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贺卫方
贺卫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597,268
  • 关注人气:55,9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袁天鹏:今天这一课,议事学(上)

(2007-07-29 16:52:58)
分类: 访谈辑录

袁天鹏:今天这一课,议事学(上)

 

撰稿:陈统奎(记者),《新民周刊》2007725

 

袁天鹏,这个名字,因为翻译一本教人们如何开会议事的书《罗伯特议事规则》,有了一个新的社会意义,而不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带回专业知识或技能的海归。

 

2006年春到今年夏天,《罗伯特议事规则》的翻译整整占去袁天鹏一年半的时间。31岁的袁天鹏因为翻译《罗伯特议事规则》,有着两面评价。

 

一起回国创业的朋友说,袁天鹏辞去总经理工作全身心地翻译一本“傻不啦叽”的书,“没有前途”,搞得袁天鹏半年时间不敢再告诉别人自己在干什么。而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商学院孙涤教授和北京大学法学院贺卫方教授却极为欣赏,贺鼓励说:“议事规则的建立和遵循,是一国民主制度得以健康运行的基本要件之一。”

 

画家陈丹青曾说,海外经历最可贵的财富不是所谓前沿专业知识,而是独立人格、自由思想,以及因此体现的一系列价值观。新的价值观哪怕一时不能在中国奏效,先得在自己身上奏效,变成安身立命的一部分。

 

袁天鹏感同身受,决心做这件“傻事”,与他在阿拉斯加大学当学生议员的经历息息相关。

  

新鲜“议事学”

  

袁天鹏1998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在中国电信工作了一年之后,1999年赴美留学阿拉斯加大学。在北邮,他曾任令人艳羡的学校学生会主席一职,养成关心公共事务的习惯,到阿拉斯加大学后,有意识地投身学生组织活动。一开始,袁天鹏加入学生活动中心,帮忙组织和开展活动。

 

一段时间后,袁天鹏发现学生活动中心只是一个执行机构,决策机构是另一个叫“学生议会(student senate)”的学生组织,他很想进“权力中心”过把瘾。只是学生议员的产生与国会议员的产生相似,由全体学生投票选举产生,一年一选,但选举期已过。巧的是,有一天学生活动中心向袁天鹏透露,有一名学生议员因故退出,他可以申请中期替补。

 

袁天鹏于是向学生议会提出申请,希望能在学生议会中代表国际学生,并顺利地加入了学生议会。这是一个拥有近20名成员的学生组织,“官僚机构”有一名主席、一名副主席和一名秘书,主席和副主席 (President and Vice President)的产生,完全模仿美国国家总统和副总统的选举方法。袁天鹏等10多名学生议员作为学生的“民意代表”参与议事和决策。

 

作为决策机构,学生议会的运作方式就是开会,每个周日下午都有例会。学生议会最重要的决策是形成拨款法案,负责分配每年从每一个学生收取上来的大约10万美元会费,包括学生活动中心在内的所有学生社团都可以向学生议会申请拨款。

 

初入学生议会,袁天鹏用“无所适从”来形容自己的尴尬,因为他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议事环境,学生议员则你一言我一语,“说说就投票了,一件事就这样过去,然后下一件事情”,袁天鹏看着发呆了,“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主席不能发言,不能表决”。

 

“我当时很困惑。”当北邮学生会主席时,袁天鹏也管着一笔经费,虽然很少,而且怎么花也会开会议一议,但要他最后拍板才形成决议,可是在学生议会这里,袁天鹏看到主席主持会议干脆利索,除了分配发言权,主席也不说别的,议员表决后主席也只报告投票结果,从没有拍板定夺一说。

 

袁天鹏不傻,他看得懂“主席的权力、权利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被限制着,以保证它的公正、中立”。他还注意到,有时主席对某一个议题特感兴趣,忍不住发言,主席只好把主持会议的权力让给副主席,然后再发言。令袁天鹏感到新鲜的还不止这些。

 

会议中,任何一个议员只要有一个提出motion(提议),如果再有一个人second(附议)一下,一个会议议题设置就启动了,主席无权搁置,必须进入辩论阶段并进行表决,从而得出赞成或否决的结果。

 

辩论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发言,“首先要取得发言权,举手或者站起来喊一声主席,请求主席分配发言权”。主席分配发言顺序也不是随意的,如果一个赞同者刚发言完毕,那么接下来的一次发言反对者就有优先权,“避免某一方几个人连续发言,以压倒性的优势影响会场的氛围,让另一方不敢说话”。几个月的亲身参与后,袁天鹏发现这种会议模式“非常有魅力”。

 

“辩论必须充分进行,主席无权中途宣布进行表决,必须确定没有人再说话了,才可以表决。或者,有成员觉得这个议题无需辩论或辩论时间太长了,有权提出Motion(提议)立刻表决,如果有人Second(附议),可对这个程序性的Motion 先进行表决,如果过半数得到通过,再对前面实质性的Motion进行表决。”

 

袁天鹏发现,在这种会议程序中,主席只干一件事——维护程序,而议事者可以提议、附议、辩论和表决,每一个会议程序的进行离不开朱席的主持,却不受主席左右,每一个议事者的权利都受到充分尊重和保护。“这是程序民主最根本、最务实的细节建设。”袁天鹏豁然开朗。

 

在一年的学生议员任期内,袁天鹏提出过很多Motion,有的失败了,例如他自荐竞选学生议会派往一个全美学生会议的代表,可惜表决未获通过;有的很成功,例如他替一个中国学生社团申请拨款资助其举办一台晚会,会议辩论认为此举可以让各国学生了解中国文化,很有意义,于是同意拨款。“但无论成功失败,感觉都很着迷,因为在程序的保障下,你的意见能够得到充分的表达和辩论。”袁天鹏如此形容自己的感受。那天,他去参加了晚会,看着各国学生津津有味地品尝中国美食和观赏中国曲艺节目,袁天鹏真真切切感受到作为一名学生议员的成就感。

 

值得一提的是,加入学生议会不久,秘书便送给他一本《罗伯特议事规则》,翻阅之后,袁天鹏以为不过是一本会议手册,束之高阁。然而一年后再翻阅,袁天鹏惊讶连连:“学生议会的会议程序都被清清楚楚的写在这本书里。”

 

“议事学”就这样进入袁天鹏的视野,而令袁天鹏震惊的是,“美国90%以上的组织都采用罗伯特议事规则”,它被广泛应用于政府、企业、NGO等各种各样的组织,小如小学班会,大到国民大会,都因它而富有成效。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