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鹰的“佛慢”谈雪漠的成功“转型”

(2014-06-14 10:26:04)
标签:

光明大手印

分类: 散文随笔

 

从鹰的“佛慢”谈雪漠的成功“转型”

 

从鹰的“佛慢”谈雪漠的成功“转型”

 

——观“中华佛教高僧大德墨宝精品展”雪漠书画

 

 

\古之草

 

在第十届(深圳)国际文博会暨“中华佛教高僧墨宝精品展”上,雪漠老师共展出十三幅书画作品,如“十三尊玛哈嘎拉”一般立在展厅,大气磅礴,蓬荜生辉,有“大手印”墨宝、“涂鸦小品”,以及最新创作的水墨禅画。这些作品在文博会上一经亮相,立马引起一片哗然,姑且不论作品如何,更让世界为之一惊的是:雪漠也搞书画了?

雪漠总是给人带来惊喜,总在打碎人们心目中的“雪漠”,总在打碎人们惯有的思维定势,一如他“不合时宜”的文学作品,一如他的“光明大手印”,一如他“离经叛逆”的行事风格,一如他的“变”与“不变”,每每谈及,总有点令人摸不到底细,不禁诧异:雪漠到底有多深?看到他激起的一朵朵浪花时,人们也总会追问:他背后那个浩瀚无边的大海,到底有多广,有多深?无从得知。只觉得,雪漠像极了禅画中淡然微笑又沉默不语的骆驼。有时,他或许也会在大漠里吼上几声,即使无人回应,仍会优哉游哉地行走,一路欢歌,一路疯癫,走出一路深深的、沉沉的脚印。

看到他的这批书画作品,我想起了他的每一次“转身”,不管在文学领域,还是在宗教文化界,每一刻他都能展示出自己的精彩,他都会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虽然有时的精彩,当代人不一定能读得懂,也不一定会在意,但是,有一个东西终究会重视他的,那就是历史。

如今,年过半百的雪漠,按有人的说法便是“名人”了,该是“收获”的季节了,但他却又一次“打碎”了自己,涉足自己从未涉足过的领域,真不知,他下一步又会在哪一领域“大展身手”?有人说,雪漠干哪一行,哪一行就要“翻天覆地”。

还是先让我们看看雪漠老师前半生所经历的几个重要“转型”期吧!也许理解了这个背景,我们就更容易读懂老师的水墨画背后的东西。

1988年,雪漠二十五岁时,发表处女作《长烟落日处》,被评论界喻为“能参天的小树”。如果沿着这条路子走下去,他就会成为一个小作家,一个小文人,衣食无忧,但他不满足现状,毅然抛弃旧有的笔法,想探索出一条新的路子。为了这一梦想,他经历了五年“梦魇”般的练笔生活,这五年中,他也一直在苦修自己的人格,准备写长篇小说《大漠祭》。1995年,他契入光明大手印,在智慧上大彻大悟,对文学,对宗教,对文化,都有了自己独到的眼光和顿悟,于是他不断地行走,不断地实践,不断地验证。这时的他,已经明白了自己来到世上的使命,明白了自己活着的理由。他想探索出一条真正能利益众生的路来,想为世界构建一条“文化大渠”。这条文化大渠,就是他后来倡导的大手印文化。

2000年,《大漠祭》正式出版,雪漠从一个小学教师“转型”为全国闻名的作家,又过了八年,“大漠三部曲”的最后一部《白虎关》出版,雪漠终于圆了为西部父老乡亲写一部大书的心愿,用文学定格了一个即将消逝的农耕文明,定格了一群西部人的灵魂。但雪漠仍不“满足”。

2010年,《西夏咒》出版,引起世界一片哗然,爱者惊叹,恨者痛骂,一度引起热议。有人称其为“被严重低估的大作家”、“能走入世界视野”,有人却抱有另一种说法,言辞间义愤填膺。对所有的说法,雪漠只是淡然一笑,继续前行,不管人们眼中的他是“西部乡土作家”,还是“被严重低估的大作家”,雪漠都是雪漠,他再一次打碎了自己,也同样进行着下一次的打碎。

2010年,雪漠的生命中还发生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件。他倡导并发起了首届香巴文化论坛,让传统大手印文化与时俱进,并走出了历史的尘封,走进了当代人的日常生活。这时的雪漠厚积薄发,其创作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挡也挡不住,连续喷出了“灵魂三部曲”的另外两部——《西夏的苍狼》和《无死的金刚心》,令世界顿时为之沸腾,也令传统的文学批评体系陷入了一时的失语。

此时的雪漠,已成了“另一个人”,不可思议,也不合时宜。

2011年后,雪漠的文化著作“光明大手印”一二辑接连推出,“心灵瑜伽”系列、“特别清凉”系列也像沙尘暴一样席卷而来,其写作速度,令人有点招架不住了。好多人都说,自己根本读不及。很多人前一部还没有读完,雪漠的后一部作品就面世了。而雪漠每一部新作的出版,都会在社会上刮起一股大爱和大善的旋风,裹挟而来,裹挟而去,很多人就在这种“裹挟”中成长了起来。于是,社会上出现了自命为“大手印文化志愿者”的群体,雪漠也被誉为“当代大手印之父”。

至今,雪漠仍在打碎自己,仍在行走,每到一个高峰,他都不会驻足停留,他会继续寻找,继续攀登,走上另一个高峰,生命不息,脚步不止。随着香巴文化的“一花开五叶”,他这棵老树,才真正地绽放出无数的新枝了。

从鹰的“佛慢”谈雪漠的成功“转型”

 

 

雪漠的成长,让人想起了他的两幅水墨画,一幅是展翅腾飞的鹰,一幅是傲视池塘的鹰。这两幅画简单明了,大刀阔斧,巧拙有力,直指人心,一如他的长篇小说《无死的金刚心》,只取几个“断面”,就能壶中现世界,从不重复,也总是蕴含大千。这便是雪漠的风格。他的书画和他的小说一样,寥寥几笔,几个简单的画面,便将心中“意”流淌了出来,令人回味无穷。虽观者如堵,但,不知那“意”,读懂的又有几人?

还有一幅画,是一只重生的老鹰,有着无比的力量。整个画面一片空白,除了鹰,除了字,除了几点红印,啥都没有,无所凭借,干净利落,直趋人的灵魂。乍眼看,这画面很简单,但仔细咀嚼之后,又发现里面啥都不缺,不愧是大师手笔。不像很多艺术家那样,总是用巨石、苍松、山涧来烘托鹰的气势。这样的鹰,其实是假鹰,是一只有着鹰的外形,却没有鹰的灵魂的普通家禽,只能虚张声势。因为,画家的内功不到,实现不了大的超越,无论如何在技巧上下功夫,下苦力,也画不出大的境界,画不出雄鹰的那种大势,那种王者气,更无法体现出大美和大真。或许这样的作品也足以成为艺术品,但它绝对不是神品。就如很多作家写长篇,洋洋洒洒上百万字,但只有离奇的情节,只有复杂的事件,只有众多的人物,只有跨度很长的时间,却缺乏一种灵魂的核心。什么核心?精神。一种真正的精神,一种大写的人的精神,一种俱足了神性的精神,一种超越小我融入大我后的精神,一种战胜了人性魔咒、战胜了命运后俱足大善、大爱和大美的精神。

雪漠老师笔下的这只鹰身上,就有这种精神,它明显是一只实现了脱胎换骨的鹰王。从它那淡定从容的眼神中,你便能窥出这一点。但是,真正读懂它的人,必须有着同样的灵魂历炼。正如画中所题:“乱毛之中有玄机,参来参去不能知。”为什么不能知?因为鹰的威风全在翅膀,但实现了超越后的鹰会有另一种“大势”,不需要再凭借自己的喙、翅、爪等“武器”来体现自己的某种强大和勇猛,因为这些它都不需要了,它战胜了自己,不需要再去征服世界了。这种十足的自信和力量,就是真正的“鹰”气。那种摄受力,那种生命“磁场”,那种气息,都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发自鹰的生命深处。任何的猛禽,在那眼神的注视下,都会乖乖地放下所有的傲慢和轻视。这才是世上最强大的“武器”。它自成一个世界,世界就是它,它就是世界。这只拔去旧毛、长出新毛,磕去老爪,长出新爪,实现超越之后看破一切的鹰,已经不再是原来那只只知捕食的兽性的鹰。正所谓:“看破之后本无事,亦无毛来亦无机。”它的身上有一种神性,透着一种光,这光能刺穿一切的虚伪和懦弱。观之,令人不敢亵渎,不敢轻视。这让人想到了佛教里的一个词:佛慢。是的,这只鹰透出的那种王者之气,不可一世,不需要任何背景的陪衬,不需要任何的山山水水,它就是主角,主角就是它。它永远属于它自己,它不属于外界,即使它的四周空无一物,也能用它承载的大美滋养观者的灵魂,让观者体会到一个词,圆满。这只鹰,就像雪漠的另一种“化身”。

 

 

从鹰的“佛慢”谈雪漠的成功“转型”

 

另外一幅水墨画中,有了一个巨大的“背景”——池塘。池塘中直直地挺立着一支含苞欲放的剑荷,剑荷上稳稳地立着一只稚鹰,正傲然直视着整个池塘。这一意象更有意思,寓意深长。一般的鹰,或在大漠上空展翅飞翔,或与苍松巨石相伴,以显出自己的孤傲和清高,不屑混迹于鸡鸣狗叫之中,而这幅画中,雪漠却反其道而行之,偏偏让一只稚鹰立在荷尖上,俯视着池塘中的一切。它的翅膀虽嫩,却不避风雨,那种自信和专注令人心生敬畏。常言道,猛虎不处卑势,劲鹰不立垂枝。如果鹰立于垂枝,定然会成为众人攻击的对象。而在这里,雪漠却打破“常规”,打碎所有的“规矩”,让这只鹰混迹在寻常环境中,俯视着整个池塘。看那情形,它随时准备直冲下去,叼走池中的臭鱼烂虾。这象征着超越后积极入世的自信和大力,也代表了雪漠的另一种追求和梦想。

这幅画,既有诗情画意,也有浪漫情怀,还有浓浓的大爱。那池塘象征着巨大的混沌不堪的滚滚红尘,从池塘中长出的剑荷,便是在红尘中实现超越后见到光明的开悟者,要想真正地绽放光彩,吐露芬芳,还需要孕育一种大力,默默汲取池塘的营养,同时,更需要一种精神的感召。剑荷的身躯还很娇嫩,随时都有被池塘掀起的巨大漩涡所吞噬的危险,而那稚鹰便如“护法神”一样,专注而从容地呵护着它。这体现了一种大爱,雪漠将出世与入世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浑然一体,相得益彰。出世不离红尘,红尘中才有超越。简单的一幅小画,便体现了大手印文化所倡导的当代妙用。

要想读懂雪漠的书画,要想评价一幅作品,应该先去仔细琢磨作品,真正从文本出发,犹如解读雪漠的小说,必须深入到小说的世界中,用自己的灵魂去撞击人物的灵魂,让自己实现一种升华和超越,同时,又要从文本、画面中跳出来,才有可能读懂字画背后的真正禅意。雪漠的水墨画中,其景,其物,皆有代表性,寥寥数笔,皆可涵盖大千,动也好,静也好,代表诸多的物象和缘起,是映照于心的诸多变化,但在那“变化”中,却蕴藏着一种“如如不动”的东西,那便是作者的真心。那字也好,画也好,正是真心的妙用,是真心之光。

 

 

从鹰的“佛慢”谈雪漠的成功“转型”

 

有人不禁要问,雪漠为啥要介入书画界?仅仅是一种利众的方式,还是圆他一直以来的书画梦想?好像是,又好像都不是。这一次,雪漠的书画展,又给人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不得其解。在以往的岁月里,雪漠似乎就是那头沙漠里的骆驼,拖着沉重的步子,一直在走,虽然有着足够的储备,但一直沉默着,即使对着广袤无边的旷野偶尔发几声吼声,但激起共鸣的掌声却寥寥无几,虽然荒漠里也有绿洲,但绿洲总是绿洲,相对于漫无边际的大漠来说,那只是一抹葱绿,雪漠想让世界到处是绿洲。所以,他默默地一直在走,从东到西,从西到东,就这样“折腾”着,“打碎”着,“重建”着,总在做着一次次的尝试,从未放弃,也从未停息,如同很早以前那种“练笔”的过程,不在乎结果,只是做好这个过程,故自称为“大痴”。

这次文博会,雪漠的书画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和认可,多幅作品早已被预订和收藏,很成功,这是雪漠的一次小小的精彩亮相,是他实现超越之后真正的入世之一。这仅仅是开始,以后,他涉足的领域会很多,他的面前,还有着更为广阔的天地。但,即使是一点点的波澜,也能看到他背后汹涌而至的大海的力量。

每一领域,其实只需要给它注入“活水”,它就会发生难以想象的改变,甚至是一种颠覆。虽然那过程中也会激起池中诸多的浊水,但当剑荷完美绽放的时刻,便会带来实现超越的另一种可能性,原来的规则就会改变,新的规则也会诞生。就如那画面中随时要直冲下来的稚鹰,虽小,但不可忽视!被“活水”赋予了新生的诸多大池,只要沿着真善美的轨道,一起奔向同一个彼岸,便能汇成汹涌的大海,奔流而去,蔚然壮观!

雪漠文化网,智慧更清凉!www.xuemo.c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