉断了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