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0-04-28 17:00:24)
标签:

杂谈

分类: 长相思——思伊成狂

昨晚一边做家务一边听完了北京台一个关于某人的广播录音。

 

是《李凤姐》的第二年,那么真的很早期的录音了,而且还蛮隆重地带着乐队,准备着稿子(某人忒明显照着稿子念的腔调呵,还四字排比,还拽文~)。

 

“想当年兄妹卖酒梅龙镇上”这段太珍贵了,吟板很好听,按照某人说的,这个戏可能根本就没有留下完整的音像资料。80年代以后的新编戏似乎都是如此,演过了也就罢了,因为戏本身是按照个人特点量身打造的,所以如果本人不演,基本上这个戏也就过期作废了,蛮可惜的,体制的原因也有,戏本身的原因也有。

 

京剧新编戏的短命,让我想起了其他剧种,比如越剧吧,比如茅威涛的《陆游与唐婉》,其一,茅威涛可以成为整个团的核心,这保证了这个戏可以经常上演,反复打磨;其二,茅威涛在把自己这种风格传承到年轻一代身上,那么即使自己不演,也会有年轻一代继续把它呈现在舞台上。但,也许并没有可比性,甚至写下这些话的时候我都没有经过认真的思考,只是一种很直接的感觉,为什么,为什么会留下遗憾?或者地方上的体制更活一些?作为个人发挥的自由度更大一些?

 

还有一种感觉就是,新编戏都有意无意地话剧化了,笔墨放太多在突出人物、突出矛盾冲突、突出主题上了,于是就有了大段的唱,难度极高的唱,这类似于话剧里的独白,动辄就是二三十句,演员需要投入太多的感情、精力、体力,到了一定的年纪真的就动不起不敢动了,而其他演员想动也很难,没有那个先天条件和气质,可能自己就先打退堂鼓了。对于戏迷来说,也只能欣赏而不能模仿了。

 

当然,大环境是这样的,没办法,梅兰芳那个时代,他们可以做许多的尝试,可以时装可以古装,可以传统可以新编,可以经常地演,反复地修改,然后淘汰掉一些,保留下一些,从而磨砺出精品,然后他们的新编就成了我们如今的传统......如今能如何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但,想成为角儿的人,别告诉我你不想有自己的剧目,自己的风格,别告诉我你不想在传统中跳出一个独特的你来,我不信。没有野心的人就不能成功。

 

所以,遗憾是有的,不仅是为了某部不可能亲睹的戏,某段不可能亲聆的唱段,某个不可能再复制的时代,或者是我们都不能回到的那段黄金期......遗憾的是,她也有遗憾,在努力过奋斗过拼命过以后,她也有遗憾。

 

又,后来又再次听了风流云散的《一生皮黄一世情》,我有点怨念的是,为什么都选的是近期的录音呢?尤其那段《谢瑶环》,唉,是真假声揉着唱了,吃力了已经。那些气力,已经在带团各地跑码头住后台连轴转的日子里损耗了吧......

 

不能想啊,如今我就靠的是不想不念,不挂不牵,否则一旦拿起就很难再放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朱·碧
后一篇:缺口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朱·碧
    后一篇 >缺口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