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薇
紫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5,631
  • 关注人气:1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报怨以德还是报怨以直抑或冤冤相报?

(2013-04-17 23:49:16)
标签:

转载

分类: 他山之石

    这两天网上都在评析复旦大学的室友投毒案。虽然案情尚不清楚,但任何唏嘘声都不足以减轻这个国家丢失一位像黄洋这样的青年才俊之痛,其至亲更是情何以堪啊!

    网上有人在追寻责任,并引用了钱理群先生的话针砭:我们的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大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我们的教育体制,正在培养大批这样的“有毒的罂粟花”。

     每每有问题,我么脆弱的神经首先就会想到教育出问题了。这也确实可以证明教育的确出问题了,要不,怎么一有事让教育给摊上个嫌疑犯的身份?

     糟糕的是,一种幼稚的思维:教育出问题,社会不受质疑,家庭教育不受质疑,唯独学校要担起所有的罪责。

     一个人的德养,学校教育能起多大的作用?个人之见,其实,德性品行是家庭的影响力要重要的多。父母在许多细节中如果对孩子的引导,孩子以后一定以相应的方式处世待人。

    前天早上第一节课,我一进课室,发现女儿满脸是泪。见我进了课室,马上擦拭眼泪,但瞬间又憋着嘴,泪珠不停地滚落。我猜想一定是受了什么委屈,她轻易不会这么压抑自己哭的,通常要哭就会一定嚎啕。我走过去问了句:“怎么回事?”旁边的同伴纷纷争着说:“源源的一个本子被妍羽撕掉了好多张送人了!”

    我语气相当严厉地对女儿说:“至于为这事哭一顿呀?你不是有那么多本子吗?”

    “她明明知道这是我的本子,我告诉过她,还给她讲过这本子里的图画,她却故意说不知道,还撕掉送别人!这算什么朋友呀?”女儿哭着说出缘由。

    哦,原来是这样。本子被撕掉了不是重要的,在她看来,她似乎不满意妍羽的“欺骗”言辞。她跟妍羽是最要好的朋友,因此就格外容忍不了有这样超常的事情。

    要上课了,我只能说:“好了,妈妈知道你会自己想通这件事的,也会依然当妍羽是好朋友的。”

    在整节课中,有大半的时间女儿陷在悲伤的情绪中。她又怕我责备,就强忍着不敢哭出声,但眼泪却直流个不停。一见到我的眼神,马上又双手抹掉眼泪,开口读书。

    下课后,我走到妍羽面前,尚未开口,她笑笑说:“我不知道那是她的本子。”

    我说:“这个不重要。不过,你等会想个办法安慰她一下。你会吗?”

   妍羽懂事地点头,笑着走开了。

   下午放学后,我问女儿:“今天过得怎么样?”

   “妈妈,我今天写一篇日记,题目叫:‘大方之家’。”

   “为什么呀?”

   “你知道吧?今天我的本子哦,那件事弄得我很难过。因为,我不喜欢她说假话骗我。不过呢,在下午的体育课上,你知道吗?妍羽站在前面的一排,回过头来对着我会心一笑,我就原谅她了。”

   “哦,什么是会心一笑呀?”我真听不懂。

“妈妈,就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懂的那种笑。我从她的笑容里知道,她是希望跟我做朋友的,并且也用笑容告诉我她已经跟我道歉了。”女儿很高声地描述她的感受。

    “那为什么写‘大方之家’这样的题目呢?”
   “因为我很大方地原谅了她的错误,她也很大方地不计较我发脾气呀。我觉得我们的心胸都很大方,很大度,像大海一样宽广。”她似乎很有成就感。

    真好!

    昨天,女儿写了两篇日记。第一篇是在教室里写的,写了接力赛的过程。第二篇是晚自修后回到家自己要求再写的。

    她说:“妈妈,我今天要再写一篇日记。因为,我觉得太有意思啦。”
    我很惊讶,她对写日记这么有兴致。

    “你知道吗?我发现我身边有好多榜样。我就写一篇题目叫‘榜样’的日记。”她显然为自己的发现充满喜悦。

    我在忙着整理房间,她一会儿工夫就写了一篇“榜样”出来了————

          日记一则  

        2013年4月16日

         榜样

      今天早读时,我听到坐在我后面的可可遇到自己读不通顺的句子就反复读,直到读通顺为止。

      中午,我跟吕歌去弹古筝,我发现吕歌凡是自己弹不好的时候她就会拿起谱子读一读,再弹时就好多了。

      晚上,我发现饶韩滢写作文的速度很快,并且及时交给刘老师批改。

      她们都是我的好榜样。

 

     我本来想指导她应该再写得更具体点,多一两个细节才好,但觉得这样会挫伤她的纪事兴趣,就说:“这是了不起的你!你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要好好珍视。”

    今天我们上《老子》第六十三章,讲到“报怨以德”这句话时,我跟孩子们讲:“以你美好的德行回报别人的过失……”女儿对着我微笑一下。我告诉孩子们,不可以在任何时候都是“报怨以德”,孔子就不同意这种态度,他说要“报怨以直”……许多孩子瞪大眼睛,似有恍然大悟之感。

      一个人的心灵装进去的是什么情感,其释放的必然就是同样的情感。我从来不敢轻易忽视女儿的每一次超常的言行,“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塑造人心这样的大事,更是要谨慎细致。

     我不知道那个投毒害人的复旦学生心中有着怎样的积怨,但我知道他的心灵一定从来没有被好好疏导过。能进入复旦大学是多少中国学子的梦想啊?可是想想看,两个学子的生命就因为这样而结束了,想必两个家庭是未曾预料过的吧?更为可怕的是,我们有谁还敢轻易让自己的孩子跟室友相处?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是谁造成的?

      想起我的中学时代发生过的一件事,有个室友有天突然说自己放在箱子里的钱被人偷了。最后查到一个陈姓女生,被认定是她偷了钱。因为那天早上,她去过失钱室友的床边把一包方便面丢进该室友的床上。是失钱的室友托另一位通校的同学买了方便面,通校的同学来不及进宿舍,就在门口把方便面给了陈姓同学,让她放到失钱室友的床上。陈同学说床是被蚊帐围着的,她只是撩开了蚊帐随手把方便面丢在床上的。

      离高考还有两周了,陈姓同学几乎每天晚上都被学校领导找去谈话,通常都谈到深夜才回来。经常听到她的啜泣声。有一天,我安慰她:“你别难过,确实没偷她的钱,人正不怕影子斜,就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但如果真是拿了,你就还给她,认个错吧。”她跟我说:“我压根就没碰过她任何东西!但学校领导说只要我承认了,不会对我记过,就让我好好复习,只要承认就行了。我根本就没拿,承认什么呀?”

    后来,被大家认为非常有希望入重点线的她,最后只考上了大专分数线。

     到学校领取入学通知书时,老师当着我们的面告诉她,说偷钱的嫌疑被解除了,因为调查后有另外班级的两名女生证明她们是看到陈姓同学那天早上确实去把一包方便面扔进了那个同学的床上,很快就离开了,并没有看到她动过床上的箱子,更没有听到过撬开箱子的响声。

    我的那个同学对老师说:“那两个证人是谁?我要当面感谢她们!”我当时非常震惊她怎么会如此平静?

    多年后,我终于明白,陈同学的家长对她的影响至关重要。尤其是在事情发生后,她的家长曾经对她说:“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你不会做这种事。如果这是不白之冤,永远洗不清的话,你也别放在心上,用你一生的善良告诉跟你相处的每一双眼睛,你的清白不需要证明!”

     多年后,我们再见面,遇到那位失钱的同学(没有考上大学),我们很多同学也在传说她根本没有失钱,纯粹是造事,因为平常就爱惹是生非。但我的那个陈姓同学并没有因此而心有怨气。重点大学上线,她觉得是自己本来不够能力。

      抱怨以德?报怨以直?疑惑冤冤相报?看每个人的格局而定。我们做教育的,做父母的,就是要培养孩子的大格局。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