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的岁月,谁的流年

(2008-05-03 19:58:22)
标签:

杂谈

分类: 醉花阴——美人如玉

闷热的天,终于看到了一个多月前的《红鬃烈马》。

 

只从“武家坡”仔细看起,难免就会有对比,细细追溯着那一对演来的差异——其实只是细节罢了,但正是这些细节,方才成就了不同。

 

“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这时这刻,想起爱人jj的那个梦,这忽儿王宝钏的悲从中来和两泪潺潺都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就绝不是甜味,而是苦辣酸辛五味杂陈——自然也有甜的,若无这一点点甜,恐怕人生自此失了希望,也就撑不下若许时光。寒窑前的每一日,油灯下的每一夜,将那记忆里的三言两语念了又念,把那别后的一天一天数了又数......

 

而他们,亦老了。那天看群里小女孩说,顶不喜我们先前常挂在嘴边的某个称呼,呵,如今我们也很久不用那个词了,仿佛避讳似的倒常常只是一个“她”。一代一代,我们渐渐沉入柴米油盐的琐碎和俗懒,在平淡而重复的生活间隙中,偶尔抬头仰望,月亦朗,星亦灿,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或在那沐浴月光的霎时间,仍不由自主地迷失了自己,内心一片纯净祥和满足。却还是有天真快乐的孩子,追逐着星月,在江畔留下一串足印。而我们的那些足印,已被潮水冲刷得越来越淡......

 

被先生的妆和嗓子惊到,但他们还是我心中最好的。而她,无论台上正宫娘娘王宝钏,还是台下淡淡妆容,都已是泰然自得,从容不迫,别是一种雍容大度了,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偶然流露出一点天真,真好。真好,无论此时,彼时,或者未来某时,真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冰般女人
后一篇:灯火阑珊处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冰般女人
    后一篇 >灯火阑珊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