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傻子比亚
傻子比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094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恶之花》及其女性原型(全文)下

(2008-06-26 14:12:29)
分类: 食蛤心话
11、
  
她们是诗人的生活之花,她们也是诗集的花中之花。在初版被法庭判令删除的六首诗中,有两首写给迪瓦尔,一首写给萨巴蒂埃夫人。再粗略统计一下,《恶之花》中全首直接以真实女性为题赠对象的诗有五十多篇,占诗集篇目总数的三分之一,这是一个不小的比重。这还不包括诗行中零星的涉及,也不包括那些作为幻想对象或幻想产物的女性形像。让我们来仔细看看,有哪几位真实女性曾经充当诗人想像力的酵母。
    
12、
  
珍妮.迪瓦尔,原名莱沫尔,又名普罗斯佩尔。她是一个感性、多情、无常、没受过教育、易兴奋、乱交、行为无法预知的黑白混血儿,有黑维纳斯的美称。1842年,波德莱尔继承了先父的大笔遗产,生活奢侈,经常与友人同游先贤祠剧场,爱上了在那里当演员的迪瓦尔,之后同居。迪瓦尔除了只知道波德莱尔是位“先生”,对他从事的事情没有丝毫了解。可是,她能给他带来男人需要的最大幸福和快乐。诗人邦维尔说过,迪瓦尔富有野性的魅力,她的举止同时具有神性和兽性。1859年,迪瓦尔一度中风。两年后,波德莱尔与其分居。但在她又病又老的处境中,是诗人帮她生活下去,他把她当作旧日情人、现在的孩子,与她分享他的微薄的收入,关心她的福利。《恶之花》暗藏着一组“迪瓦尔诗篇”,一共二十三首。它们是:“忧郁与理想”中的《首饰》、《异国清香》、《头发》、《可是尚未满足》、《跳舞的蛇》、《腐尸》、《我从深处求告》、《吸血鬼》、《忘川》、《死后的悔恨》、《猫》、《阳台》、《魔鬼附身者》、《幻影》、《闲谈》、《午后之歌》、《幽灵》、《自惩者》,另有三首《无题》;“恶之花”中的《贝雅特丽姬》;“增补诗”中的《哀伤的情歌》。像《忘川》中“什么也不及你深渊似的床,你的嘴上栖着强力的的遗忘,你的亲吻中流着忘川之水”;《头发》中:“无精打采的亚洲,炎热的非洲,遥遥远隔而几乎消逝的万邦,都活在你的深处,芬芳的丛林!”都可叫人想见黑美神的魅力。而《阳台》中是这么赞颂的:
  En me penchant vers toi, reine des adorées,
  Je croyais respirer le parfum de ton sang.
  “最敬爱的女王,当我俯身向你,
  我好像闻到你血液的芳香。”
    
13、
  
萨巴蒂埃夫人原名阿格拉伊.萨瓦蒂埃,是个私生女,很年轻时就来到巴黎作了交际花,先后被多人包养,作过银行家莫塞尔曼的外室。她心地善良,是众所公认的美女,与迪瓦尔相对,被称为白维纳斯。在她的沙龙里经常有知名的文人和艺术家聚会,如雨果、缪塞、戈蒂埃、圣勃夫、福楼拜、大仲马等人是她家的常客,都称她为“女议长”。1843年,波德莱尔与之结识。他对她怀着柏拉图式的爱情,为她写了许多匿名情书和赠诗,得到夫人的垂青,但他们始终保持着抽象的而非肉体的关系。写给萨巴蒂埃夫人的诗共有十首,集中在“忧郁与理想”之中:《永远如此》、《她的一切》、《无题》、《活的火炬》、《致一位太快活的女郎》、《通功》、《告白》、《精神的曙光》、《黄昏的和谐》、《香水瓶》;“增补诗”里还收有一首《赞歌》。这些诗,总体而言精神气息较浓,表达了对夫人的虔诚的崇拜之情。但是,被法院判删削的那首《致一位太快活的女郎》A celle qui est trop gaie,却充满了狂乱的性幻想,最后三段是:
  Ainsi je voudrais, une nuit,
  Quand l'heure des voluptés sonne,
  Vers les trésors de ta personne,
  Comme un lache, ramper sans bruit,
  
  Pour chatier ta chair joyeuse,
  Pour meurtrir ton sein pardonné,
  Et faire à ton flanc étonné
   Une blessure large et creuse,
  
  Et, vertigineuse douceur!
  A travers ces lèvres nouvelles,
  Plus éclatantes et plus belles,
  T'infuser mon venin, ma soeur!
  “我也想在某一个夜晚,
  等到淫乐的时钟敲响,
  悄悄走近你的玉体之旁,
  像个卑鄙无耻的蠢汉,
  
  剌穿你那仁慈的胸房,
  惩罚你那快活的肌肤,
  给你惊慌不安的腰部
  造成巨大深陷的创伤,
  
  然后,真是无比的甘美!
  再通过你那分外清新
  分外鲜艳的醇美双唇
  向你倾注毒液,我的姐妹!”
  问题就出在最后一句上,当时法官将其中的“毒液”解释为梅毒,而波德莱尔(他的确患有梅毒)则坚决否认,声称这是指“忧郁”。
    
14、
   
玛丽.迪布朗是荷兰人,十六岁时迁移到巴黎,在蒙马特尔的小剧场里演戏,扮过奥迪翁大剧院上演的莫里哀的《伪君子》里的女主角。她是位碧眼的漂亮女郎,1847年与波德莱尔相识,此后九年之间他们曾两度同居,1856年,迪布朗转投到波德莱尔的好友、诗人邦维尔的怀抱,结束了这三人间长期的三角关系。波德莱尔为她写下的诗歌,属于他最动人的篇章。诗集中共有十首,即“忧郁与理想”中的《毒》、《阴沉的天空》、《美丽的船》、《邀游》、《无法挽救的悔恨》、《闲谈》、《秋之歌》、《致一位圣母》、《秋天十四行》;还有“巴黎风景”中的《虚幻的爱》。其中的《邀游》(在波德莱尔的另一本名著《巴黎的忧郁》中有一篇同题散文诗),音韵优美,历来为人们喜爱和传诵:
  Mon enfant, ma soeur,
  Songe à la douceur
  D'aller là-bas
  vivre ensemble!
  Aimer à loisir,
  Aimer et mourir
  Au pays qui te ressemble!
  Les soleils mouillés
  De ces ciels brouillés
  Pour mon esprit ont les charmes
  Si mystérieux
  De tes traitres yeux,
  Brillant à travers leurs larmes.
  “好孩子,小妹,
  想想多甜美,
  到那儿
  跟你住一起!
  在像你一样的国度里,
  悠然相爱,
  相爱到老死!
  阴沉的天上,
  湿润的太阳,
  对我的心有无限魅力,
  多神秘,像你
  不忠的眸子
  透过泪水闪射出光辉。”
  此外,还有几位真实女性成为波德莱尔诗歌的对象。1840年,波德莱尔结识了诨名“斜眼”的犹太妓女萨拉,在两首无题诗中,他称她为“犹太丑女”“又聋又哑的机器、保健工具”。二十岁时,他于出游途中,在毛里求斯岛认识了当地的农场主布拉加尔夫人,回国后给夫人写下了赠诗《献给一位白裔夫人》;他在夫人家中看到一个印度女人的女儿,名叫多萝泰,后来写下了了两首诗《给一个马拉巴尔姑娘》和《遥远的地方》,收入“增补诗”中;还有一篇脍炙人口的散文名篇《美丽的多萝泰》,收入《巴黎的忧郁》书中。
    
15、
  
我们还会注意到,《恶之花》第一首诗《祝福》开章明义的是,诗人不被周围人一切人理解,甚至受到母亲的诅咒:
  Ah! que n'ai-je mis bas tout un noeud de vipères,
  Plutot que de nourrir cette dérision!
  Maudite soit la nuit aux plaisirs éphémères
  Où mon ventre a concu mon expiation!
  “唉!我真是宁愿生下一团蝰蛇,
  也强似生下这惹人耻笑的东西!
  我要诅咒那片刻欢娱的一夜
  使我腹中孕育为我赎罪的种子!”
  应该说,母亲卡罗利娜对诗人一生的影响极为重要。她是一个拥护波旁王朝的官员的女儿,父亲在恐怖时期流亡英国,因而她出生于伦敦,至二十一岁时才只身回到巴黎,作为孤儿寄养在人家中。她是个没有陪嫁的姑娘,在1819年只好嫁给一个五十九岁的老头弗朗索瓦.波德莱尔。他们的儿子六岁时,弗朗索瓦逝世,次年,卡罗利娜改嫁奥皮克上校。很早的时候,波德莱尔身上就流露出放荡不羁和激进浪漫的气质,母亲担心他将来没有出息,决定让他到印度去。他从波尔多出发,在远渡大洋的途中怀念家乡,刚抵达印度洋法属留尼汪岛和毛里求斯岛就止步不前,旋即改乘其他船只回国。这是他一生中最远的一次旅行,虽然途中外界景物并未引起他很大的兴趣,但却极大地丰富了他的视野、感受和想像力,使诗文中因而增添了许多与海洋、热带、阳光相关的色彩和异国情调的主题。随后,他继承了亡父遗产七万五千法郎,住进了豪宅,衣着风雅,生活奢侈。于是,母亲为他雇请法律顾问作为他的指定监护人,限定他每月的用度为两百法郎,此后,诗人一直过着拮据的日子,常常不得不为了还债而拼命写作。1866年三月中旬,波德莱尔在比利时参观一教堂时突然跌倒,出现失语症及右侧半身不遂的征兆,7月4日,由母亲护送回巴黎,住进疗养院。8月31日上午11时,诗人在母亲卡罗利娜的怀中与世长辞。在《恶之花》集中的“巴黎风景”里,标号为第十四和第十五的的两首无题诗,是诗人对童年时代的回忆,那时,他的先父亡故不久,母亲尚未改嫁,为节省开支,带他迁居到了巴黎市郊奈伊。前一首尤为感人至深:
  Je n'ai pas oublié, voisine de la ville,
  Notre blanche maison, petite mais tranquille ;
  Sa Pomone de plâtre et sa vieille Vénus
  Dans un bosquet chétif cachant leurs membres nus,
  Et le soleil, le soir, ruisselant et superbe,
  Qui, derrière la vitre où se brisait sa gerbe,
  Semblait, grand oeil ouvert dans le ciel curieux,
  Contempler nos dîners longs et silencieux,
  Répandant largement ses beaux reflets de cierge
  Sur la nappe frugale et les rideaux de serge.
  “我还没有忘记,在城市附近,
  我们的白房子虽小却安静;
  波莫娜石膏像和古老的维纳斯
  赤身裸体地躲在细弱的树丛里;
  傍晚时分流金溢彩的太阳,
  在折射着光线的玻璃窗外
  如同好奇的空中圆睁的大眼,
  注视着我们长久无语的晚餐,
  在素朴的台布和哔叽窗帘上
  反照着它蜡炬似的美丽的光。”
    
16、
  
卡罗利娜、迪瓦尔、萨巴蒂埃、迪布朗,是塑造波德莱尔整体人格的四位重要女性,从《恶之花》集中可以看出,她们由于在诗人的意欲中所占的地位和比重不一样,因而对诗歌创作发挥的刺激和影响也各不相同。如果把这四人作为诗人愿望诉求的整体,那么,她们分别体现了母亲、性伴侣、纯粹偶像和游移不定的、抽象的女性对象的形像,每个人都在波德莱尔的生活中展示出不同的品格和性情,对作为男人同时是诗人的他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从根源上看,波德莱尔与四人的关系又可分为为两组,他对卡罗利娜的感情充满矛盾,既有对她抚育之恩和悉心照管的感激,也有对她身世微贱的羞惭,有对她无奈改嫁的怨怼,也有对她经济上约束的憎恨,更有由审美移情带来的对她的恐惧---他在一首诗中将自己引喻为俄瑞斯特斯,把先父比作阿加门农王,女友是厄莱克特拉,这就暗示他在潜意识里将卡罗利娜比作是合谋杀父的克吕墨泰涅斯特拉---而这个倾向,是可以统摄到著名的俄狄普斯情结之中的。另三位女性对诗人产生的综合效果,就是给他提供了丰富的想像材料,并在诗中予以挖掘和拓展。传记学也有材料表明,在某个时期,波德莱尔甚至同时与迪瓦尔、萨巴蒂埃夫人和迪布朗约会,而在他的诗中,我们并不难发现那个唐璜式的主题动机和抒情主人公。
    
17、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当《时代》杂志问及杰奎琳.肯尼迪,有哪些男性是她最愿意结识的?这个伟大的女人列出了短短的一串人名,其中就包括法国诗人夏勒.波德莱尔。波德莱尔不是美男子,但他是在巴黎最浓郁的艺术气氛熏陶下成长,这个放荡不羁的城市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使他从年轻时就具有一种极度自由的内质,外表时尚而优雅。中年的他有着苦难而高贵的相貌,那高敞的额头和敏锐而闪射精光的眼睛,充满着神秘的艺术气息和非凡的魅力。用《荒原》的作者T.艾略特的话来说,波德莱尔是现代各国诗人的最伟大的原型。由他开创的法国象征主义,不仅是现代文学和先锋诗歌的直接源头,而且,从方向上检视,它就是一场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革命的开端,在当代人的精神领域依然听得到它那持续裂变的回响。
 
(弱斋旧作)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