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张旧报纸

(2007-02-11 16:20:39)
分类: 菲可的时光
   清理不需要的一些旧物,发现有一张旧报纸,即1985年6月8日出版的<大学生诗报>,我当年大量发表有我的诗歌的样报样刊和一些杂志资料以及和朋友们的数百封通信几乎都全扔了,而这一份报纸是夹杂在我的草稿中得以幸存.
  
   这一期是第4期,而也只有这一期才算他们那诗歌报的有影响的一期,原因是用了许多当年学生诗人的诗歌,并且全国散发.我84年7月底到重庆,从到达的第一天起就决定断绝与外界的联系,包括非常好的一些哥们他们都是同时代散在各地大学的学生诗人和不上大学但却有非常重要影响的诗人.不管是谁我都不见.我的同班同学也几乎没见到过.但在半年后,我却特别例外地见了当时在重庆尚在念书的两个人:重庆师院外语系的燕晓冬和重庆大学的尚仲敏,当然也是他们找上来的,我当时住的很隐秘,在长江和嘉陵江汇合处的码头上一片旧房子里,他们就是在港口码头上找到我.要我关心他们的诗社.我们一起谈诗.我只比他们早一届,从81年起玩油印刊写诗到84年已经没有新鲜感了,也不想一诗人混迹江湖,我抱定写诗是完全自己的事情,甚至是隐秘的事情.而当时,恰恰是诗人走江湖的开端,正是从80年代中期开始,大量的诗人浪走江湖,狂傲自得,放荡而快活地享受着诗人在那个年代无以伦比的荣耀和快乐.我就是在这时候,突然退出,隐居在重庆一个破烂的旧房子里,和极平常的市民们一起生活,谁也不知道我写诗,甚至不断有用笔名发表的诗的稿费单被查无此人而退回.生活在朴实而不乏情趣的街巷里,即使被美人诱惑也不动心.我这样过了20 年.只是在当初的时候见了燕晓冬和尚仲敏,后来还见了陈东东、梁晓明等,和陈东东有不短的时间交往,我和老婆还曾去过他在上海的家里,也在杭州梁晓明的朋友家住过.
 
   85年春,燕尚正接手大学生诗社和报纸,我那时主要给他们出主意,谈及全国各地的诗人情况,提供做这期报纸的想法和一些诗歌信息.我曾参加几次他们的活动,记得还曾在重庆大学的学生宿舍住过,最后跑到屋顶上住.由于当时气氛并不宽松,加之他们写了个宣言有些冲,我担心他们的毕业分配受影响,建议放在7月分配后发出去,但报纸在6月8日印出就散发了,我记得还交给我300份,我找人在码头上散发给看起来喜欢看书的人,当年乘船过三峡的人里应该有300个人看到过,而那时能到三峡旅游的人多不会是普通的人,公人,学生,军人为多.
 
   实际上影响了燕晓东的分配,后来他放弃了分配的工作,还把一些证件放我这.之后在沙区开酒吧,我给起的名字,好象是后半夜.再后来,没了音信,黄灿然写了一首诗给我,好象叫<菲可,你知道燕晓冬在哪吗>.
 
   那期报纸共有46首诗,其中于坚,北岛,韩东,王寅,梁晓明,宁可,孙昌健,张锋,柯平,朱晓东,我的校友苗强11人的诗是我提供的.他们还把我到重庆后写的第一首诗<改日再见>从我的油印集第16集中找出,也在这期.
 
   很快他们也毕业,尚仲敏去了成都,燕晓冬留在重庆.之后就有很多年没有见到了.再见到是10多年后.前不久去重庆大学参加朋友王琪博的诗集首发式,他们提起那些事情,我也没什么感觉,今日看见这张破报纸,回想这些年,诗歌在中国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但不管怎么看,牛逼的人也罢,寂寞的人也罢,从80年代过来,不会不留下深刻印象.诗歌改变了很多人,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尤其是让他们荣耀体面而富足地进入主流社会.而我是被改变了人生轨迹,放弃荣华,鄙视自我,走上了一条孤独,灰败,虚无,几无人烟的道路.也是一条失败的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