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连张嘉树
大连张嘉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1,360
  • 关注人气:10,6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评徐连君的歌词

(2012-11-12 08:06:47)
标签:

文化

分类: 一家之述

真情上口 触动心灵

——读徐连君的几首歌词

张嘉树

 

    我和徐连君是老哥们儿。他大我一岁。认识他,是在1982年夏天。当时我大学毕业,在大连日报社主编《青春》专刊。徐连君与杨道立、曲朝阳等人是作为“文学青年”被团市委推荐的采访对象。一开始,因为我也写诗,没太瞧得起他,也没有单独为他点写什么。后来,我在大连日报副刊读了他写的一首关于鲁迅的长诗,真的是敬佩由衷。除了与他偶尔聚会喝点小酒,总是愿意问他有无新作。事实上,一个诗人,能够拥有几个喜欢并能读懂他的朋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算是徐连君的一名忠实读者。大约到了1999年前后,我和徐连君、邓德轶、许建三兄弟一起以“足球城四大扯”的名义在《东北之窗》杂志等媒体发表球评文章,我发现他那时就很擅长歌词了。记得他曾经写过一首足球的歌,把足球比作太阳。可惜那时没有把这首歌作出曲子来。2005年秋,曾经主编过《星海词报》的北京中视远图老总丛者甲老师来大连同时开拍两部片子,约我和徐连君每人写一首主题歌。后来我们俩的歌词都谱了曲。我记得丛老师曾经说,写得很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和连君一起作为大连市音乐文学学会的副会长,辅佐会长宁岗老师,每每在一起,把酒话诗词,很是快乐。不知不觉之间,我对连君的歌词也愈加喜爱与推崇。去年大连金州新区旅游局主办大樱桃节,连君出任总导演,并写了一首主题歌,由曲致正老师作曲,演出后颇受好评。这是继某届大连国际服装节之后,连君为大连节庆写的又一首歌。

    所以,我认为连君的歌词,是有质量的,有品味的,是可以读懂,能够唱响的。

    连君要我为他的歌词写点评语,我真的有点为难。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熟悉的越不了解。我要来了他的几首歌词,细细品读,风格不同,长短不一,给我的第一感觉却是一样的,那就是真。真情。歌词没有真情,就是没有灵魂。无病呻吟或空话大话,都是歌词的大忌。连君的歌词非常朴实,饱含真情,那是他自身丰富生活经历的写照,也是他对火热社会生活观察的结果。真情来自真爱。连君童年长在海边,人生路上经历许多曲折,他一直生活在基层百姓的群体之中,对生活始终保持着火热的激情和乐观的情绪,真正做到了“宠辱不惊”。所以,在连君的歌词里,你看不到什么悲哀和抱怨;字里行间,流淌着爱的真情,真情的欢乐。《前世情人》写的是亲人的爱,“呼唤”,“笑脸”,“酒窝”,“春天”。自然而然,亲切生动。《我是长江黄河的儿子》,写的是大爱,对祖国的爱,寥寥八句,毫无造作。《居家过日子》写的是老百姓的爱,就像唠家常,絮絮叨叨却又实实在在。

     连君歌词的第二个特点是上口。在我看来,歌词是诗,但又有异,最大区别就在于歌词可以唱。这一点说来简单,做到不易。徐连君的歌词都是可以唱的。我读他的歌词,也是唱着读的。虽然曲调未必好听,但是唱着唱着,就会找到歌曲的感觉。当然,上口绝不是千篇一律。连君歌词的风格是多样的。有的大气,有的婉约,有的浑厚,有的简洁。有的可以成为进行曲,有的可以成为流行乐。有的可以合唱,有的适合独吟。这些歌词的共同特点,就是在流畅上口的韵律中带给你画图的美感。在《中国茶》里,“柔柔的水,清清的茶。久远的琴声,古朴的画……”朗朗上口的诗句,一下子就为我们铺展出一幅栩栩如生的水墨画。在《爱情果》里,我们读到的诗句虽然有点长,但是依然十分优美动人,以至于你在唱出来的时候依然充满甜美的悠扬,那风格有点像《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昨夜春风摇红了满树的大樱桃,大樱桃把我的心甜醉成一首情歌。我的爱是否香甜了你的梦?我的情是否点燃了你心中的那团火?”事实上,由于作者熟练掌握了歌词的写作技巧,我们在读这样的歌词的时候,感觉娓娓道来,非常流畅。

     连君歌词第三个特点,是有哲理。一首好歌,总要给人一些思想上的灵魂上的启发或者共鸣。这种东西,有的是新鲜的,有的是古老的,有的是朴实的,有的是深刻的。不管怎样,都是令你心动的。在连君的歌词中,这样的富有哲理的诗句几乎处处可见,而且自然贴切。《家乡的传说》从“三百六十五个村庄”唱到“三百六十五个日出日落”,最后唱出一个结论:“唱着家乡不老的歌”。这种自然精到的写法的确令人赞叹。《中国茶》由品茶“品出了唐诗宋词,回味了秦砖汉瓦”,不能不说是对茶文化的画龙点睛之概括。《我爱我的幼儿园》原本是一首儿歌,但是在连君笔下也是充满哲理:“老师说:唐诗里有你也有我。”还有那首《居家过日子》,“理讲多了,情就淡了。人在屋里,心在窗外。”真是话语浅显,寓意深刻。

    上述三点,未必能够概括连君歌词全部优点,但能做到这三点,已经很伟大了。伟大不等于完美。作为哥们儿,我还想直言,连君的歌词,有的还略显粗糙,推敲锤炼不够;有的还略显仓促,似乎意犹未尽。但我相信,在未来岁月,连君的歌词必将大放光芒,大有可为。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歌词是当代中国文学作品中的佼佼者。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当代最有影响、读者最多的就是歌词。如果某一天徐连君获得了诺贝尔奖,这有点异想天开。但是,如果哪一天,有中国词人获得了诺贝尔奖,却是理所应当。而且我敢说,那是代表着一大群辛苦的歌词作者的荣誉。那里面有他,也有我。

 

 

评徐连君的歌词

2009年春节,我与宁岗老师(左4)、徐连君(左3)在开发区民族学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