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664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昌政:从微妙之处发现诗意

(2010-12-03 12:00:00)
标签:

文化

昌政

剥开老皮

分类: 剥开老皮

昌政:从微妙之处发现诗意


 

从微妙之处发现诗意
          ——老皮诗歌阅读小札


    ·昌政

 


  突然想起老皮:一个散淡的诗人,一个以卑微自认的歌者。想起他的短诗:奇诡、机智、生动,充满意趣。


    老皮出过一部诗集,叫《卑微者之歌》,厚如砖头。读罢多年,不时地想起《一种思想的诞生》中的最后一节:

       佛的脚趾

      爬满了苦难的百姓

 

  这两行诗句虚实相间,包含的是菩萨心肠,悲悯的情怀让我如骨鲠喉,陷入巨大的纷乱之中。老皮的诗总是如此生动、传神,富有言外之意,善于激发读者的想像,哪怕是习空见惯的一个动作,也能从中发现有益于人生的《提示》:
  
或许你不在意 先生
  那些为你点烟的人
  手势呈包围状

 

  多么惊心!犹如显微镜下看抹布,对那好心的抹擦后怕不已。在老皮的笔下,似乎没有什么不能入诗的,灰蒙蒙的俗语堆里也能拎出一串闪亮的诗意,比如《激情燃烧的岁月》:
  
好汉不提
  当年勇!
  提起来
  世界多么空旷

 

  这是何等机智的夸张:当年之勇充满了世界,要是把它提了出来,“世界多么空旷”——以六个字将俗语的腐朽化作了诗的神奇。这种点化之功还体现在表达的轻松上,比如《新歌谣》:
  
半尺高的月光 半尺高的思念
  半尺高的红高梁酒 半尺高的火焰
  半尺高的昙花呀
  在我眼前
  一闪
  一现

 

  由月光而生思念,由思念之烈而喻红高梁酒乃至火焰,行云流水似的,蔓生而去,但却始终不离“半尺高”:卑微。这与人生的短促是一致的,诗人将它命名为“昙花”,它的一闪一现,就是一生。深沉的感慨竟以轻灵的谣曲表达了,相当随意。他有一首诗索性叫作《随便什么牌子的啤酒我都可以喝》,平白如话(实乃酒桌前的一句应答之语),如何酿之为酒呢?请看:
  
随便什么牌子的啤酒我都可以喝
  随便什么风味的女人
  都可以陪我坐一坐
  那么你可以随便地想象了
  随便什么样的生活
  在我这里
  是不是都带有一丝邪恶?

 

  第一行是白话,第二三行是顺带的,再铺排下去就属“注水”了。诗人适而可止,转向想象“随便什么样的生活”,按语势,接应的是“我都可以过”,不,诗人逆而反问,表达了对“随便”的思索——随便是有度的。

 

    老皮的诗是优雅的、深沉的,往往直接抒写而却不失曲折暗示,有一种镜面似的浅近和深远。《送站》如下:
  
没有一列火车
  能震撼我爱情的错动
  除非我倒下
  成为一根枕木
  成为自己
  黑暗中的节奏

 

  “我”的爱情有自己的节奏,那是连火车也震撼不了的。“除非”看似退让,却是强调,六行小诗竟然尺水兴波,曲折有致!老皮写诗有如高手戏笔,初时漫不经心,渐渐有了兴致,突然挥就,妙不可言。《像一把挂在墙上的笛子》的起笔是随意的:
  
像一把挂在墙上的笛子
  想念草原、河流
  无边无际的树

 

  像一杆猎枪
  渴望成为英雄
  渴望比原始森林更为遥远
  更为深邃的
  一声余响


  笛子思念草原、河流,是演奏,也是从竹子到笛子的演变,总而言之是田园牧歌。“像一杆猎枪”,是由“一把挂在墙上的笛子”联想的,诗人试图在短诗中加入更多的内容,就不得不转折,叠加,以免平铺直叙。由笛而枪,上下两节写的是两种生活态度,侠骨与柔情集于一身。当“一声余响”出现,一首佳作也就宣告完成。

 

    当然,老皮也是惯于嘲讽的,他的幽默是冷的,有一种透骨的冰凉。《罪恶芝加哥》写道:
 
 他们在生殖器上戴着假面具
  装饰文明
  当女人需要某些
  坚挺的东西(卡宾枪或者注射器)
  他们已扣动扳机  

 

  他们将装载海洛因的汽车
  开进了银行
   

 

  “生殖器”、“女人需要某些坚挺的东西”,这样的语词在某些人的笔下会是色情的,而老皮却改写为政治,相当严肃、冷峻。他拈取细节、片断,为芝加哥拼出了罪恶的脸谱,充满动感的诗句,紧张急促,富有张力。他不说“卖海洛因赚钱”,而写“将装载海洛因的汽车/开进了银行”,惊人的夸张,也是入骨的写真,这样的语言姿态显示了老皮诗艺的精湛。

 

  老皮的诗意来自生活,生存的状态就是他诗歌的姿态,尤其善于从微妙之处发现诗意,瞬息捕捉,巧妙固定。往往只是一句话,经他一写,就有了意趣。这是《消化》:“赴宴前,父亲拉住我:/要保护好你的胃/孩子 还有许多东西/需要消化”;这是《好戏还在后头》:“事实上/在最高潮的时候/便谢幕了”。《台风》可作典型案例:
  
上午,樱发来短信息:
  台风要来了
  我回她:那就是你。

 

  下午,樱又发来短信息:
  台风真的要来了。
  我依旧回她:那就是你。

 

  傍晚,樱再次发来短信息:
  台风真的来了。

 

  这时,我听到一群又一群奔马
  在天空中疾驰。
  我这样回她:你是领头的那匹
  母马。

 

  樱她屡次发来短信息,一次比一次更急迫,意味着什么?“我”以静制动,意味着什么?重复了多次,“台风”二字别有深意.这样的情境下,“我”仍调侃,意味着什么?

 

  老皮,长有一部大胡子,闽南人,我朋友。
                               

 

                                  2010.12.2

 

 

  

文章出处:昌政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225530100ogdx.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