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zhufm7
zhufm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392
  • 关注人气:1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太仓日报》发表朱凤鸣散文《家乡的桥》

(2016-01-29 14:03:16)
标签:

文化

文学/原创

情感

分类: 我的散文

家乡的桥

朱凤鸣

 

    近闻新建的杨林塘岳王人行桥快要通行了,不禁勾起我对家乡的桥的回忆。

    我最早接触的桥是家前二三十米的一座小桥,一座长四五米的小石桥。桥下是清澈的河水,站在岸边能看到小鱼虾在水草间游动。小桥东侧北岸,有个牛车棚,夏日里我和小伙伴在牛车棚的转盘上午睡,或转着牛车盘玩,要不在小石桥边的小河中游泳,打水仗,扎猛子,看谁扎得远,或在小石桥桥桩下摸鱼虾,在岸边蟹洞里捉螃蟹,留下少年时许多美好的记忆。到上初小后,每天还要经过往南三四百米的两座桥,一座叫大石桥,一座叫小石桥,大石桥十一二米长,小石桥五六米长。因为这两座桥西侧是我的外婆家,我到外婆家做客时经常在这两座桥边留连玩耍。到岳王镇上高小、初中后,往南还要经过一座长堰桥。这是一座长十五米左右的石桥,数十块长石板双条并排铺着,桥中间微微拱起。当时谁能骑自行车过这座桥,就说明他的车技高超。有几个毛头小伙子车技还不到家,却楞要骑车过此桥,结果不是骑了一小半就急速停车打退堂鼓,就是骑到中间心中一慌身子一晃,连人带车掉到河里,差点丢了性命。我十来岁学会了骑自行车,能在小路上自由骑行后,也想过桥骑行,家前的小石桥是没问题的,外婆家东侧的大石桥也斗胆骑过一次,但长堰桥是没有胆量骑过的。但比我大八岁的表舅就能轻松骑过长堰桥,一次还让我坐在他的自行车后衣架上带我过桥。他关照我过桥时不要扭动身子,保证能安全过桥。我真的坐到他车上,心中就后悔起来,但反悔已来不及了,只得紧紧地抱着他的腰,骑到桥中间,我害怕得眼睛都闭住了,只在心里暗暗祈祷能平安过桥。后来感到他车骑得非常平稳,很顺利地过了桥。表舅不但自己能骑过长堰桥,还能带人骑过此桥,从此他的车技远近闻名。表舅不但车骑得好,而且是个农村中的能人,挑稻子比别人挑得多,插秧比别人插得快,捕鱼捉蟹也是行家里手。可惜他到35岁就得重症去世了。

    再往南就要过杨林桥了,这是一座横跨杨林塘的百米大桥,开始是木桥,后来改为钢筋水泥桥,我每天上学都要经过此大桥。桥下宽阔的杨林塘河面和涨潮落潮时湍急的带漩涡的水流,既是检验游泳者水平胆量的场所,也会发生溺水身亡的悲剧。夏天常看到一些勇敢的男青年站在杨林桥高高的桥墩上往下跳水,让我心生羡慕,但自己尝试是不敢的。当我自以为在小河里游泳水平已不错,竟不顾父母“不要游杨林塘”的反复叮嘱,和两个水性好的小伙伴偷游过一次,当游过近百米水面的杨林塘,气喘吁吁地爬上河岸,就再也没游第二次。我总会想起初中同学霍发明,一个眉毛浓浓的男生,记得一次中午他掌勺分菜时给前面同学分得太多,分到自己时只有菜汤了,他吃饭时就只喝点菜汤算了,可见是个很谦让善良的人。不知什么原因,学习成绩优秀的他上完初一就没再上学。一年后夏天传来噩耗,他和一帮妇女坐船外出割草积肥,船过杨林塘时,他帮一个摇船老头吊绷,突然绷绳脱钩,他一下子窜到了河里。因他父母从小特别爱他,夏天别的孩子都去河里游泳,他却被反锁在家里不让出来,结果掉到杨林塘里因不会游泳,只能在水中挣扎。船上只有一个年迈的摇船老头和一帮不会游泳的妇女,不能下河救他,只能看着他时沉时浮干着急,等呼喊到来人救,他早已沉入水下不见身影。直到傍晚,人们才在蔡家湾一个河湾处找到他浮起的尸体,令很多人伤心落泪,也令那些不让孩子从小学游泳的家长深思。

    杨林塘的前身是杨林河,原在岳王老街南侧。杨林河西起盐铁塘,东至长江入海,既是阳澄湖向长江泄洪的重要河道,又是本地水上运输的主要航道。自宋景祐元年(1034年)苏州知府范仲淹开杨林河后,随着岁月流逝,淤泥逐渐阻塞,虽经历年数十次疏浚,到解放时河道已变得浅狭弯曲,底宽仅3~5米,河面最狭处不到20米。后来政府于1958年、1959年、1969年,组织数万民工对太仓境内26公里杨林河进行了三次较大规模的整治,拓宽挖深,截弯取直。整治后的新杨林河又叫杨林塘,从蔡家湾东至牌楼邵家桥为新开河道,从岳王老街北面通过,河底宽20~30米,河面宽50~70米。杨林塘挖通未建桥前,在现岳王学校南侧有一个摆渡口,这是杨林塘北岸群众到岳王老街的唯一通道,就是到1959年建了杨林桥后还维持了一段时间。因为杨林桥在东面,北岸靠西的人家要到岳王老街买东西不想往东绕道,还是觉得摆渡方便。当时负责摆渡的是个老头,当地人都叫他阿毛金,是个没有子女的善良老人。靠北岸有一间他居住的草房,还有一条黄狗和他作伴。让我想起沈从文的小说《边城》中,湘西一条溪水白塔下的渡口,也是一个老人,一条黄狗。只是这里的摆渡口少了一个小女孩翠翠。因为我外公每天一早上街喝茶,都是到阿毛金这里摆渡,所以与他很熟。记得一次外公带我上街,让我一起乘阿毛金的渡船过杨林塘,只见一棵粗铁丝拴在两岸木桩上,我们和一些摆渡人上船后,阿毛金就一把一把拉铁丝让船慢慢前行,能听到浪击船头咚咚的水声。摆渡一次大人收两分钱,小孩收一分钱。因阿毛金与我外公熟,我那次摆渡阿毛金执意未收我的钱。每年春节,外公要给我压岁线,就是从阿毛金那里换来很多两分钱的硬币,用红纸将一百个硬币卷成一卷,递给我时也递来一份温暖。直到1979年,在阿毛金的摆渡口西侧建起了岳杨大桥,摆渡口才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1986年,在杨林桥和岳杨桥的中部靠东又建起了岳王大桥,杨林塘北岸的人家上街更加方便。后来为缓解岳王主街道众兴街的交通压力,岳王大桥禁止汽车通行改为步行桥。近两年杨林塘进行新一轮整治,决定拆除岳王境内陈旧的杨林桥、岳杨桥和岳王大桥,重建岳杨桥,到2016年底通车。后政府采用市民建议,决定在岳王大桥旧址处建一条钢桁架桥。这是太仓市首座钢桁架桥,也是最高的人行桥,主桥钢架跨度80.2米,宽8.75米,高9.17米,不但可走行人,还可通过摩托车自行车。

    原来杨林桥南堍西侧有个汽车站,汽车站往西百余米是岳王中心小学,再往西百余米是岳王初中,我在这里度过了五年学习时间。我15岁到苏州上高中就从这个汽车站出发,19岁到北方当兵也从这里出发。多年来,除了家乡的桥,我还经过六十年代前后建的南京长江大桥、武汉长江大桥,见过九十年代后建的南浦大桥、卢浦大桥、杨浦大桥,经过新世纪后建的南京长江二桥三桥、江阴大桥、苏通大桥和杭州湾跨海大桥,还见过异国的跨海大桥,在历史变迁中感受着社会的进步和科技的飞速发展,但总忘不了家乡的桥。

    如今,我站在高高的岳王钢桁架桥上,看着杨林塘水缓缓地向东流向长江,远眺新春的江南大地,在色彩斑斓的大地上,一条条大道四通八达,一幢幢别墅式农楼连成一片,那一座座各式各样的桥,从家乡的小桥到现代化的大桥,都是通向外界的纽带,一头连着过去,一头连着未来。

    原载2016年1月29日《太仓日报》

 

《太仓日报》发表朱凤鸣散文《家乡的桥》

 

《太仓日报》发表朱凤鸣散文《家乡的桥》

《太仓日报》发表朱凤鸣散文《家乡的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