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781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林仕荣:论老皮的油画

(2009-01-08 11:00:15)
标签:

文化

分类: 剥开老皮

论老皮的油画

    ——剖开老皮内心深处的神秘体验

 

    ·林仕荣[漳州诗人]

 

 (图片来源老皮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6446680

   

    老皮是个诗人,这是众所周知。但现在看来他又是一个油画家了,单从其“造句铺”中的几幅油画就可见一斑。我得以复制的只有这九幅:《孤独是一颗朴拙简洁的心灵》、《微醉》、《焰》、《暮色》、《.逝去的岁月》、《季节深处》、《金沙村牧牛图》、《童话中的秘密》和《悬而未决的距离》。

    我之前写过老皮的一些评论,如《瞬间剖开老皮》。后发现,博友及诗友们对其油画的评论却很少,可能是一直以来,老皮一直被“诗人”这个名号占据着,因而大家不好加以妄论。我也是这样,我对诗歌或许有点一知半解之处,但对于画,特别是油画,几近为画盲。现在要说起对油画的评论,真是不自量力。但老皮长于诗歌尚能作画,我何不尝试一下,以做效仿?还愿来人得以真论为盼。

                            ——林仕荣代前言

 

 

   《孤独是一颗朴拙简洁的心灵》是幅以向日葵为主题的画。盛开且成熟的向日葵热情而又饱满,色彩浓烈富有生命力。但在夕阳无限好的背景下,这却是一朵孤芳。所谓“盛极而衰”,一片群山的黑影,就将一种即将从成熟走向死亡的悲壮表现得淋漓尽致了。作者在画中没有采用一丁点的代表生命的绿色,这正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一种“燥热与阴冷”与“生动与虚静”反差效果。在我的审视中,我似乎看见了这样一种境界:生存的挣扎与死亡的虚静相接合的画面。作者将此画题为《孤独是一颗朴拙简洁的心灵》,显然是有意将 “心灵的孤独”归入了一种“朴拙简洁” 的精神观念中。而“朴拙简洁”正是作者的诗文风格的一贯体现。作者在心灵的表达之前,做了一次“孤独” 的个性的自我“隐藏”,这个隐藏就是我们看见的画中那个“水”状或“星”状的白色块,这个色块我视为此画的一个主要亮点之一。凡高的《向日葵》中的瓶颈上也有一个亮点,是出于对光线源的考虑,老皮的向日葵中也出现这样的不规则的亮点,不应与凡高的用意相提并论。因为出发点不一样。我以为,老皮在这里企图的是:当此亮点以“水”字解时,则“水”本意为生存与生命的象征,当此亮点以“星”意解时,则“星”本意为死亡与永恒的象征。所以,这一朵孤独的向日葵,在作者的意图中就有了一种悲剧意识的色彩,这种用用意是单纯而强烈,也因此这朵向日葵已和凡高一样,不仅仅是一种植物的表征,而是一种生命的存亡表征,是带有原始冲动和热情的生命体。

 

    面对他的诗歌,你除了对一个语言世界的纷繁、细碎和出其不意惊讶以外,只能承认自己想象力的贫乏(李德武《诗生活》语)。同样我们在面对这朵向日葵时,我们也应当做同样的思考。

 

    另一种思考则来源于老皮的油画《焰》。

 

    这是另一处临近夕阳的景观。如血的夕阳中风平浪静,港湾里远航的船还未归来。一种未知的未来在这港湾里即将发生:生(归来)或死(无归)。同样的主题,作者的表现手法与前篇又不尽相同。以《焰》为题,以水天半分的色块,强烈地的意图就是要告诉我们,宁静里的水生火热才是生活的本真和必然。画面中的四根“桅杆”略显长了一些,岛屿的色块稍显黑了一些,此外,别无它疵。

 

    这让我想起苏轼的“归去来兮”。也或者这就是一种乡愁,一种精神家园的归宿使命和一种对未知命运的渺茫。画中如火的浓烈色彩,正是一种对“归来”强烈的召唤。

 

    但有幸的是有对老皮的理解。他找到了这种召唤的起源,虽然那是个已经“逝去的岁月” 。

 

    这里的精神的家园只剩一些残垣断壁。只是可惜作者对背景的远近处理不甚理想,显得平面了一些,似乎少了一些应有的空旷感。当然,或许这正是这种岁月逝去多时的集中效果也可一言蔽之。从画中我们还是看到了这样的一种景象:现实的人世恍如陌生的异域。我们一生中值得残存的记忆是有限的,画中的景象让我想起李白的诗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在这里,我们的精神家园还是离我们那么遥远和冷漠。这种回归是一种充满了艰辛的历程。在我们的童年,我们的青年等各个时期的向往和梦想,都将从一入世开始就注定了精神的流浪。

 

    但可幸喜的是我发现了老皮的流浪并不是很远,他在他的油画里似乎发现了这样的目标。那就是他的油画:《童话中的秘密》和《金沙村牧牛图》

  

    当月亮被窗子捆住,当长发的童年倚窗遥思,那时我们的精神就开始了其痛苦之旅。不再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了,而是更多地在追问“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了。时间对于我们来说是越来越少了。

 

    就《童话中的秘密》一画而言,是作者用了浓重的红色,渲染出了一个具体人物的存在与其可能的思想主题,是幅简净明了的佳作。我们无须一定用某种特定的人物表情,才能表现表面出我们的思想,但我们需用一种具体的事物来说明我们所认识的存在。

 

    “长发的童年”所望见的是那窗中的明月,还是那昨日的、并不遥远的、就如我们原来的家园——金沙村?二幅画近在左右,但就偏不在同一画格里,这是我对其画的一种拼凑所产生的无奈,也是老皮本身可能没有发现的一个可能的偶合,但就是这样在我的试图里出现了。我把它们分别称作一个是“家”,一个是“园”,而立于其中的就是我们所要的精神地带:遥远的虚无。

 

    在“如真”与“如画”的交界处,我说,生活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从来都没有让我们离开身心对诗意自由的向往。何况,绘画的本意是一种精神表达与寄托,这与任何一种艺术形式不无二样。老皮的画,是用画笔画出来的,是经过要其特定的思想取舍才得以“顿悟”或“刻意”形成的,他能把它想象出来,就在于他知道了那些“它们”存在的秘密。这不,老皮就用他心中的童话,告诉了我们这样的秘密。

 

    而我要告诉大家的秘密是,这幅《童话中的秘密》在我们用鼠标的左键点击托动复制时,你看到的画面是红色部份是绿色的,黑色部分是白色的,月亮是青色的,墙体是灰褐色的。那是怎样的一种画面?像不像电影中的恐怖画面?是的,就是这样的一种近似死亡的画面一直存在于我们的回归旅程之中。于是这里我想说:“虚极静笃”就是我们的家园。

 

    但在我们的内心深处,我们始终无法面对的是自己的孤独和生存中的种种被更改的自由。老皮正从一个《季节深处》向自己的家园走去,从容而得意。但他还是被四棵树所迷惑:一棵是假象的生存,一棵是失落的语言,一棵是遗忘的路线,一棵是死亡的假体。画面中,存在着这样的理解(或许,以理解而论本身就是一种歧义):四棵生死未知的,未发芽的或已枯了的树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而画中根本没有路,我们不知道这个季节的深处是否有我们想要的家园,作者没有任何说明,这是语言的失落还是画象给定了我们所应有的思考?

 

    我也被挡了下来,开始了我的思考。我还想说那“虚极静笃”。“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老子《道德经》)。说的意思是:这世间,一切原本都是空虚而宁静的,万物也因而能够在其中生长。因此要追寻万物的本质,必须恢复其最原始的虚静状态。万物的生长虽蓬勃而复杂,其实生命都是由无到有,由有再到无,最后总会回复到根源。根源都是最虚静的,虚静是生命的本质,这种生命的本质也是自然的常道…这么一来,老皮的《季节深处》就存在着这样的一种自然的本真,尽管他的画不是什么名画,但他画出了至少是我能看到的虚与静。没有路,画本身就是一条路,没有语言本身就是一种心境,没有生命的迹象本身就是一种生命,看到的死亡本身就是一种新生。此画只四棵树,且树为主画面,看来很近,但它的空隙中一片空虚,就成了一种我所认识的“平远”的意境。这是我认定的一幅佳作。由此平远之处,我们又似乎能看懂一种给定:这里就是你的春夏秋冬,这里就是你的心灵深处。

 

    而老皮的酒量让他无法在这里长时间的留守,尽管这样的留守是我们一直所企盼的。但老皮还是到了他的酒精中间,在一种《微醉》的自我里先了我们一步出发。画面是不是老皮在弹钢琴我不知道,我是没见过老皮弹钢琴。但老皮以《微醉》的心态想要说的或许应该是那双手。这是双几近万能的手。但手是握不到自己的,就像这幅画里的琴声是听不到的一样。但我还是想认真地听听,用诗的说法那就是:

 

        我看见那些纷杂的事物

        在琴键的过滤中走了出来

        略带酒味

        而我就用一小捧的酒窝让你安睡

        你想喝的时候

        就把你的唇贴过来

        轻轻的吸

        于是我的双手从今无法分开

        我很累,但是我很想今生

        就用这样的距离想你

 

    如果我以上的配诗得当,那么老皮《悬而未决的距离》在我这里就有了新的裁决。老皮对此的说法是“爱情有时徒有虚名”并用两个蓝球筐来说明爱情的各自所属和可选性。虚句是有时的,徒有是形容的,因此爱情才是真实的。爱情更多的是意味着承诺,甚至体现出一种责任。这里我不对爱情和是否虚名进行过多的评论,这里要说的是画。

 

    这幅画,有种人间烟火的味道,是一种对生活的感悟,配以“爱情有时徒有虚名”就更将生活的本质、烦躁、思虑一一表现了出来。用我对画的理解,诗画应当一致。老皮此画的第一个一致,就是其外在的一致性,即诗自为诗,画自为画,各为千秋。先说其画,横向的条形与纵向的人形,形成了反差性的对比,从而达成了空间感的一致,人物形象丰富,从体态上可见出一种生活常态。具体而生动是这一外在的良好表达。再说其内在的一致性,这种一致性说的是绘画的意境与诗的意境在“天工与清新”方面的一致性。在这里老皮表现出了其超然的智慧。在题材上,这幅画说明了老皮对于世俗的倾向。以其无功无利的画意和自然写真的风格而论,老皮此画是构建了一个其自足自乐的精神家园。“爱情有时徒有虚名”的题写虽道出了其世俗化的生存理念,但我个人倒认为,不题会更好一点。理由是画中的两个蓝球筐就足以说明想要说的了,更给看客们留足了余地。

 

    老皮从1981年开始文学创作,业余爱好诗书画。我没能从他疲惫的身心里看见他的暮色,但我却从他的这幅油画《暮色》看到了一个身心疲惫的人追求精神家园的焦灼的内心。感动是从内心开始的,在基于对诗歌的热爱和追求中,老皮一直是个强者也是个引领者。尽管这幅画的画面中我们没能看到一扇敞开的大门,但是老皮的精神是向我们敞开了:在不断的顿悟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清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清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