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2012-07-02 14:02:21)
标签:

杂谈

分类: 调笑令——闲言碎语

天津那次《谢瑶环》,小爷尚在襁褓。到了“花园”那折,小东西在我怀中沉沉睡去仍不能释手,我便是这么倚着沙发看完的。当然,事前经历了许多的纠结,是明知不可能奔到现场,也明知很可能是经此再无二次,由之而生的各种情绪。那短短数十分钟的美好,经电视屏幕隔着山山水水打了许多折扣,到底深印于心,虽有遗憾,但或者也是当时情境下的最优选择。

 

后来梅大的探母,毫无犹豫地去了,不是去看戏,戏到底只在其次,这戏,这人,这人,这戏,纠缠在一起,看戏的时候,难免一时忘乎所以——舞台自有它的魔力,而舞台上的人,既是魔法师,又是魔法本身。

 

做粉丝也有一段不断的时间了,这么些年,当一切成了习惯,还记得最初心心念念的么?也曾叹息,未曾在最好的时光相遇,而那些戏,到底渐渐地尘封在别人的记忆里了。如果不是偶尔见到的视频音频片段,你又怎知她是如何成为今日的她,成为你所爱的,这样的一个她?一个不甚完美却会熠熠发光的她?时间哗啦啦地流过,而那些日子,你尚童稚,你尚懵懂,后来你会说那些“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酸话,你会为年华老去时光无情而扼腕叹息,再后来,你也老了。你说,对的,这才是对的。能擦肩,能有交集,就已是造化恩宠。

 

自然,我是没机缘看《天下第一楼》的,但后来断续看《北街南院》,看朗诵会,看纪念演出里她短短一段玉雏的台词,三不五时地又见她接各种戏打各种酱油演各种妈妈奶奶婆婆,心里便是安乐的,知她一切甚好,这大概必须是脑残粉的境界之一。

 

自然,这辈子也别想再看《秦香莲》、《宝莲灯》、《李清照》、《恩仇恋》、《蝶恋花》等等,但我总归还是看过她的戏,痴过傻过乐过疼过,所得虽未必能尽偿不足,但也差不多了,不可太奢求,这是我个人所谓脑残粉的境界又一。

 

同理,83、85、87、89、92、95、05、06……这些都过去了。过去了也就过去了。现时的机缘,抓住就好,而以后如何,你我谁能得知?有人问我,若有一天她离开舞台可会伤心难过?我想,遗憾是有的,但不会伤心。我接受时间的安排,尊重对方的决定,虽则依个性而言她们终不会彻底说告别说退隐说GOODBYE,但若果真有这一天,我心中充盈的,只有满满的不舍和爱,然后笑着挥挥手。

 

因着早知道从来遗憾常有,顺遂心愿不常有,如今反而更贪恋一些了。美丽的人美好的事,我们终其一生能亲历亲见亲身体味的,不足万一,便越是舍不得放不低丢不下。能在舞台下注视那团光,那一刻你便去幸福地眩晕吧,管什么以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