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痛哉!九爷!——悼念虔诚的相声守望者陈鸣志先生

(2011-04-12 00:14:43)
标签:

娱乐

分类: 相声●人生●艺术

痛哉!九爷!

——悼念虔诚的相声守望者陈鸣志先生

 

虔诚守望相声家园,承继传统,纵论阴阳五行,吃月饼终成绝响;

执着坚持舞台风骨,不媚时俗,畅谈秋虫雅兴,老老年永别人间。

 

4月11日晨,我正在出差途中,惊悉陈鸣志先生仙逝,不由得哀从中来,思绪万千。陈鸣志先生是为数不多的能够让人怀念和缅怀的相声演员。在所谓的“相声第五次复兴”的大浪潮中,相声事业迎来了空前的繁荣,但在繁荣的背后,充斥着浮躁和逐利的气息,相声从业队伍中更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陈鸣志先生以其执着坚守的独特风格和虔诚追寻的相声理念,更显得风骨绰约、卓尔不群。他以他虔诚的对相声的守望,诠释着、对抗着这个浮华的时代;而他的表演,更应该在相声史上记上浓重的一笔,具有极其重要的标本价值。

陈鸣志先生幼年学艺,拜师于宝林,从于宝林、杨少奎等诸天津前辈所学颇多。受时代所累,青年、中年时代错过了登台表演的机会。而真正使他为观众所知并焕发出艺术生命力,则是自90年代中后期以来,天津的于宝林、冯宝华、尹笑声等相声老艺人重新将相声带进茶馆,陈鸣志先生厚积而薄发,先后与郑福山、张永久、邓继增等人合作,挖掘、整理、上演了一大批传统节目,如《五红图》、《大娶亲》、《铃铛谱》、《八扇屏》、《开粥厂》、《卖五器》、《论梦》、《文章会》、《戏迷药方》、《老老年》、《吃月饼》、《吃元宵》、《对春联》等,其中不少节目成为其他演员参照演出的范本。

在这个时代,随着所谓相声复兴,大批所谓相声团体和从业者充斥着媒体和剧场,一些传统节目被无数次的复制改装搬上舞台,一些演员急功近利,盲目的追求所谓剧场效果,动辄以洒狗血、与观众所谓“互动”为能事,加几个时事热点,装几个网络笑话,就敢称之为改编,所谓“一遍拆洗一遍新”,这样的拆洗根本连水都没有下。直接导致了观众强烈的审美疲劳与对传统相声的误解。惟其如此,陈鸣志先生的表演风格才更显得弥足珍贵。

陈鸣志先生的表演很精致的继承着朱少文以来的相声传统,充满着相声的韵味。所谓“文以载道”,任何艺术形式都反映着一定的内涵,也通过一定的范式表达出来。

他的表演富于相声的韵律。相声的语言不是单纯的逗笑,好的相声能够通过语言的张力给人以韵律感。以他的《吃月饼》为例,这是一段表演难度很大的相声,包袱不多,全靠语音、语调来调动观众情绪,刻划人物。2008年曾有幸在大金台观看过陈鸣志先生的吃月饼,语言之抑扬顿挫,语调之轻重舒缓,无形之中带观众入场景,充分表现着相声语言的精致的韵律美。据王玥波回忆,他曾表演过吃月饼,效果很差,后经陈鸣志先生点拨,方初窥门径,取得了较好的舞台效果。

他的表演有独特的风骨。我说陈先生“不媚时俗”,不仅仅体现在他不追求火爆的大路活,而对文活、冷活情有独钟,更体现在他在舞台上表演出来的自信力。茶馆的表演环境,容易使演员为了追求舞台效果,为了取悦观众,而不惜用一些现挂、外插花来破坏作品的结构和完整性,很多名演员亦如是。而陈鸣志先生在天津茶馆中独守一方净土,他的节目永远是规矩、细致、娓娓道来,舞台上的他举手投足透着大气、庄重,隐藏着的是他的自信,我有把握让你乐,甚至说是让你回味。这与那些恨不得下台咯吱观众的演员们是多么鲜明的对比!

他的表演追求平凡中见神奇。清代的沈德潜曾说好的文章应该是“平中见奇,常中见险,陈中见新,朴中见色”,文如是,相声亦如是。好的相声应该具有一定的可重复收听性,可重复收听的频率往往代表着演员功力的水准。我曾多次听过陈鸣志先生的《对春联》,这是一段学徒启蒙的节目,个个演员会演,为了演出效果,一些演员在其中乱加时事的对子,一些演员在台上高喊“仄平仄平仄仄平”,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让人倒足了胃口。陈鸣志先生的对春联,如行云流水一般,在平凡中见奇崛。就如同出外踏青,可以无奇峰,可以无险滩,但有春风拂面忘情于山林,山穷水转,却别有洞天,自然得其所哉。

陈鸣志先生的相声,应该在相声历史上记上浓重的一笔,他的相声,具有独特的标本价值。

相声由朱少文开肇至今,自撂地而剧场,自剧场而广播,自广播而电视,自电视而晚会,自晚会而茶馆,自茶馆而网络,表演形式一变再变,表现内容一再翻新,乱花渐欲迷人眼,而唯有陈鸣志先生很好的继承和发扬了相声的精神。很多观众曾不由自主的称赞他的相声“范儿正”,所谓“范儿正”就是指他的表演充满着相声的“精气神”(借用海客语),以传统的载体诠释着相声的技巧。

他的一大批作品,是我们在这个时代能聆听到的最能够体现相声精神的一批段子。近些年各演出团体对传统相声的过度开发,已经把观众对传统相声的热情消磨殆尽。据不完全统计,反七口、八大吉祥、白事会、八扇屏等段子居于演出的最高频率,据我目前手头资源而论,八扇屏有100余版,白事会反七口各有50余版,演出质量大多不忍卒听,专在旁门左道上下功夫。而陈鸣志先生的段子每一段都是范本,都是标杆。他的《吃月饼》,他的《吃元宵》,他的《五红图》,他的《老老年》,他的《对春联》,都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作品,在当世无出其右,在后世亦为效仿之范本。他整理的一些冷活像《秋虫雅兴》、《偷娃娃》等,更具有独特的资料价值。

当若干年后这次相声的浪潮退去,也许当我已是花甲之年,有人拿着只留在存目中的传统相声名单来让我回忆,我会想到陈鸣志先生,一个独善其身于乱世的相声隐士,一个虔诚守望相声家园的笑坛散仙。

 

凭心而论,陈鸣志先生在相声方面的天赋并不出众,他不擅学唱,仅以说功为主。在创作新节目方面也并不突出,但他热爱相声,虔诚的守望着相声的热土。在前几天的一次聚会中,几位朋友一致认为,陈鸣志先生在相声领域达到了他所能达到的极致。

我说他是“虔诚的相声守望者”,不仅在于他对相声艺术的细致、严谨,更在于他始终守望着相声这片热土。他回到相声舞台已近花甲,他可以像其他一些茶馆老演员那样,沾时代的光,用点当年的底子,混碗饭吃容易得很。但是他认真整理挖掘节目,甚至一些濒临失传的冷活,他恢复传统节目十分严谨,不说糊涂相声,没有把握的、不准确的绝不瞎编、敷衍。只要是经他手整理表演的作品,个个立得住,经推敲。说个九爷去世前不久的事例吧,网友sheluyu在九爷病中曾去探望他,九爷提及要整理传统相声《扎针》(天下第一针),据他说庸医在公堂上与县官对话,其中包括128副对子,即县官的问话和庸医的回答皆为对仗。在丁文元上次来天津演出时,九爷曾与丁文元一起回忆出了126副,还差2副。九爷在病中说,等什么时候找丁文元再回忆回忆,把128副凑全了就整理出来,争取早日上演。可他哪里知道,丁文元先生早已先他一步,驾鹤西游了……

陈先生为人谦和,与世无争,在业内有很好的口碑。他对徒弟和晚辈倾囊而授,如王玥波、徐德亮等不少青年演员都得过他的指点。这些年我接触过一些票友和相声界人士,对曲艺界尤其是相声界同行相轻、同行相贱的习气领教颇多,对行业内的八卦消息和新闻也听闻不少,大部分令人齿冷,包括一些著名的相声演员之事迹,实不登大雅之堂。至于同行之间无中生有、造谣污蔑之词,也确不在少数。唯这些闲言碎语中,无一句指向陈鸣志先生,不可不为陈鸣志先生为人生平的佐证。

我和陈鸣志先生仅有数面之缘。2008年去天津听他的吃月饼,我对他说:“陈先生,您这个吃月饼真好,可以当做学习的范本了。”他却很谦虚,一再要我提宝贵意见。后来他搞专场演出,特意委托弟子邀请我到天津去观看,可惜我出差在外未能成行。到后来,听说他有病长期卧床静养,上周还和友人约定找时间一定要在五一前后到天津看一下陈先生,嗟乎斯人已逝,垂泪何及!

痛哉!九爷!

惜哉!鸣志!

 

痛失鸣志一大哭,

笑坛散仙世上无。

人间难觅奇风骨,

天国再演五红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