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铁舟
铁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050
  • 关注人气:2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二个访谈:一半蓬勃明丽一半颓废惆怅

(2019-01-19 10:37:11)
一半蓬勃明丽一半颓废惆怅
——中国作协会员、诗人懒懒访谈录

第二个访谈:一半蓬勃明丽一半颓废惆怅

铁舟:(湖北省作协会员,诗人,以下简称“铁”)
懒懒:(本名蔡琼芳,70后,中国作协会员,湖北省作协第十一届、第十二届签约作家,出版诗集《她来自森林》、《隐约有离场的动静》,现居湖北监利。以下简称“懒”)

 一、 铁:记得你出版第一部诗集《她来自森林》后,我在《荆州晚报》用专版推介过,当时的通栏标题就是“她好像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你还记得我们怎么就认识了?你怎么就突然写起了诗歌?

     懒:铁舟兄好,好久不见哈!是的,我最开始写诗不久,便获得你和章池兄的关注和鼓励,还很荣幸被《荆州晚报》用了一个大版面推我。不觉写诗已经八年,写到现在,开始有点想要有所沉淀。回看与诗相融的这几年,真是像梦一样呢。是一个美梦,更是一个幸运的梦。我2010年开始写诗,《她来自森林》组诗就是2010到2013年之间断断续续写的一些短诗,直到2013年我把它们集结成组诗贴在新浪微博上,随后被全国很多有影响的诗人们热转,用朋友的话说我是先从网络上“红”起来的诗人。嗯,想不起来怎么就开始写诗了,也许是年轻吧。我觉得年轻人写诗是自然的事。

二、铁:我注意到,有人评论你的诗歌作品用了“小东西”这个词。我们都知道,诗歌作品不能以长短来衡量和判断,但是越是短小越不好把握,请问你是故意为之,还是随性使然?

懒:“小东西”是评论家雷喑老师说的。2014年张执浩老师主编的《汉诗》推出“新楚骚”诗人,《汉诗》选了我,二十几个页面要推诗还要有相关评论文章,于是我通过微博找雷喑老师问他看能不能为我写评论,他当即就答应了。因为刚好那之前我被成都的一本民间诗歌刊物《自便》推选为十佳“自便诗人”,颁奖时我去成都领了奖,认识了雷喑老师,他是那个奖的评委之一。那次见面雷喑非常肯定我的诗歌创作,给予我诸多鼓励。他说他会给我的诗歌写篇评论文章。雷老师后来写出来的评论文章标题就是“小东西”,我想他一方面是在说我的诗歌都比较短,另一方面他也看出了我善于从细节处,从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物上捕捉诗。那时候的我关注“小东西”没有任何故意,也许因为我是处女座吧,关注细节是我特质的一部分。读雷老师的评论后我也反省过,发现我确实容易被安静的小东西或者安静的瞬间(细微)打动。

三、铁:著名诗人于坚有本书叫《拒绝隐喻》,同时我注意你在创作中,很大部分使用了隐喻,比如《煮稀饭》中对性的隐喻,就很微妙,请问你在创作时注意到这些技巧或者表现手法的运用吗?

懒:《煮稀饭》这首我倒没有发现有性的隐喩。要牵强一点儿说,有那么一丁点儿女性意识以及对女性意识的觉醒,是对自我的审视和观察。一直到现在我的诗歌写作都没有依靠过任何写作理论,我不懂理论。读的诗不多。实际我写诗之前阅读并不多。阅读量多起来是写诗以后,读的还大都不是诗歌类,更多读的是小说,好像文艺类的书籍除了诗歌都读一点,电影摄影美术雕塑哲学等都让我好奇。所以千万别让我谈写诗技巧,这对我来说比写诗还难。有一次我去武汉参加活动,几个武汉诗人说他们曾谈论过我的诗,他们说我相信直觉,说我是在凭直觉写诗。我也不知道呢。
四、铁:我注意到你诗歌题材的宽泛,比如性,比如乳罩,比如月经,这些很隐秘的物件被你随手拿出来,你意识到这是种很危险的冒险吗?但你都处理的恰到好处,请你谈谈这种冒险是故意还是无意?

懒:我觉得新时代的新女性写作,偶尔涉及性或是不可避免地写到性,被觉得是“危险”这件事我只想保持微笑。我承认创作也许都是冒险的,某种意义上说创作等同于生命力。性难道不是一种生命力吗?而且女性理解的性我认为更具有文学性。我现在有时回读早期写的具有性灵意识的诗,我会羡慕,觉得很美丽。那时候生命力蓬勃,自然地写出那些诗。现在进入中年,我更着迷诗中的孤心,空间感,时间的流逝等。

五、铁:你大部分作品都是使用第三人称,你也曾经写过“她系列”,你的作品中,大多是表现细微的情感,有时蓬勃明丽,有时颓废惆怅,说说你的作品对你日常生活的介入?

懒:“她系列”一直断断续续在写,在我的公众号我在2015年做了个集结,那时有七十多首了,到现在又续写了一些。这些“她”里,有我自已觉察到的自已,有别人那里反弹回来的我,别人看到的我,也有我看到的其他女性。总之是一“群”女性意识。也算是一种自觉的审视,对自我、对女性、对女性意识的局限认识。我觉得对诗的解释不宜说尽。对日常生活的介入?你是说写作对生活的影响吗?有吧。很明显地,写作和阅读已经改变了我对生活的态度。

六、铁:我记得你好像不是监利本地人,你的作品中也没有明显的小县城和地域标记,请问你觉得县城于你,是理想中的生活所在吗?县城的庸常对你的诗歌创作是帮助还是桎梏?

懒:是的,到目前我没有为县城的某一条河流某一条街道写过一首诗。我诗里的监利地域标记没有显现。但我发现我最近几年的创作,有意无意地在书写一种城乡结合部的气息。这与我居住的环境有关,我住在县城某处的一个城中村。有意思的是,这也是我进入中年后,对自已一种很舒服的认知。城乡结合部,怎么形容呢?真的有点儿像是在说中年,既不青春也还未衰败。既现代又有点陈旧。既优雅又粗糙。一半蓬勃明丽一半颓废惆怅(借用你的标题,嘿嘿)。如果说最开始写诗的我,潜意识有一种骄傲,一种逃避。一种假想的优越。那么人到中年,我迅速地服从了我的成熟,落地。认识自已的局限与不完美。回到这个城乡结合部的巷子里。现在我每天都穿几条巷子上下班,内心踏实。至于庸常,哪个地方都有吧,你知道这取决于什么人的日常。我去年在微博上写过:好像我从未觉得远方在远处。我想我是一个赞美日常的人,我很大部分的诗歌创作都来自日常。

七、铁:在不同场合,我曾介绍你是我们“荆州的三毛”,不定准确,或许错误,请问你如何评价你自己,或者你希望成为怎么的自己?

懒:讲真,介绍我是“荆州三毛”我内心是抵抗的。首先,谁都不想要活成别人。即使平凡普通,能活出自已最好。其次,三毛的书我读的少,书架上她的两本书还是从前你们说我像三毛,我才好奇读的。我和三毛截然不同,她是感性的,会用尽全力去爱一个人。我特别理性,我更爱我自已一些。准确地说我有点冷。我评价不了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相信一个人的一生都在学习成长,而且我骨子里是个反标签的人。前不久我读到一个喜欢的句子:“流动,但不成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