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浮尘独步_211
浮尘独步_21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228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朦胧月夜

(2006-02-17 18:04:58)
分类: 抒情之部
朦胧月夜
    每当乘火车经川黔线上的一个四等小站时,我总按捺不
住激动的心情,将头探出车窗去眺望去寻觅。实际上,我明知
道在车上是不可能看到那个小山村的,但总觉得看看和它相
毗邻的田野也好。
    尽管时光已经流逝了二十多个春秋,可那贮存在脑海中
的记忆,却愈加鲜明、深刻.尤其在而今这日趋沙漠化的物欲
横流的人情场中,越发如此。
    那是在四清工作队离村前几天的一个夜晚。阴沉沉的天
老爷拉下了个长脸子,满天空铺上了破棉絮般一大块黑不黑
白不白的愁云,月亮心事重重的躲在密密的云层里,压根就不
想露出脸来,房舍、菜畦、竹林、石板路蒙上了白纱,隐隐约约
地看不真切。远处的山峦,更是一片迷茫。我们在凄清的月
地里静静地坐着,相对无言。谷子还立在田里,空空的晒场上
一无所有,除了我和她们:一个城府较深的富农女儿、一个天
真烂漫的中农姑娘、一个美丽温柔的少妇、一个爽朗诚挚的贫
农大嫂和着我——不满十八岁的工作队员。即将离别了,总
读说点什么吧。可是平时天天在一起无话不说的我们,却似
心里灌满了铅,沉甸甸的,什么也不想说。其实,什么也不必
说。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一直坐到了鸡叫三遍,朦艨胧胧的月
亮,朦朦艨胧胧的晒场,朦朦胧胧的远山.朦朦胧胧的竹林,朦朦
胧胧的面孔,衬着几颗朦朦胧胧的心房。真愿意就这样什么
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样朦朦胧胧地一直坐到永远……
    是啊,还说什么呢?三百个晨昏过去了,说得还不够多
么?她们都比我大,那大嫂论年纪足可以做我的母隶。可我
却是领导和指挥三个生产队的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践
三大革命运动的工作队员。虽然,我自来就少年老成,但让百
余户人家千把号人听命于个十七八岁的小青年也够滑稽了。
虽然我尽量地不颐指气使,但眼见那些大小队干部和贫下中
农积极分子们卑躬屈节地勾下苍白的头颅和对着我哈下伸不
直的腰,心里就不是滋味。只有她们,虽然口头上也叫我“胡
同志”,但从没把我当“工作同志”对待。相反地却把我看成远
离故土远离爹娘到她们那穷山沟里去受苦的小兄弟,因此.我
才享受到了无比温馨的人间真情。
    每当我下队开会深夜回来,房东家全都安歇了。我总能
在根本就没插上门的大嫂家找到热在锅里的洗脚水。看着那
守在灶门前打瞌睡的大嫂,我多少次想叫她一声妈妈;每当我
在田问做活争挑重担时,总会有她们中的一个,边抢过我的重
活边开着玩笑:“你们这些没做过活路的大学生,看闪着你的
嫩腰杆!”;好几次,我生了病,躺在床上,总有个小姑娘把双手
缩在袖子里,来到我床前,羞涩地伸出手:“姐姐叫我给你的,”
捧着热乎乎的熟鸡蛋,眼泪从心窝里涌出来,真想往下掉;每
当我担着又大又沉的水桶翻过一座小山去给五保户大娘挑水
时,山那边常常有她或她在那里“割猪草”,不容分说地把水桶
抢去,挑过了最艰难的路段才还给我,让我去群众面前做好
事。
    那次,我哼着焦裕禄的歌子,去领头钻山洞找水源,被柴
油烟熏倒在洞里,不知过了多久,我从昏迷中朦朦胧胧地喊着
妈妈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她们几张焦急的面孔;我脚上穿着
花红柳绿的鞋垫,却怎么也弄不明白,她们是如何弄到我的鞋
样的。一个寒冷的冬夜,细雨蒙蒙,我按到通知去几里外的队
部开会,半路上几个黑黝黝的影子吓得我心上心下,一阵悦耳
的笑声传来,我才知道是她们担心我路上害怕,在那里等着伴
我。直到见我进了队部大门,才放心地离去。
    田间地头歇气时,或是不开会的晚上,队里的大姑娘小伙
子们常聚到我住的小屋里来。嘻嘻哈哈,唱唱跳跳,谈天侃
地,打打闹闹。他们七嘴八舌地争着向我摆谈当地的逸闻趣
事。我也不时给他们谈我的学校,我的文学,我的故乡,我所
在的城市。我们谈历史、谈地理,谈理想,谈科学,谈自己的心
事,谈别人的烦恼。从开天辟地说到现在而今,从人造卫星说
到鸡毛蒜皮,从美帝苏修扯到同学中的调皮匠,我教他们唱
歌,教他们读文学书藉,教他们用科学种田。在那昏黄的油灯
下,那多少个温馨的夜晚,多少个开心的时刘,虽然常惹得房
东大娘抱怨灯油的不敷和着鸡犬的不宁。可是哟,这一切却
使多少个荒芜的心田绽出了艳丽的花蕾,使多少个寂寞的灵
魂得到了慰藉。看着她们红扑扑的苹果似的脸蛋,浑圆的藕
节样的胳臂,晶莹闪烁的如饥似渴的求知的双眼,我总自愧学
识贫乏,感到不能报答她们于万一呀!
    哦,这善良的乡村女子!哦!这伟大的华夏女性,我还能
再说什么呢?你们给了我这许多许多,你们对我却一无所求。
只有从你们那里,我这颗饱受摧残的心灵才获得几许慰藉。
只有从你们那里,我才体味到人间自有真情。之所以,我至今
仍旧童心不泯,也正是从你们那里开始汲取了不尽的源泉。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朦胧的月夜,那朦
胧的晒场。临分手时,大家都使劲揉着自己那早巳婆娑的泪
眼,三位年轻女子泣不成声,只有那大嫂强堆出一脸笑纹,爽
朗地说:“二天,你还记得我们这些乡下人,就请带上你的媳妇
来我们看看!”可是,直至而今,华发满鬓的我,却竟然没能这
样去做。
    尽管后来,有位工作队领导不无善意地批评我说;“喜欢
和女同志在一起,不大好,再说,阶级界限也不大清。”我却至
今不悔。和女孩子在一起有什么不好!只要不心存邪念,对
着那美丽温柔善良的诚挚的女性,总比直面那些酒囊饭袋似
的俗物和心怀叵测的人妖,要美得多,好得多,惬意得多!至
于阶级界限之说,虽早已被历史唾弃,不必提起。但无论何
时,我总认为,人与人之间何必划得那么清。还是朦胧点好。
你看,这朦胧的月夜,多美!
1991年10月4日追忆过去于绵绵秋雨之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秋  之  过
后一篇:看月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秋  之  过
    后一篇 >看月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