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连张嘉树
大连张嘉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1,360
  • 关注人气:10,6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嘉树纵论滚子文化(之四)《耗子泛滥怎么防》

(2012-03-13 06:17:55)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家之述
号子,耗子防不胜防
    目前大连滚子存在的最大问题除了我上篇文章讲到的“统一度量衡”问题,就是“号子”问题。
    所谓“号子”,就是同一帮的两位互相之间用肢体语言或与观者合谋通风报信的一种手段。规则好统一,号子难消除。有人说,现在打滚子几乎都有号子,只不过有的人隐藏一些,有的人明显一些。而正式比赛如果号子成灾,那势必影响其公平竞赛。
    号子有明号子和暗号子两种,明号子里面有些已经约定俗成,变为一种公用的信号,就像战争年代的两颗红色信号弹一样,用2鼻子吊主,表示强吊主,而不急于出副牌。而暗号子那可就是五花八门,各村都有许多高招,大凡两个人搭档超过两三次以上,都会有些号子。比如,有的人出牌重重地摁一下,表示他家在本花色上有大牌,还有的人说“快出”,表示可以接出这门牌,更有的人摇头不算点头算,动作幅度过大,引起对家抗议。这些号子都属于低档次的。还有一种号子很难界定,那就是两个人的一种默契,是眼神也好,是表情也罢,一切都在默默中,让你很难察觉。这大概是最高境界的号子。我前年和大连电视台孙克到成都蒲江,采访之余与徐弘、柳忠长打了三锅滚子,那是输得屁滚尿流啊。回到大连,我跟圈里朋友讲起这事,他们哈哈大笑:“徐弘和小柳那个号子太厉害了,简直就和没号子一样。”我想,在滚坛上,徐柳搭档恐怕已经是炉火纯青的最高境界了。
    我打滚子很少使用号子,这不是不想用号子,而是嫌累。记得去年和朋友玩,曾经和对家制定了一个暗号,那就是把牌打开,表示我没有大牌;把牌合上,表示我有大牌。可是在具体实施中,由于思想遛号,导致号子不灵,常出错牌。后来,我们俩强迫各自严格按照号子出牌,玩了两锅下来,让对方看出破绽,是大是小,人家也明白了。后来,干脆也不玩号子了,全凭本事打。
    号子危害很大,轻则搅乱滚子秩序,重则伤了朋友情意,实在应该清除。记得前些日子在一家茶楼打滚子,我和老D一帮,对阵杨赤和老门,就因为老D出牌用力过猛,暴露出了号子的奥妙,导致杨赤面红耳赤,这位京剧大家让老D闹了个大花脸,最后不欢而散。与之相反,也有的朋友打滚子从来不用号子,比如迟尚斌,我和他搭档玩了三四次,他从来没有什么号子,但你能从他的气息里感觉到某种信息,这大概算是滚坛英雄了。
    如何消除号子,实在令人挠头,在前年的滚子研讨会上,有人建议在桌上挡两块布或板,一如桥牌,但大多数人表示不妥,这样做会失去滚子的热闹劲。有人建议用不哼不哈来解决号子问题,也就是说打牌过程中谁也不许说话,屁也不能放,但是恐怕仍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表情都是无声的语言。还有人建议,设裁判一人,对某些明显的玩号子者给予黄牌警告、降级和判罚输局,但是这也很难实施,因为有些表情是很难认定为号子的,有些号子又很难从表情里看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人就说了,干脆就放开打吧,比就比号子,让号子自由泛滥吧。他们的理由是就像足坛的假黑丑一样,滚坛的号子更能增加滚子的乐趣和魅力。
    我作为滚子文化的发起者,至今苦思冥想也没有找到治理号子的尚方宝剑。一日,偶发奇想:号子者,耗子也。多年城里耗子泛滥,曾经灭鼠屡灭不绝,而今小区高楼林立,耗子早无藏身之地。滚坛号子也如此,大家都讲究起来,谁再玩号子那可就是道德品质问题,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了。(2006年4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