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倒下是奔腾的江河
倒下是奔腾的江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6,028
  • 关注人气:2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天生我材没有用》系列之三  做梦也想不到的事

(2008-03-16 14:28:04)
标签:

残疾人

截瘫

死亡

希望

等待

治疗

健康

分类: 命里八尺系列

   颈髓损伤是一种死亡率极高的伤残,就像在电影中经常看到的那些训练有素的突击队员,悄悄接近敌人然后迅速的把对手的脑袋一扭,一瞬间那人就悄无声息的倒下去了,瞬间置人于死地。即便是当时不死,就是在条件相当好的医院救治,也难逃三大并发症的难关:即泌尿系统感染,呼吸系统感染和褥疮感染。

   我当时是一心只想救出卡在钢丝绳中的战友,没留心头上的汽油罐已经倾斜,当四吨多重的汽油罐轰然倒下的时候,我只是来得及后撤出半步,就被仰面砸倒在宝泉山那刚刚感觉有些松软的地面上。

    倒下的位置,正好是在倾覆的汽油罐罐口和两边铁护栏之间半米宽的地方,据当时抢救我出来的战友们描述:如果我身体左点,双腿就会被拇指粗的钢筋护栏齐刷切断,如果右点,脑袋就会被油罐的口砸碎……砸在黑乎乎的油罐下面,耳里面听到的是倾泄而出的汽油在哗哗的流出,我很快就被浸泡在里面。我试图动动手腕想看看现在的时刻但是没有成功:我头脑是清醒的但感觉脖子非常疼痛,整个身体腰腿则完全没有了任何知觉,好像不存在了似的。

    我暂时的那一刻还是清醒的,就那么无奈地躺在那里,通过罐底我看到其他战友的腿在汽油罐的四周淌来淌去,他们此刻还不知道我的位置,同时砸在里面的还有另外一个战友,他们此刻在呼救他在抢救他。

      闻讯赶来的许多老百姓和战友们一起七手八脚地先把那个露在外面的战友抬上了出来,因为无论是当时还是事后,大家都认为,他痛苦的表情和大量的出血表明他的伤势比我严重,所以先要救他。而我当时已经昏迷,既没有呻吟,也没有伤口血迹连面色都没改变,所以就把我排到其次。

    当人们来救我时,没有一个人知道我这样的情况是不能随意搬动的。于是,我就被一个人拖着肩膀,另外两个抬着我的脚,其他的人在我左右抓着我的衣裤,像抬担架似的把我抬到了汽车上。其实我的战友他们做了一件他们这一辈子兴许都不了解的事:在我当时的情况下,任何扶我起来或者抬我的动作都是加重我脊髓受损程度的关键。当然我自己也是后来听医生说的,其实我心里明白,在这之前我已经瘫痪了。就在我身体被重重的砸倒狠狠地撞到地面那一瞬间,我的脊髓就受损了。不过有医学知识的人都知道,在车祸现场抢救伤员时,首先要保护好的是他的颈椎,要固定颈部,不能让它活动。

  我一会昏迷一会清醒地大概了知道了所有情况:被拯救的那个被卡在钢丝绳中的那个战友没有大问题,和我一切被砸倒的那个战友胸部受到汽油罐口的重压。没有多一会就牺牲了……在宝泉山上那个简陋的医院里,我看战友们的表情都很凝重眼睛都红红的,其实我的心倒还坦然。我知道我肯定是受伤了,但是没什么严重的,因为不疼也没有出血……一切就像做梦一样,可惜这个梦我一直做了二十四年。而这二十四年中,在所有的梦里,头十年我都是以健全人的身份出现(没能接受现实),这也算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吧。

      虽然我在负伤后9个多小时便“及时”顺利地被送到山下来到了医院,可还是命悬生死线。支队首长向医院提出了“处理处理马上转院”的要求,整个医院的骨科在我没有到之前就准备好了。战友们小心翼翼地把我楼上楼下抬来抬去的检查,化验。我记忆中印象最深的就是拍颈椎X光片,为了摆正位置,几个人死劲扳着我的头和肩,我真担心没骨折都会给扳伤。哪像现在有CT,有核磁共振,轻轻松松地就能准确地进行检查。

    检查的结果是:我的颈椎既没有明显的骨折,也没有压缩;既没有横断,又没有受到挤压,更没有异物刺入。那我事实上的高位截瘫又是怎么样造成的呢?根据专家的多方论证,根据我截瘫平面的推断,结论是“颈4、5、6椎脊柱错位又自己复位,造成脊髓受损,形成高位截瘫。

    由于没有明确的手术价值,在一切都准备好了手术的那天早晨,终于决定放弃开颈椎探查,以减轻手术对脊髓的进一步损伤。而采取保守治疗。因为为了治疗当时我身体的汽油腐蚀性烧伤我实际上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手术时机。回忆那段时间,我好象什么都没想。只盼着象医生们说的那样,如果是脊髓昏迷,一周不“醒”看三周;三周不“醒”看三月神经每天才恢复一毫米……结果我一直等待到现在。

    我之所以能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曾经还健壮的体魄给我提供了坚强的保证。伤后一个月,我的体重从68公斤减轻到35公斤.

    当时是四月,天气正是渐渐乍暖还寒时候。那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没有白天和黑夜,只有不停地敷药、输液、翻身、活动……自己不停地安慰自己,再养一段时间就会好了。什么叫终身残废没有那种概念,我相信我会好的,一切都会和以前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