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781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致安澜8:活着就是最大的成功

(2014-09-22 18:43:58)
标签:

文化

老皮

分类: 老皮随笔

·致安澜8:活着就是最大的成功
老皮摄于西藏羊卓雍措


 

·致安澜

        8:活着就是大的成功

 

 

    在夏日的午后,聆听着遥远而熟悉的音乐,全身心充满了古老和怀旧的味道。丽江小倩的《一瞬间》:“就在这一瞬间,才发现你就在我身边;就在这一瞬间,才发现失去了你的容颜。什么都能忘记,只是你的脸;什么都能改变,请再让我看你一眼”。

 

    沉迷在乐曲中,许多陈年往事在富于摇摆的节律里被次第唤醒。音乐的曲调舒缓而空旷,仿佛一种辽阔的伤感,声声慢,声声慢,却直逼魂魄,孤寂凄美之境与独自一人走夜路的绝望无助殊途同归。

 

    然而,沉下心细细聆听,许多人事,均在岁月无惊里默默远去了。

 

    音乐所带来的延伸空间,是一种精神感受的积累。所谓的理解音乐,不光是停留在表层的音符,而是要抵达更内里的精神的旋律,抵达音乐所涵盖的生命的另一个界面。某些时候,聆听音乐也像是独自站在水边,看别人在海里畅游,感觉上有些过往却无处着落。

 

    突然的,想让你陪我去椰风寨看海,安澜,你来不来?

 

    抑或在不息的涛声里,我是那迷路的水手。对于逝去的,我满怀追忆;对于拥有的,我心存感恩。生活中的悲喜,已无关紧要。过去或未来的点滴,都将汇聚成另一个内心的江湖。在我看来,漂泊即是生命的最好形式。那逐流而去的鱼群,高高跃起的身姿,就如同挺立于白刃一般的波涛上。即便,岸不可及。

 

    黄昏之后,灯盏倒下,黑暗呈现。

 

    跌落与上升之间,阴谋在持续。

 

    大提琴低沉迂缓,安魂。优雅悲怆的琴声,胜过任何喧嚣的表达。走湖里大道,过海沧大桥,眼看一个城市妩媚的植被,迷离的夜色如身后贪婪的欲望。

 

    那么,在不告而辞的时光里,安澜,这似乎是缘了。

 

    彼岸有雾,远和更远,佳人并非常见。

 

    夜是空旷的。但依旧存在着不可忽视的细节。比如,大部分人看《安娜,卡列尼娜》这部书,一个是周扬先生的译本,另一个是草婴先生的译本。安娜与渥沦斯基私奔后,有一次非常思念自己的儿子,就回家看儿子。草婴的译本说,安娜天真地哭了。周扬的译本说,安娜孩子般地哭了。让人不知道哪个更好。

 

    转眼已是白露。接下来的节气,将是薄荷一般清凉了。

 

    沿着夜来香走近的光阴,愈发显得朴拙简洁。

 

    久已疏忽的,对自然变化的敏感,对亲人或朋友的惦念,对自己的关照,渐渐地都在这临近秋天的夜里有了觅处。日子过得就像逃跑的贼。这样的季节,最适合静静地体味有限生命里降临的欣喜和不舍的离去。

 

    或许,我是注定了离不开醒醉交织的闲逸生活。最近一段时间,每天放歌纵酒,山吃海喝,日子过得简单而舒坦。昨晚在湖里悦华,银兰展示厨艺,弄了几样菜肴,再邀约几位好友,共品佳酿。其间有人谈及孤独,我则以为,孤独是深邃思想的起源。但有时候,做一个深邃的人,却不如做简单的人快乐自在。

 

    风也不能吹动的寂静,连绵的褶皱在内心。

 

    我这人没有任何宗教信仰。偶然与朋友谈论起宗教,我调侃那朋友,宗教或许是一种瘾,就如同你喜欢拍别人的肩,特别是女性的肩。我说,真不知你是以此来安慰自己的饥渴还是以此来展示自己的年迈。

 

    但我以为,宗教体现的是人类探索世界和自身意义的永不停息的努力,也是人类的精神需要与终极关怀。

 

    闪烁的诗意,更多的时候属于黑夜。

 

    不眠之人,内心的祥和,即是唯一的光亮。

 

    听一首老歌,深情得几乎叫人落泪。歌声总是怀旧的,是往日时光里一处封固了的风景。时间真是一种强大的过滤器,把岁月里的许多杂质滤去,留下的,大多就是令人留恋的。其实,今生再长,也不过是一个一眨眼就醒的长夜。

 

    黑夜在不知不觉中再次降临了。音乐是黯淡背景下耀眼而坚定的灵魂所在。

 

    夜色起。灯影晃动。发情的三脚猫跳梁而上,躲在黑暗处做起未曾开败的美梦。我在灯火中走动,一身正气。我的坦然如同秋风扫落叶,爽朗而从容。人世间太多的闹剧,不过是身边的浮尘。我的身影淹没了某些丑陋的人与事物。我庆幸自己铿锵的气韵,由此产生。

 

    这样宁静的夜晚,我安于沉淀所有的过往。

 

    闲来没事,一边喝咖啡一边重温《伊索寓言》,再次读到《农夫与蛇》的经典故事。农夫庇护了一条冻僵的蛇,蛇却反过来伤害了善待它的人。这故事的寓意是在鞭挞那些恩将仇报的恶人,同时也在告戒我们要明辨是非,看清某些东西阴险狠毒的本性。现实生活中,那卖主求荣、恩将仇报的,最不是东西了。

 

    这时,我不得不使用一些隐喻,叙述失明前的景象。直到月色,照亮草原上失眠的羔羊。

 

    这是中秋的夜空,是那被人寄托着万里相思的明月。其实,明月与平常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甚至病恹恹的有些惨白。然而,那一轮万物神灵为之动情的明月,或许病得太久,居然也开始漂亮起来。它依旧承载着千年的温馨和宁静,在等待和失望的空间,悄然孤立于人们的期待之外。但,也依旧是,高处不胜寒。

 

    岁月终将穿过落叶般沙沙作响的风尘。想象那往日时光,爱是唯一的天赋。

 

    心思散漫的时候,我开始喝瑰夏咖啡。同时,随手翻看一本小说。小说里写到一个女人,作者在叙述她时,说她薄薄的耳朵像咖啡杯的杯耳。于是,我的视线便从书上转移到眼前的咖啡杯。我认真地打量着杯耳,试图找出一些关联的东西。我被书里那一瞬间的细节所打动了。

 

    等我抬头,那个女人却已经走远。

 

    我知道自己不是那种自省的人,也没有那种深刻而准确的思想能力。但我知道,思想是人的灵魂深处的东西,是人凭借心灵对世界和生命的洞察和把握。一个人的思想深刻了,身上就会有一种说不出的人格的力量和气质的感染力。在一个深幽迷漫的夜晚,我突然陷入无序的心思里。我对周围的景象视而不见。

 

    我一辈子似乎都在做着一件荒诞的事。我一直在寻找自己比较合适的表达方式。生活从来就不缺少荒诞,我经常会忽略掉自己荒诞的过程。生活的常态总能延伸出某些生存的哲学,道德关怀即是文学的重要使命。

 

    我提倡心灵的写作如果也是一种荒诞,那么荒诞就是这个社会的本质。过程即是一部真实的作品。

 

    经常的,我会突然想起某位作家的某一本书。于是遗憾也随之而来,因为那本书不可能一下子拿到手上。记得美国作家冯尼古特最后一本书是《没有国家的人》。他一生颇为坎坷,有一阵,他在车行推销瑞典“坤宝”车,瑞典人得罪了他,他写道:从此,我就与诺贝尔文学奖绝缘了,瑞典人阴茎短,记性长。

 

    既是提到了诺贝尔奖,就不能不提莫言。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国内许多文学小圈子似乎呈现出前所未有的魔幻,甚至文盲都有掌管作家的欲望。然而,我却记住莫言在斯德哥尔摩瑞典文学院发表演讲时说的话:对于一个作家来讲,最好的说话方式是写作。我该说的话,都写进了我的作品里。用嘴说出的话随风而散,用笔写出的话永不磨灭。

 

    午后朋友到访。闲聊中友人问我:你已出了十来本书,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或自豪感?我回答:若说没有丝毫成就感或自豪感,那绝对是假话。但实话是,我更多的时候感到自卑。在如今的物化社会里,当人们不顾一切地追求被认可和成功,情怀已逝,格调沦陷。而我的写作不是为了炫耀,它是我生命的一个部分。

 

    是的,时代的浮躁,总让我无端地多出一份无奈,以及对文学生态环境的伤怀。这也是影响人们确定价值观的不确定因素。然而,诗的美妙,正是在于她总是充满想象,并且具有多种不确定的意味。以此为据,文化的价值观也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我只相信一件好作品对心灵是有触动的,那一触动,值万金。

 

    继续与朋友谈及人的欲望。我以为欲望危害到了安然的生活态度。凭心而论,人有欲望才有动力。但欲望太大同样也是致命的。人可以凭自身的实力去争取到某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某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争又何益?这或许也是人与人之间文化观念的落差。因而我总是不断告戒自己,一念放下,万般自在。

 

    自在,通常是自由的后缀。自由就是没有人来干扰你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你可以心无旁贷地做你自己喜欢的事。因为自由的元素,就是人类剥落了被加在身上的种种人为束缚之后,被还原为人的真实品质。

 

    说到底,自由就是人性最肆无忌惮的释放。因此,人类所有为自由平等而付出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早晨出门时,遇见一位年轻的母亲,正送自己的小男孩到对面的幼儿园。还有一小段距离,小男孩就脱开母亲的手,蹦蹦跳跳地跑向幼儿园,没想脚下一绊,啪地摔倒了。在门口巡视的保安,急奔过去想扶他起来,却被那母亲拦住了:“谢谢!他自己能行。”我禁不住由衷地鼓掌,为那小男孩,更为那母亲。

 

    我所遇见的事物总是反复出现。时间就像一个圆,完美,并且虚实相间。

 

    有云飞过,有鸟飞过,甚至,有人做飞翔状。只有秋天,在凤凰木的枝头,倚风屹立。

 

    平静地坐在秋天的黄昏。黄昏是一种内省的状态,零散的思绪,随风摇曳。回忆总是安好,每一个灵魂都负载不同的信息,每一种生活都有各自的理由。只是,海边涛声依旧,却没有永恒的心灵的依傍。岁月如水无痕,一转身即是无数个光阴的故事。看那浪花绽放之后遗落的一片深蓝,我知道那是有一份爱,礁石一般,在心底深埋。

 

    秋天真的有点秋高气爽,是适合读书的好时光。秋风在空旷处散步,萨克斯在风里颤颤地飘。一些没有机会从大门登堂入室的故事,在窗下踮起了脚尖。随意看看户外,那街上路过的女子,长长的辫梢上,是溜光水滑的窈窕岁月。这样的秋天,我在家里一边看书一边喝咖啡,却感觉像是在机场候机。我不知道这是否暗示着一种新的转机。

 

    但有时候想想,总感觉自己就像是生活在废品里,尽管偶尔也端着咖啡,却只不过在一事无成地打发时间。或许,人就是这样,常常在应该享受的时候思考,在应该思考的时候忙碌地奔波。佛家说,有多少执着,就有多少束缚。我想,那就顺其自然吧。

 

    独自喝咖啡,心思容易开小差。假怀旧,真性情,窗外芭蕉舒卷,竹影摇曳。打开音乐,听一支古琴曲,袅袅的,让人觉得,仿佛莽莽大山中,漫天的云雾正在飘散。

 

    在猫墅咖啡馆,看书吸烟喝咖啡,慢生活贴着“老皮制造”的标签,舒坦得毫无天理,尽管这样的心境不是常有,但在那一瞬间,我确定自己闲适而安然。

 

    突然想到,咖啡的天性可能更接近一种纯粹的诗性,或者一种纯粹的理性。这两者都是我们身处的物质世界的精神化产物,是已经提升了的东西。就像一个远在天边,而又未曾离开的同行者,总是带着说不清的人生况味,徘徊在人的心灵深处。除去一些技术性的问题,咖啡即是对生命的唤醒。

 

    生命的过程,总是在不断重复消耗。临近黄昏,人生就空了。

 

    但我坚信我卑微的生活本身就是一部好作品。哪怕这部作品的读者只有我自己一个人。

 

    人的一生,不是用来做这些事,就是用来做那些事。生活里的所有酸甜苦辣,都只是内心的一声轻轻叹息。也已足够。

 

    事实上,一个人血脉里的东西,真是很难抑制的。就像生和死,是由不得自己的。

 

    生活有别于童话。天空虽大,却看不到孤独。我们每一天都要面对许多的分岔路。人在现实中的每一个瞬间,都可以成就一种永恒。

 

    空气在四周安静流动,时间无声。一个人看着云和天空的时候,也许会觉得孤独至死。但转身看看雨后窗台上的潮湿痕迹,却又别有一番情趣。轻轻地想起往事。过去的那些缓慢或疾速的时光,痛楚或陶醉的瞬间,自省或警觉的片刻,竟然回到眼前。那就是一个人的现在。在彼此的沉默相对中,趋于笃定从容。

 

    生活一如既往。时间迅速地填平一切。就像大海覆盖了地球上所有的凹陷。我们的世界黑暗而痛楚。生命像野草一样蓬勃而卑微。活着就是最大的成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