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浪的兔子
流浪的兔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285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至爱亲情随笔系列   我的姑姑们

(2006-08-21 22:36:48)
分类: 至爱亲情系列
我有六个姑姑,老五老六自小就送人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前年时候听奶奶说老六因为癌症去世了,卒年38岁,当时小叔去参加了丧礼回来后一家人都很伤心,虽然是没有太多时间朝夕相处但毕竟血浓于水,刀割不开呀。
  大姑排行第二比父亲小三岁,没有上过学,懂事后就帮家里里里外外的干活,嫁到我们乡里的另外一个村子,丈夫是白银的一个大厂工人,长年不回家,大姑一个人操持着家里,忙完了田里忙家里还要照顾老人,也是吃了很多苦,等表哥4岁的时候,厂子提出解决大姑的户口问题,因为大姑生性老实,被丈夫说服没有上报,过了一年,那个负心人就在厂子里有了相好,跟姑姑离了婚。大姑带着表哥又嫁到了另外一家。大姑父属于半个文人,说话老是拉文掉舞让人听不明白,两个人也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但是竟然这些年就过来了,大姑嫁过去后又生了两个女儿,因为不是亲生的,大姑父对表哥几乎听之任之,疏于教育,上完小学后表哥就走上社会了,89年时候被人诬陷酒后抢劫服刑三年。出狱后年龄也大了一直找不上媳妇,那几年他帮别人跑药材也挣了些钱,给家里盖了新房,我们亲戚都以为苦了大半生的大姑终于可以享几天福了,谁知道经人介绍给表哥娶的媳妇就不是个正经过日子的人,好吃懒做,中间跟别人跑出去过两次,都是表哥找回来的,因为考虑到孩子等原因就没有离婚,结果孩子2岁的时候她又走了,这一走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这件事情彻底击垮了表哥生活的信心,又一次开始在社会上晃荡,没有正式职业,帮别人看棋牌室看舞厅,有钱了就去赌博,很少回家,也不寄钱回去,把女儿放在家里大姑养着,他给大姑说他的心已经死了,就当他已经死了也不要指靠他。这以后大姑的头发一下子全白了,比以前更不爱说话,每次到我们家看奶奶或者我回去到她家去看她时候,说起表哥就只是伤心的抹眼泪,大姑家的经济一直不好,每次去看奶奶都带些自己蒸的包子或者腌的菜,去了就帮奶奶和父亲拆洗衣服,奶奶这些年的鞋子全是大姑手工做的,每逢节日亲戚全来看奶奶的时候她总在厨房忙活,她给奶奶说她没有钱尽孝道,只能多出力了。几个姑姑也常在经济上帮她,作为回报,大姑总是要做一些鞋子和衣服给大人或者小孩。去年回家我专门到大姑家去看她,看到我,她只是憨憨的说:“你啥时回来的,多会走。想吃啥,姑给你做去。”我看着她满头的白发,吃力的身影,不由悲从心来.
二姑嫁到县城郊区的一个村子,二姑父是西凤酒厂的合同工人,因为离县城近,他们家种菜然后拉到县城去卖,一年四季根据节令的不同都有蔬菜下架。很小的时候跟父亲到县城去办事,因为远晚上就住在二姑家,那时侯还是在老院子里,二姑父兄弟三个,都成家了,一起住但是经济是分开的。晚上姑姑和姑父整理第二天要卖的菜整到很晚,也很辛苦。卖菜最好的季节就是春节前,每天晚上几乎都忙个通宵,早上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姑姑和姑父一个在前面拉一个在后面推,一架子车的菜五百多斤,到了市场,姑父去上班,姑姑就守着卖,生意好的时候半天就买完还可以回去再拉一车,生意不好的时候一整天也卖不完。就是这样无论酷暑严冬,姑姑都守着卖菜,手头比较宽裕,也常接济奶奶和我们家,我们吃的菜全是姑姑家的,要不让村里的人捎回来要不就让姑父休息的时候送到家里来。在我高中以前的那些年,二姑家的经济状况相对要好,几乎所有的亲戚只要有困难她都会帮助,无论多少。小时侯老盼望她去看奶奶,那时侯我们就有很多水果吃。二姑身体由于长年劳作,锻炼的很壮实,性格也很乐观,在我小时侯的那些年她带给我们家的快乐是最多的。她跟姑父性格合得来,我几乎没有听说过他们有大的争执。二姑生了三个孩子,老大是姑娘,在家的时候无论做饭还是田地的活都是一把好手,可惜嫁的老公好赌成性,这些年过的一直不好,老二是儿子,自由恋爱结婚,婚后两口子成天打架,现在媳妇也离家出走了几年没有回来,留下一个孩子二姑带着,老三也是女儿,上学读完高中,嫁了一个老师,两个人都很恩爱,但是生的孩子先天性软骨,花了好多钱也不见效,夫家瞒着表姐把孩子遗弃了,这件事情对她影响很大,现在是什么都不做,天天打麻将。这些事情让生性要强的二姑受了很大打击,等到97年二姑父因肺癌去世时,姑姑一下子就没有了以前的干劲,姑父的死对她来说就象天塌下来一样,凡事再没有一个商量的人,临到晚年的二姑儿女的生活她已经无能为力了,只能担心,但是失去了苦难与共这么多年一起走过的老伴,对她的伤害实在是巨大。回家去很少听到她爽朗的笑声,也是很多时候静静的望着一个地方发呆,我不知道她在回忆几十年来辛苦的生活还是想念已逝去好几年的姑父。
三姑是四个姑姑里面最漂亮的一个,也是命运最坎坷的一个。嫁给我们邻村一户人家,我对那个姑父是没有任何印象,我不到一岁的时候他就跳崖自尽了,当时生产队仓库丢了两袋子小麦,有人告到村上说是他偷的,然后就是无休止的一天几次的批斗,他受不了,终于在一个深夜,他起来的时候没有叫姑姑,挨着亲了亲大女儿、小女儿还有只有三个月大的小儿子,出门以后再没有回来,第二天在村里的土崖下发现了他的尸体。他就那样走了扔下了姑姑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在那个温饱不能解决的年代艰难异常。听奶奶说那个姑父什么都能干,瓦工、电工、木工都可以做,奶奶至今用的那个作饭的风箱就是他做的。在他去世以后,给姑姑说媒的人几乎每天都有,其中一个也是死了老婆的留下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他的表哥当时是我们县革委会主任,通过我的二舅爷以可以给我们家早点摘掉地主的帽子为条件说服了爷爷,虽然姑姑不同意但是为了不让家里人再受整,她委屈了自己,带着三个孩子嫁给了我现在的姑父。她不幸的生活来临了,婚后因为孩子多,也有老人家里矛盾多,老是被姑父打,直到我五六岁的时候还能记得半夜姑姑一个人不行二十里路来到我们家,一进门看见爷爷奶奶就伤心的哭,身上全是伤,她说她再也不回去了她怕被他打死。但是每次姑姑前脚刚到家,姑父就找顺车追到我们家,让姑姑跟他回去,哭着求姑姑,给爷爷奶奶下跪保证再也不打了,爷爷奶奶就把姑姑劝回去了。但是不超过半个月同样的事情还会发生。那时侯我们最怕听半夜叫门的声音,因为那意味着姑姑又挨打了一家人又将伤心的一夜无法睡觉这样过了两三年,小叔二十几岁的时候,有一次姑姑因为挨打又跑回家,小叔气坏了带着姑姑连夜到姑父家,那天晚上,小叔在姑姑家跟姑父和他的两个儿子打了起来,小叔很能打,姑父吃了亏,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打姑姑了但是他又采用了别的办法折磨姑姑,只要他不高兴,大冬季半夜起来把炕弄塌,把房门拆掉,一家人没有地方睡觉,过两天心情好了的时候又跟姑姑忙乎垒炕装门。诸如此类的荒唐事情他干的太多了,一至于很长时间我都以为他有精神病。姑姑被折磨的严重的神经衰弱,容颜憔悴,很多时候都买好了老鼠药,但是看着几个孩子她终于狠不下心。一晃嫁过去二十多年了,孩子都长大成人了,姑父的脾气也好了很多,帮小表弟贷款做了一个印纸钱的家庭工厂,那几年挣了些钱,家里经济状况也好起来了,跟姑父的前妻留下的孩子也分家了,姑姑姑父跟表弟过,老两口这几年都平和很多,几乎没有什么大矛盾,有些争执姑父也总是让着姑姑。去年回家去他们家,带着表弟的两个孩子,姑姑姑父两个人说说闹闹,刻满皱纹的脸上全是笑意,鬓边的白发更衬得他们的笑充满沧桑。我知道经历了大半生的苦难后三姑终于有了一个安乐祥和的晚年。
小姑也很聪明漂亮,但是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我们家的地主成分没有人愿意把女儿嫁给小叔,爷爷奶奶为此很烦恼,后来同村的另一大姓也因为是地主成分老大找不上媳妇,两家就换亲。姑姑嫁给那个老大,那个人的妹妹嫁给小叔,看起来是皆大欢喜,但是因为没有感情基础加上两家距离也就百八十米,这边家一发生争吵,一会儿那家就有连锁反应。在刚结婚的那几年经常是矛盾不断,现在想来那时侯小姑父包括小叔好象从来没有想过夫妻两个人要好好过日子,老是怄气,而两口子一怄气马上就升级到两个家族的争斗。记得有一次,好象是因为小叔打了媳妇,姑父报复性的也打了小姑,小姑回家来很是委屈。小叔就去找姑父理论,结果就打了起来,小姑父兄弟四个人,被小叔追着满村子跑,后来姑父用扁担把小叔打晕了,头也破了血流不停。但是他醒过来后拿着菜刀到处找姑父,那次姑父躲到了新疆,收种麦子的时候都没有敢回去,小姑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还要干农活,劳累过度在炕上躺了快一个月,那时候小孩子才一岁多,经常发高烧,没有钱看病,就是用水把毛巾弄湿不停的敷头,那个表弟因此落下了病根,说话做事不象同龄人那么聪明,现在已经23了还没有找上媳妇,姑姑为此愁的整天吃不好睡不着。等到孩子大点,姑父跟兄弟分家了以后,两个人很少再有大的矛盾,一心想着要过好日子。姑父很能干,电工、木工、瓦工都可以。在方圆经常有人请他去干活。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家境殷实,也盖了新房,给大儿子也娶了媳妇。可是随着小叔的离婚,小姑的苦难又来了,姑父为了替他妹妹出气,是天天找岔,甚至也提出离婚。有一次小姑来看奶奶时候抱怨小叔,说是小叔倒是离了就离了但是她的日子还长这样怎么过呢。那天晚上小叔喝了点酒,就去找姑父理论,结果被姑父和两个儿子重伤,差点死掉。当时是姑姑扑在小叔身上止住了打斗。住院的医疗费,姑父坚决不承担,小叔就起诉到法院了。那段时间,是小姑最无奈的时候,到我们家劝小叔不要告到法院,回到家劝姑父给小叔医疗费,一天很多趟的来回跑,身心疲惫,但是她的努力没有结果,法院判决姑父故意伤害服刑三年,那个时候我不在家。听哥哥说法庭一判完小姑就晕倒在法庭。那以后她不跟小叔来往,就是去看奶奶也是选小叔不在的时候,在村子里遇见小叔也是低着头快步走开。在姑父服刑的那三年,因为两个儿子觉得姑父坐牢跟姑姑有很大关系,家里的什么活都不干,姑姑一个人忙完了田地忙家里。尤其是在收割麦子的时候,因为要赶时间,她一个人常常忙一天连口水都喝不上,晚上回家都9点多自己随便做些什么填填肚子。那三年姑姑老了很多,我回去看她,给她钱的时候。她常常就流泪。姑父出狱后,好象对姑姑这些年一个人辛劳也很理解,再没有提这些事情,但是姑姑总觉得对不住他,时刻内疚于心。家里的活她比以前干的更多,才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比五十还老,头发也亦花白,因为姑父的坐牢,对她打击很大,以前说话办事干净利落的她现在罗嗦了很多,记性也差,手里刚拿的东西一放下就半天工夫找。她离我们家近,几乎每天都要来看奶奶,我去年11月份在家的那几天,看奶奶、父亲、小姑三个人说些闲话,看着她们头上颜色深浅不一的白发,我的心不由酸楚。为什么我们家族这么多不幸?难道好人真没有好报吗?我问自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