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打了折扣的回忆也是回忆

(2012-05-19 16:40:18)
标签:

杂谈

有时候,回忆就是在那么一会儿突然溜了出来。尽管你以为都淡了,都过去了。

 

那是几年前呢?某次偶然得了消息,叔的《沙桥饯别》,婶儿的《写状》,难得的戏,难得的彩唱,于是大家都激动了,天南地北的几个也跃跃然要奔来,与我们而言,这是另一种节日。

 

不是公开演出,忐忑地打电话要票,很顺利地应了,很快地得了,望外之喜是,居然还有两张第一排。接着便是倒计时的日子。

 

那也是我最忙乱无序的一段,天天加班,各种琐碎繁杂,到了临演出那天,丫头在公司等我下班,拖到快七点还没结束,匆匆把事情交代给同事,就那么不管不顾地拉着丫头往政协礼堂奔去。帝都的晚高峰,从建国门外往太平桥那边,地铁、出租、拔腿狂奔......看灯火照亮的整个城市,车来车往,而我们和来来往往的人流似乎并不存在于同一个空间......

 

落座已近开场,叔的饯别并没仔细看,其间是不断地出去接电话,烦躁,进进出出,直至《写状》开场。

 

那一袭红最是能抓人神魄的,但也只是迷乱了我们的眼,几个人嘴里总归是喃喃的,或惊或叹,一忽儿也离不开台上的那个人儿。她啜泣,她嗔怨,她娇声,她掩面......她害羞带俏一句“我叫桂枝哟——”时的眼波,她携那小生翩翩舞动时的脚步......总归我们是不放过这些细节的。及至她被那小生轻轻挑一下下巴时,我们台下的几个简直是要有些醋意了,仿佛这世上除了叔,除了叶少,倒也没人有资格或者配得上如此的。转念一想,大概也许我们这几个轻轻近一下芳泽应该不算是唐突了佳人,这么想着,难道不会有笑意悄悄浮上你我的脸么?

 

谢幕时,丫头和大拿颠颠地捧着花上去了,献花、合影、乜呆呆盯着看,这也许是每个NC粉曾经干过的事儿,我们自然也不能免俗。

 

接着就去了后台。她只着单薄一件半旧的水衣,对着镜子里正在卸妆的她轻轻挥挥手,她便扭头来给一个笑,伸出手来轻轻捏一下你的手尖,那么柔软温暖的手。然后她继续,我们仍是痴痴看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她说着那些不咸不淡的闲话,一直如此。就这样站在她身后,没什么话,无从说起,难道还需要表白么?几年后的类似场景时,我站在那里,看她发根处泛起的层层白,一下子五味杂陈地意识到,时间啊,终究从不曾格外偏爱谁。

 

到了要离开的时候,我说“抱一下好吗”,她便笑着任我拥住了她,不敢十分用力地,感觉一层潮湿温暖的气息隔着水衣沁过来,亦不敢停留太久只怕愈久愈是不舍。接着她们几个也重复了这个温柔的过程......她又送我们到门口......彼此说着“回见”,我们心里却明白这下回不知是何年何日。

 

......

 

就是这样的一些片段,在我一个人走在冬天积雪的帝都街头,或者深夜站在地铁站内沐着列车带去的一阵凉风时,便会想起她,忍不住笑起来。在越来越淡,越来越远,越来越难得见的日子里,这些,仍然寄存于某地,不曾离去。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曾经的呆傻癫狂,虽有遗憾却也无憾。

 

到如今,也只能写到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你明的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你明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