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秋韵
秋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2,381
  • 关注人气:2,1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伤心炸酱面》发《小小说家》2020年4期

(2020-08-03 08:46:55)
标签:

小小说

原创

情感

伤心炸酱面  

     爸爸爱吃妈妈做的炸酱面,妈妈每个星期日,休息时必定给爸爸做炸酱面。这有着历史的来由,困难时期,爸爸考上大学,家里穷的只有山药面窝窝头,妈妈与爸爸同在机床厂上班,妈妈偷偷把一碗炸酱面送给爸爸。是妈妈把家里缸底白面掏空,挨了姥姥一顿揍换来的,还送给爸爸10元钱,说是从小攒的压岁钱。爸爸对妈妈的恩赐感激涕零,对母亲说:我回来一定娶你。

   后来,爸爸履行诺言娶了妈妈。新婚夜妈妈给爸爸做了炸酱面,爸爸贪婪吃着。妈妈说,我给你做一辈子炸酱面。后来有了妹妹与我。我与妹妹从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只有病的时候才能解馋。妹妹馋了就装病。没有逃过妈妈的火眼金睛,屁股上挨了几巴掌。妹妹哭哑了嗓子,才得到妈妈一碗稀汤面。
  
我与妹妹不同,馋了就反复说那句话,我不喜欢吃炸酱面。爸爸总是偷偷给我碗里拨炸酱面。
   
一次,爸爸来电话,说厂里工作忙,不回来吃晚饭了。妈妈便做了炸酱面让我给爸爸送去。妈妈把肉丝砌得比平常仔细,一快快的瘦肉丝方方正正,用温油细细的煸熟,放上葱姜蒜,炸出香味来,再放面酱,酱香飘满小屋时,再放少许水,开锅了,放些碎块的西红柿,翻几个滚,把提前调好的鸡蛋糊糊,轻轻撒在表面,点些香油,馋人的炸酱出锅。
  
妈妈擀面的功夫极好,那面条切得又细又均,比那机器切得还匀实,妈妈用手攥着面条轻轻地抖落着说:这样,面条好吃,劲道。
  
妈妈把面条煮熟捞在饭盒里,过一遍开水说:这样面就不会坨。最后把炸酱倒在上面,厚厚的一层。我问妈妈,炸酱放这么多,不咸么。妈妈笑笑:酱里盐放得少。妈妈催我:你爸爸是厂长了,工作忙,不经常回家,快些送过去,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知道爸爸没有在厂里,而是在饭馆招待客人,我跑到饭馆,说爸爸在招待所里。我找到爸爸,已经跑得气喘吁吁,在一间客房里,我看到爸爸与一位客商在交谈,爸爸让我管她叫阿姨。阿姨衣裳靓丽,涂着红红的嘴唇,像含着一口血。我把妈妈的炸酱面放到爸爸面前:快吃吧,妈说趁热吃对胃好。

爸爸接过来,把饭盒放在地上说:我与阿姨已经吃过了。
   
阿姨说:饭盒放在地上多脏啊。翘着小拇指把饭盒扔进卫生间的垃圾桶里。
  
我问爸爸: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舍得扔掉。
  
爸爸笑笑说: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就腻了,换换口味。
  
爸爸的笑容对妈妈从来没有过。这件事我没有对妈妈说,因为我看见他们依然那样互敬互爱,相敬如宾。我讨厌我的多心眼,很龌龊。

最终,父母还是离婚了。父亲说,孩子也大了,我应该自由了。母亲淡淡地说,好吧,我给你自由。

没过几年,我收到爸爸一条短信:阿姨离去,我已入空门。
  
爸爸入空门,我急忙找到妈妈。是带发修行的那种。妈妈说这句话,脸上平静无波,不起一丝波澜:给你爸送碗炸酱面去,他最爱吃。

我磨蹭着不愿意。

后来,爸爸得了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妈妈把爸爸接回家。爸爸经常嘴里嘟嘟囔囔,只有妈妈听得懂:炸酱面。
  
妈妈把炸酱面剁得烂烂的,给爸爸戴上围嘴,一口一口送进嘴里。爸爸用不听使唤的脸部表情,僵硬地抽动,表示谢意。

但爸爸最终还是离去了。他服下了大量安眠药。

多少天以后,我才想起那次送面的情景:

当我把面端到他面前,他没有再倒掉,而是狼吞虎咽地吃起,眼里的泪花掉进碗里。   

我心疼爸爸,说出了那句我始终不明白,想说而不敢说的话:为什么不与妈妈复合,妈妈是爱你的。
  
他低着头:我没有脸见你妈妈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