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664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风花雪月秦淮河

(2010-02-25 23:01:32)
标签:

文化

老皮随笔

分类: 老皮随笔

·风花雪月秦淮河



·风花雪月秦淮河

 

·老皮

  

 

    第一次知道秦淮河是在30年前,那是因为读了朱自清先生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秦淮河便一直流淌在我的梦中。


    一到南京,我便和许多人一样,最为急迫、最为向往的地方当属秦淮河了。


    华灯初上时,我来到了秦淮河,一下子就被眼前如梦如幻、如诗如画的美景吸引住了。于是,我在岸边悠闲地走着、看着,一幅幅绝美的景象,恍如隔世的情怀,浓得化不开。


    有人曾经做过这样的比喻:如果说作为长江一条小小支流的二百里秦淮河,是长江的一根小手指的话,那么南京十里秦淮河就像戴在这根指头上一枚华丽的戒指,她簇新、雅丽、光鲜,甚至有几分奢华。


    相传,当年秦始皇南巡路过金陵时,望见金陵上空紫气升腾,以为王气,于是下令“凿方山,断长垄”,给秦淮河抹上了一层“泄金陵王气”的神秘色彩。


    千百年来,秦淮河默默地流淌着,流走了六朝的繁华,流走了帝王的旧梦,而如今,出现在我眼前的,已是现代版本的秦淮河了。或许,这是历史进展的必然。甚至,我相信如今的秦淮河比以往的任何年代都更为繁盛。以朱自清先生的“桨声灯影”与当前的情景做个比较,如今铸造“灯影”使用的是电灯,肯定比以往的油灯更明亮、更多彩、更辉煌,尤其是夫子庙南岸的照壁,全长110,高10米,为全国照壁之最。在夜晚,照壁壁面上两条巨大的金龙盘旋其上,金碧辉煌,流光溢彩。让我稍微觉得遗憾的是,河面上大多以现代游船代替了过去的画舫、歌舫、茶舫,并且以机器作动力,马达声代替了以往令人迷醉的“桨声”。


    明代是秦淮河以往历史上最为繁华辉煌的时期,据说,那时候灯船之盛天下无双,两岸河房雕栏画栋、歌舞升平、十里珠帘,无数教坊司、店铺、酒楼、妓院荟萃其间。


    曾经,被誉为“秦淮八绝”的李香君、陈圆圆、董小宛、柳如是、顾媚、寇白门、卞玉京、马湘兰,在这里组成了一幅美轮美奂却又无限伤感的秦淮风月图。这几位名垂青史的青楼女子不仅卓尔不群、才艺双全,虽为生活所迫沦落青楼,却在山河破碎、国家遭难之际,深明大义,保持气节。而她们对爱情的忠贞不渝,更使得她们在风花雪月中得以千古流芳。


    在仔细观察了秦淮河的地理位置和周围环境之后,我突然明白了,当年秦淮河之所以能够繁华似锦、名传天下,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因了生活在河畔的青楼女子。自古名士多风流,秦淮河紧邻中国古代最大的科举考场江南贡院,得尽天时地利,每年科举之时,都会有成千上万的考生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里,如此才子佳人荟萃之处,能不演绎出一些缠绵哀怨的爱情故事吗?


    李香君,正值花季妙龄时邂逅侯方域,随着明朝覆灭,侯方域被迫离开南京,香君被迫嫁人,誓死不从,以头叩地,血溅侯方域赠予的定情诗扇,血点桃花由此而来。侯方域最终北上成为大清臣民,香君为此削发为尼,遁入空门,郁郁而终。


    陈圆圆,是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对象,清朝时,吴三桂被封为云南王,陈圆圆却坚决不肯做他的王妃,步李香君后尘遁入空门。从此,伴随她的是晨钟暮鼓,青灯黄卷。


    董小宛,15岁因家境贫寒步入青楼,发誓保有冰清玉洁之身,与冒辟疆结为连理,同患难,共生死。在清兵南下期间,与冒辟疆历尽艰险,举家避难,因颠沛流离致使旧病复发,香消玉陨。


    柳如是,烈女,20岁时嫁给了东林党领袖、白发老翁钱谦益。清军兵临南京时,柳如是苦劝夫君一起投水殉国,但钱谦益畏缩不前,柳如是绝望之际奋身投水,最终被救起。钱去世后,柳如是悬梁自尽。


    顾媚,与当时诗坛“江左三大家”的龚鼎慈相爱后,多次冒险资助因为反清复明被官府追捕的龚鼎慈。顾媚死后,她的爱情得到了回报,龚鼎慈在北京长椿寺为她建造了妙光阁,以纪念这位大义至情的红颜知己。


    寇白门,嫁入豪门后,曾派五千士兵手执大红灯笼迎娶她的保国公朱国弼很快移情别恋。后朱国弼落难被抓,寇白门返回金陵筹集二万银两将朱赎出。朱愧疚不已,欲重圆旧梦,被寇拒绝。此后,寇白门广结文人骚客,酒酣耳热,或歌或哭,亦自叹美人之迟暮也。


    卞玉京,聪颖美慧,与诗人吴梅村相知相爱,却被国舅选为妃子,卞玉京为此托书吴梅村,愿托付终身。然而,软弱的诗人所能做的,只是在她离世后,来到她的窗下吹箫追忆。其实,卞玉京并未入宫,而是出家做了道姑。后来两人曾在苏州虎丘相遇,却已物是人非。


    马湘兰,酷爱诗画,才艺俱佳,与江南才子王稚登一见倾心。可是,王稚登却因未能获取功名而自卑地回避她。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对王稚登的深情。这段挚爱伴随了马湘兰一生,始终不渝。


    ……


    我相信,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如今,当我漫步秦淮河畔,遥想秦淮人家的旧事,一丝惆怅在不知不觉中涌上了心头。


    风花雪月秦淮河,波光里似乎闪动着无边的风月,因这些绝世佳人的美丽传说,显得更加妩媚。月色与灯影相互交织在一起,在金粉遍地、人声如潮的恍惚中,默默地传诵着那一个个出淤泥而不染、愤世嫉俗、坚贞忠烈的神奇故事。秦淮河,也因其风姿绰约的娴雅气质,而在一个人的内心一次次激起涟漪。


    并且,让我深深地沉醉其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