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顺
阿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8,910
  • 关注人气:1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十八年后,且听风吟

(2017-05-01 21:06:37)

2017430日,对于朴树及一直追随着朴树的粉丝们,是个历史性的日子。这一天,朴树的第三张专辑《猎户星座》数字版首发,当晚,他在北京举办演唱会。他的粉丝都会抱着一种宽容的心态过来,因为他的个唱几乎每次都是状况百出,忘词大王是他的标签。但那晚,朴树基本没有出错,现场效果也基本是这十多年最好的一次。他说,这次不紧张,真的,他强调,不紧张。看得出来。Talk环节他每次都剖心挖腹跟观众交流,眼神若小动物敏感呆萌真诚,这些年,从未变过的真诚。这真诚感染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且听风吟》的最后,他想起了这些天这些年来的不易,哭了,抽泣的声音清晰听得见。大家像宠爱一个孩子一样宽慰着他,流着泪鼓掌,那也曾是你我的模样吧。朴树说,好久没他妈的这么哭了。他说,在学着接受不如意的东西,但好难啊。

好难啊。这么多年。做喜欢的事情好难啊,喜欢一个人并且一直喜欢下去,好难啊,坚持一些底线,好难啊。朴树说,所有你曾经嘲笑过的,你变成他们了。

对我这样温和的人,更难。这些年,做过很多事儿,却终究还是想做自己喜欢的故事。做公司,也不愿做个管理者,就想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地做出来,跟更多的人分享一个个少年故事。在朴树演唱会前一天,一个西装革履的股东盯着我,说从不怀疑你会成为一个很好的管理者,因为越来越多的事情会逼着你变狠心,你终会变成你讨厌的那个人。我微笑,接受,但是好难啊。“我们都遍体鳞伤,也慢慢坏了心肠。”似乎,我们只能在仅存的几个朴树一样的歌者里寻找那份赤子情怀,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1999年,我第一次听到朴树的歌,被《妈妈,我》打了鸡血。有个跟我一起文字论剑的同学马会强,隔三岔五与我讨论朴树郑钧许巍张楚窦唯何勇唐朝,我们在一片低头苦读的高中生里骂骂咧咧故作姿态。2017年,十八年过去了,除了喜欢朴树,很少有事情能坚持这么多年。十八年,当年跟我文字论剑的马会强在杭州做着跟电视有关的工作,依然喜欢朴树;十八年,老妈催婚催了无数次,感情潮起潮落,依然喜欢朴树;十八年,同事换了几茬,依然喜欢朴树。发布《猎户星座》前,我守着网易云音乐,激动地跟同样喜欢朴树的好兄弟金秋说,等待这张专辑的感觉像是朝圣。一个十四年前因为朴树沸点论坛认识的朋友说,看,这些年,大家都变了,朴树也变了,但是有些东西,一直没变。我说那东西是什么,他摇摇头看着我说道,说不出来,但就是知道,可能是一种力量吧。十三年前,老妈说,朴树这么抑郁,就能给你力量?我没说话,但就是知道。我们习惯了从伟大里寻找信仰和力量,但命运如此怪异,偏偏遇见朴树,对,他的音乐给我力量,陪我走出乌云压境的高考,陪我走过开满夏花的蓝天。如果有一种宗教叫拜朴树教,我肯定是忠诚的教众。 ​​​​

我发现我是真的对喜欢朴树的人会生发出一种自然而然的亲近,他们大都有一颗想装逼而不得、有梦想在奋斗、即使全世界都去抢银行但也不会跟他们捆绑的善良初心吧

朴树老了,依然很帅,迷妹越来越多。我也老了,肚子有了赘肉,减肥拖沓缓慢,没有粉丝,只有满脑子数不清的工作和困惑。朴树已不是当年的朴树,不必较劲,谁都会成长,你我也不是当年的你我。他唱完新歌《清白之年》,有女生大声说,朴树,你长得好像我爸爸。观众一阵笑声。朴树笑起来,请问老人家高寿今年。哎呀,我的天,朴树竟然在舞台上竟然在他的演唱会上开玩笑了,这是奇迹啊,就像他不忘词一样的奇迹啊。所有人都很开心,我知道并不单是为朴树开心。

《妈妈,我》结束,他说,我这样温和的人唱这么躁的歌,爽。他永远在自嘲,你看我都这样了,我还是希望给大家正能量的。想当年,他可是最纠结这首歌的歌词的,他不明白且困惑当初和现在的自己,成长成为负累。而现在,再来不及的狗屁青春都被岁月清洗,万事都释然。于是他唱起来,跳着,大喊着,他说,我相信我会怀念所有那些曲折的。

《猎户星座》发布时,我跟正在筹备的一个跑步/马拉松热血电影《起跑》的导演周青元开会,他见我心不在焉,说,朴树新专辑要发了吧?发布后,翻来覆去听,就为了晚上磕磕绊绊的青春盛宴。《起跑》是部关于成长的电影,会很燃,里面的儿子为了冰雪马拉松付出了很多,他奋力对抗着命运,想着怎样才不用去后悔,度过那些拥有稀罕的梦想的日夜。想起我第一部长篇小说《交口称赞》,最后的结局用了朴树2013年上海演唱会的场景,朴树成为故事里男女主角的纽带。我寻思着我第一部电影长片《起跑》,肯定也会用一首朴树的歌吧,并不是刻意,而是一种情绪的传承和梦想的致敬,况且,有那么两首,真的很合适。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任性。对,就这么任性,爱谁谁。

我们总是在所期待的一个什么人什么事上感受自己,那些未得的自己,好的和不好的,哭的和笑的,我的那些秘密,我的九瓦台灯。他四十多岁了,我三十多岁了,已经没多少人愿意在蓝天下将最好的年华奉献,更多的事情是在演出新的人间化妆舞会。然而无论如何,我们都是愿意寻找同类的人,无同类,不乐。所以想到现在我们仓颉影视一直都做“热血少年”的故事,似乎也有些朴树“天真作少年”的影响。无所谓了,我们终其一生,真的就是在寻找同类,一起开心欢喜,嘲笑苦痛和傻逼。所以听到《猎户星座》里将《New Boy》改为了《Forever Young》,激动地要跳起来,“Just那么年少,我向你招手,让你看到我混账到老,天涯海角天荒地老,等你摔杯为号。”

大家都知道,朴树是个“轴逼”,艺术家不该都这样嘛。我一直想轴下去,无奈现实多无奈。像他说的,好难啊。2007年,他写了《The fear in my heart》的曲子,一直未作词,前些日子刚写完,他没觉得多好,却是正合他的心境。因为没有草原,就忘了你是马,这样的日子谁都经历过吧。躺在青草上仰望的日子再也回不来,我们真的像那朵云彩一样,来不及回头望。有时候就陷在这样的情绪里,为难自己,矫情神伤,梦想成为说辞。所幸时光不再。时光终于来到希望的田野上,无论生活艰难还是活色生香,可能还有什么人,再让你幻想。“只有奄奄一息过,那个真正的我,他才能够诞生。”他这么唱,我们这么想。

430日的北京演唱会,可能是这十八年来朴树最好的现场演出。他没有紧张,那张在风尘中从未遗忘的清白脸庞一直在微笑,“当我一微笑,所有的困难,都灰飞烟灭。”他甚至《平凡之路》时有些刻意地张开了双臂,像要拥抱新世界。或许他没有刻意,自然而然,那一刻,那个顶天立地的,那就是他。

那个顶天立地的,希望也是你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