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律文献引证注释规范(建议稿)》出版

(2007-12-01 15:28:21)
标签:

知识/探索

分类: 无法归类

《法律文献引证注释规范(建议稿)》出版

主编:罗伟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15

《法律文献引证注释规范(建议稿)》出版 

前言

 

法律引注指的是在书写法律文书或法学著作时,对文中所引用的法律依据或者文献,注明其出处,以便帮助读者了解和印证法律渊源和其他法律工作者的观点。笔者已在美国法学院教授法律检索多年,对美国的法律文献引注统一标准及其运用有一定的了解,近年来也对中国及英、法、德、日、韩等国的法律文献引注标准作了一些调查研究。调查研究后,发现西方发达国家还有日本和韩国都有各自通行的法律文献引注标准,所以,笔者觉得中国的法律界也应该有一套比较完善和统一的法律文献引注标准。2004年在北京大学法学院法律信息中心赵晓海主任的协调下,笔者与北京大学法学院的朱苏力院长和贺卫方教授对法律文献引注规范的统一开始进行研究。

 

中国近年来已开始重视引注的统一化,1996年教育部颁布《中国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编排规范(修订版)》,1999年新闻出版署也颁布了《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检索与评价数据规范》。这些规范引起了学术界的几次讨论,特别是2002年间,在“学术批评网” (http://www.acriticism.com) 上“关于学术刊物注释规范的专题讨论”。这两个规范虽然也对注释体例提出了一些规范。但是,因其本身的一些缺陷,而且其不是针对法律界的引注规范,所以除了各高校文科学报之外,还有其他许多法学学术期刊、书籍没有采用《编排规范》的注释体例,比如中国法学会主办的《中国法学》、社会科学院法学所主办的《法学研究》、各综合性大学的法学院所办的杂志(如北大的《中外法学》),再有许多以书代刊形式出版的《论丛》、《法律评论》等。姜朋:《注释体例大一统、学术规范及学术水准的提高——对〈中国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编排规范(修订版)〉有关注释体例规定的思考》,载“学术批评网”(http://www.acriticism.com)上“关于学术刊物注释规范的专题讨论”(时间:20021115日)。确实,在引注格式方面,中国目前的法律出版机构和法学杂志社都是各自为政。有些法学杂志社,如《中外法学》、《法学研究》和《法学家》的封底还登有各自的引注格式标准以方便投稿人遵守,但是这些引注格式都不统一。所以,中国目前尚无统一的法律引注标准。可喜的是,中国法学界已有人开始注意到引注格式统一化的必要性,如2004118日,张书友(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在“学术批评网”上发表了“中国法学期刊统一文稿规范(建议稿)”。http://www.acriticism.com/article.asp?Newsid=4541&type=1000accessed November 172004)。该建议稿的主要部分是关于法律文献的引注规范,也是目前中国一个比较全面的法学文稿的规范。

 

中国台湾地区法律界对法律文献引注格式的统一也是重视不够,有关法律引注格式的文献,比较有影响力的是一本由台湾政治大学法律研究所编印、名为《法律资料之搜集与论文之批注》的手册。该手册于1994年重新整理出版修订版。该手册修订版不仅论述了搜集和阅读相关资料的重要性以及如何搜集资料,而且对引注格式亦有所归纳与建议。除此之外,政治大学《法学评论》社也有一个比较简单的引注标准即《政大法学评论论文注解范式》供作者采用。该论文注解范式可在以下《政大法学评论》的网页上找到:http://justice.nccu.edu.tw/verC/searching/rule/Review_rule002.pdf。这两个手册虽然对书籍、期刊、报纸等其他资料的引注格式作了一些规范,但是所提示的引注方法相当简单,也没有涉及电子出版物和互联网上的资料的引注。而且这两个手册未在台湾地区法律界广泛征求意见,且制定后,也没得到推广,所以它们还是处在一种单向呼吁和仅供参考的静态。参见《他山之石:法律学门“统一引注格式”》(http://www.law-walker.net/old/detail.asp?id =1508)(accessed November 17, 2004)。该文章于2002年登在网站“老行者之家”,文章没有署名。从文章的内容和写作风格可看出作者是台湾地区的法律学者。该文首先论述了法律引注的重要性,然后简单地介绍了美、德、日、中国台湾地区法律引注统一化的情况,最后对法律引注的格式和统一化提出了一些建议。

 

近年来,台湾地区法律界也开始关注法律文献引注格式的统一。台湾地区法律界举办了多次有关统一法律文献引注规范的座谈会、研讨会和问卷调查。2004515日,在台湾地区“国科委”的指导下,由辅仁大学法律学系和元照出版公司的月旦法学杂志在台湾大学法律学院召开了一次“法学论文引注方式统一之研究”的研讨会。不久,“国科委”作出了《华文法学引注格式统一》的研究报告。参见《华文法学引注格式统一》,载中国台湾地区“国科委”研究报告(具体出版时间不详,大约在20042005年之间)。该报告的精简版可在以下网页上找到:http://fju.lawbank.com.tw/note.doc。该报告用了大约8页纸的篇幅列出了基本法律文献的引注格式,供台湾地区法律界参考与采用。

 

2004622日,我们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召开了第一次“中国法律文献引用注释标准座谈会”。会议由北京大学法律信息中心主任赵晓海和笔者主持,邀请了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朱苏力、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人民法院出版社副社长杨亚平、人民法院出版社编辑部主任张益明、北京大学法学院图书馆馆长叶元生、清华大学法学院图书馆馆长于丽英、最高人民法院《法律适用》编辑部副主编乔燕、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凌斌、北大法律信息网编辑部主任卢宝锋等人士参加座谈。与会人员对中国法律文献引用注释标准进行了充分的交流和探讨。首先由笔者介绍美国和日本主要的法律引注标准以及国内的研究成果,并对中国法律文献引用注释标准的拟订提出了全面的建设性意见。随后贺卫方教授进一步强调了确立规范的学术引用注释标准的意义,介绍了在《中外法学》已使用5年的学术引用注释体例,同时对国内法律文献引用注释规范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评价。其后,杨亚平副社长、张益明主任、乔燕副主编介绍了法律出版行业法律文献引用注释的具体情况。在主题发言结束后,朱苏力院长、叶元生馆长、于丽英馆长、凌斌博士、卢宝锋主任分别从不同角度提出了建立法律文献引用注释标准的建议和主张。经过为期1天的探讨,与会人员一致认为,确立规范和统一的法律文献引用注释标准意义重大,对于推动中国法律学术发展,提高中国法律学术职业化水平有着巨大的作用。因此与会人员提议,由笔者起草一份法律文献引注规范的建议稿,待将来讨论和修改后,向法律界推荐。

 

会后,笔者本着一个引注体系要能够广泛被接受就必须既方便作者引注,又能让读者一目了然引文的出处以便检索和印证之原则,开始起草《法律文献引证注释标准(建议稿)》。在起草中文文献引注部分时,笔者尽量采用国内比较通行的文献引注格式,同时对中文法律文献根据出版形式进行比较详细的分类,并一一加以各自的引注格式。

 

2005516日我们在北京大学法学院召开了第二次“中国法律文献引用注释标准论证会”。与会者有,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朱苏力、贺卫方教授、张守文教授、汪劲教授、法制信息中心主任赵晓海、北大法律信息网编辑部主任卢宝锋;人大法学院:张芝梅博士、杨昂教授;法制出版社:杜佐东总编辑;法律出版社:前社长助理蒋浩(现供职于北京大学出版社);人民法院出版社副总编辑张晓秦;法制日报社蒋安杰记者;北京大学出版社法律图书事业部邹记东副主任;北京大学出版社副总编杨立范因故不能参加但提出了宝贵的书面意见。论证会由北京大学法律信息中心主任赵晓海主持。会议由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朱苏力教授致辞并论述了我国法律文献引证注释的现状,随后笔者介绍了《法律文献引证注释规范(建议稿)》,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教授进行总体评议。笔者的建议稿和贺卫方教授的评议引起了各与会法律界专业人士强烈的学术共鸣,之后各与会者对笔者的建议稿进行评议,以及如何在法律界推荐联合采用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最后在引证注释规范上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共识。这次会议为将来制定一个更加全面、完整、权威的法律文献引证注释标准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同时也是对我们法律学术史研究的落实和推动,更为我们法律文献引证注释的实践工作的进一步规范化作出了贡献。

 

这次会议还决定成立“法律文献引证注释标准编委会”。编委会由与会者组成,将来的版税收入全部用于《建议稿》的修订,联络机构挂在《中外法学》名下,并请笔者根据与会者的建议继续修改《建议稿》,修改后,将《建议稿》正式出版,供法律界自由采用。

 

会后,笔者根据与会者的建议,对《建议稿》又进行了修改。为了便于国内法律界同仁了解美、英、日国家的法律文献引证注释标准实践情况,以及在向这些国家投稿时,能有一个初步的引注标准来参考,撰稿人又将这三个国家通行的法律文献引证注释标准编入本书。鉴于国内尚无一个统一的法律缩略语对照表,然而法律缩略词语在法律文献的引注中却是常常要用到的,因此,笔者在北京大学研究生师帅的协助下作出了一个《法律缩略词语表》,并列在附录里供读者参考。最后,为了帮助读者了解美、英、德、法、日和韩国的法律文献引证注释标准的发展情况,以推动法律文献引注标准在中国统一化,在本书的附录里附上了一篇笔者的“美、英、法、德、日、韩法律引注体系简介”的调查报告。

 

因为文献的出版形式总是在不断变化的,所以文献引注的格式标准也要随之修订。例如,自1924年以来,美国法律通行的法律文献引注标准《蓝皮书:统一注释体系》(The Bluebook: A Uniform Citation System) 已被修订过18次,近年来大约每隔5年修订再版一次。而且引注的体系应被同行业广泛接受、采纳、遵守,方能达到最大的功效。所以,我们在北大法律信息网上设立网页征求法律界同行为本《建议稿》提修改意见(http://www.chinalawinfo.com/ad/20050613/gjyth.asp)。

 

笔者借此再次对上述提到的法学界同仁表示感谢!特别感谢赵晓海老师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组织和邀请这些专家参与该项目的研究和两次的研讨会,以及朱苏力教授和贺卫方教授的积极参与。近年来,蒋浩先生多次对笔者谈到文献引注的重要性,并鼓励笔者将《建议稿》及《法律缩略词语表》写成书出版。同时,笔者亦感谢北大出版社和杨剑虹、苏燕英女士编辑出版本书。最后,上述的两次研讨会得到了美中法律交流基金会(U.S.-China Legal Cooperation Fund) 的资助,在此一并致谢。

 

美国华盛顿大学法学院图书馆馆员  罗伟

20079月于St. Louis

?/P>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