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希望天堂里没有痛——忆奶奶

(2013-02-14 23:23:08)
标签:

亲情

回忆

分类: 随笔
2013年2月10日,大年初一下午,奶奶心脏病突发,紧急送往医院。
2013年2月11日下午,奶奶病情恶化,抢救无效去世,终年75岁。爷爷哭着对我说:“咱们这一大家子少了一半的支撑。”
奶奶躺在病床上,看着伺候身边的三个儿子,说了三个字:“大,二,三……”这是奶奶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奶奶昏迷后,爸爸、二叔和老叔这三个大老爷们,哭得像孩子一样。爷爷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老泪纵横,断断续续对我说:“你奶奶舍不得咱们这一大家子啊,她跟着我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没少受苦,我连做梦都还能梦到我们年轻时的样子,我推着推车,她在前面帮我扶着,我伺候她还没伺候够啊!”我原本打算安慰爷爷,却跟着哭了起来。
大年初一,奶奶在医院度过了一整晚,因为打了吗啡,这是她近期唯一睡眠充足的一晚。奶奶近日睡眠极差,每晚因呼吸不畅惊醒数次。初二早上我赶到医院时,奶奶看起来精神不错,我当时一阵欣慰,现在想来,那或许是回光返照。奶奶看到满屋子的家人,对我们说:“别都在这守着,快回去吧,轮班来。”即便到那时候,奶奶还惦记着不拖累我们。奶奶在北京住院时,我每周末去医院探望。奶奶见到我总是很开心,却屡屡对我说:“别老是来看我,耽误学习,一个月来一次就行了”。我心疼不已,每周仅仅一次的探望,都被奶奶认为是给我这个孙女增加了负担。从2012年9月14日奶奶脑出血住院,到2013年2月11日奶奶去世,儿孙们伺候她的时间,尚不足5个月。奶奶为儿孙操劳了一辈子,却没有留给我们太多尽孝的时间。
大年初一奶奶重新入院时,我们对她说,刚好现在放假,大家可以多陪陪她。奶奶感慨道:“你们都在,如果现在我死了,也都见全了。”不想一语成谶,奶奶就这样抛下了我们。
初二,奶奶病重时,爷爷对她说:“你要坚强,以后我还要天天陪你锻炼,等你能走路了,咱们就回老家看看。”奶奶叹着气说:“只怕有那个心,没那个命啊!”一刹那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悄悄背过去擦干眼泪,不让奶奶看到。奶奶没有等到能走路,也没能再见到老家的邻居们。
抢救无效后,奶奶穿着寿衣盖着被子躺在冰冷的病床上,妈妈对我说:“你奶奶是不是还在喘气呢?我好像看到被子在动……”即便到了那时,我们尚无法相信,奶奶就这样走了。我总觉得她会随时醒过来,亲切地喊我“丫头”。
记得奶奶刚住院时,说不清楚话,我每次去医院都要重复问她同一个问题:“奶奶,我叫什么名字?”奶奶总是思索许久,才能模模糊糊地说出我的名字,有时忘记了,我就重新教一次。有一次她又快又清晰地喊出了我的名字,我激动得热泪盈眶。我对她说:“奶奶你好好锻炼,到时候去参加我的婚礼,以后给我看小孩。”奶奶凄然问我:“我还能活到那时候吗?”我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却坚定地告诉她“一定能”。没成想,奶奶走得太急,最终没能等到我披上嫁衣的那一天。
奶奶姓王名泽书,生于1938年八月初一,猝于2013年正月初二,享年75岁。奶奶一直生活在农村,没读过太多书,却十分明事理,她最大的骄傲就是培养出了三位优秀的儿子,一直被村里人津津乐道。我是家里的长孙女,童年时代在农村度过,身边有爷爷奶奶的关爱,如今回忆起来,依然倍感甜蜜温暖。可惜我记事晚,脑中只留下些许片段,如今写下来,用以纪念我们祖孙间割不断的亲情。
小时候奶奶家有一个红色的柜子,里面装满了别人孝敬爷爷奶奶的营养品,爷爷奶奶舍不得吃,那些好吃的,大多进了我的肚子。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飞奔到奶奶家,掀开柜子找吃的。有时也在晚饭过后写作业,奶奶总会提醒爷爷,给我换一个瓦数高的灯泡。记忆中,昏黄的灯光下,一个扎马尾的小姑娘在认真写作业,两位慈祥的老人陪在身边。写完作业父母若还未回家,我总是很快入睡,朦胧中我被背起出了门,等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清晨,我躺在自己家的被窝里。时光荏苒,我已长大成人,他们却悄然老去,当年的两位老人,如今只剩一位,形单影只。
我小时候留长发,自己不会梳,手巧的奶奶就变着花样给我梳头,今天梳马尾,明天编辫子,令周围的小朋友羡慕不已。奶奶说女孩子要学会做饭,于是手把手教我包包子,我9岁时便能包出形圆褶多的包子,每每家里做面食,我打下手时,奶奶总会夸我“孙女有用了”。 奶奶喜欢玩纸牌,经常跟几个老姐妹一起玩。我有时会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奶奶身后,问东问西,久而久之居然熟悉了纸牌的规则。炎炎夏日里,我如果热得睡不着,奶奶就会在身边扇着扇子哄我入眠。
奶奶识字不多,我上小学时已经可以帮助奶奶记账。三舅爷(奶奶的亲弟弟)开了一间小商店,奶奶经常去购买一些日常用品,有时是赊账,隔三差五就会让我帮她记账,内容通常都是“红糖二斤,胡椒粉一包,某某牌香烟一包”等等。我一笔一划地写下那些日常用品的名称,遇到不会写的便注上拼音。奶奶那略带沙哑的声音总是在耳边回响,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帮奶奶记账的午后。
除过年过节外,农村平日里最热闹的时候就是每月一次的赶集。我总吵着要去,奶奶便会带我去三里外的集市上,我东瞧西看,很少空手而归。手里拿的,有时是一串糖葫芦,有时是件花衣服,有时是个漂亮的小饰品。
小时候我和弟弟都爱喝鸡蛋汤,奶奶每次都放好几个鸡蛋,然后将装满蛋花的汤盛给我们,爷爷奶奶喝的却几乎是清汤。奶奶家的碗柜里有各式厨具,我最喜欢的是那些堆放在一顶旧草帽中的汤匙,成天念叨着我喜欢那些勺子,奶奶有一天慈爱地告诉我:“等奶奶死了,这些勺子全归你”。我似懂非懂地记下了,心中却有些忐忑。那时觉得死亡是一件多么遥远的事,而如今却发现死亡原来就在身边,他强行带走了我亲爱的奶奶,从此我们阴阳相隔。
我11岁开始外出求学,住寄宿学校,奶奶心疼不已,总担心我吃不好穿不暖,还担心我半夜起来上厕所没人陪伴,每次回家都会心疼地说又瘦了。14岁时家里从农村搬到了县城,我也上了高中,功课繁重,自此与奶奶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有时寒暑假会回老家住上几天,再也不如小时候频繁。每每回家,奶奶总会忙前忙后,精心为我们做上一大桌好吃的,看着我们吃得狼吞虎咽,奶奶就特别高兴。时光如流水般逝去,大学毕业后我一直漂泊在外,只有春节时才能见上爷爷奶奶一面,时间总是很短暂,却总能吃上端午节时奶奶亲手包的粽子,还有过年时奶奶亲自蒸的粘豆包、亲手做的油炸糕。
去年夏天我暑假回家,爸爸告诉我,奶奶身体不太好,让我带奶奶去看病。我给奶奶挂号,带奶奶检查,然后扶着步履蹒跚的奶奶回家,突然心酸地意识到,奶奶照顾了我们那么多年,如今已经老了,应该换我照顾她了。那时距离现在,不过是半年有余,奶奶就这样匆匆而去,没有给我照顾她的机会。
2月11日当天,奶奶的灵柩运回了老家。依老家的习俗,儿孙都要戴孝。小时候在村里看到过类似的场景,那时尚不懂得那些逝者亲人的悲伤,如今我亲历了才明白。头绑孝带,我跪在棺木前痛哭流涕,对她说:“奶奶,你为什么不等一等,你还没有看到我结婚啊,我还没来得及好好孝敬你啊!”可是奶奶再也听不到了。
2月12日奶奶下葬前,依旧俗要开眼光,允许家人再见上她最后一面。走进灵棚看到奶奶安详的脸,眼泪止不住地落下,奶奶的面容没有丝毫改变,还是那个从前疼我爱我的模样。我对她说:“奶奶你到了天堂可别再着急了,你不会疼,也能好好走路了”。下葬时,老家的习俗是男丁跟着前往坟地,女人只能送出一小段路。目送的奶奶的灵柩远去,顿觉心里的某个角落,空了一块。
这几天午夜梦回,总觉得奶奶就在身边,她还像从前一样疼爱我。奶奶为我们操了一辈子心,如今她终于可以歇一歇了。每每想到奶奶临终前的痛苦场景,就觉得揪心地疼。我想,天堂里一定没有痛,奶奶从此便可安乐。
奶奶,孙女想你了,你感觉到了吗?

想找几张奶奶的照片发上来,遗憾的是,翻遍了相册却只找到几张住院后的照片,心酸不已。
希望天堂里没有痛——忆奶奶
希望天堂里没有痛——忆奶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遵从内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遵从内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