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781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8:舒园造句(10首)

(2008-12-23 11:34:31)
标签:

文化

造句实验

分类: 老皮新诗

2008:舒园造句(10首)

 

 

 

  

·绯色的母兽

 

潜伏着  醒着  饥渴着

磨着利爪  内心一直是熊熊燃烧的毒焰

绯色是轻柔的  但这只是序幕

 

渐渐地  猩红的血一点一点渗出来

母兽张大了嘴  露出雪白的牙

颤抖着  等待无处可逃的更大绝望

像一段上好的木头  质地紧密  被迫沉默

有一种寒带植物的优秀和馨香

凌驾于一切之上

 

风很大  风在更高的高处

浩荡  有力  从西向东呼啸

乌鸦站在屋脊用羽毛孵化夜色

河流一再从源头出发

闻到了死亡气息的麻雀像阵雨一样漫天飞起

几乎没有什么能够遮挡

也没有谁可以忽略或者拒绝

仿佛有一种无形的香水

静下来是优雅  动起来是淫荡

 

但嗅觉只朝着一个方向

那委婉在夜色中的花  散发着汗臭和精液的味道

像一群跳舞的女孩  奔跑着  歌唱着

至少需要让每一次喘息都带有质感

剩下的爱情  要多疼就有多疼  只要是两厢情愿

 

阳光普照的白天总是特别无聊

最美的是夜晚  绯色  将性未性时分

母兽  带有挑衅意味  热烈  蛊惑  嚣张

钟摆一样地晃动

继续发生和承载着生活中的一切

 

九月走了  秋天破了

菊花开过  天气渐冷

夜  高枕无忧地暗了下去

蹄音轻叩大地  母兽  咽下一声长啸守住泪水的静

野性的极处  是人性最深的温情

或许一场狩猎  被迷恋的必将成为记忆

只有午夜的钟点饱满而多汁

从一个被压抑的物体内部曲折地发出  在月亮出浴之时

于宽阔的胸襟  越陷越深

 

秋风却无法吹灭野生的音乐

卓尔不群的母兽  穿过风尘旧事

孑然一身的天涯独旅  需要一种仇恨自己的勇气

从此逆光而行  以哲学的形式意淫

用尘埃的忧伤颠覆伪善的寓言

让内心深重的激情和坚贞  依次绽放

 

而梦被打断之前  有谁把想象埋得更深

当母兽迈动古典的步伐移情而来

摇曳的身段再次穿越了世俗和黑夜 

小小的青春  无形而盛大  并以绯色的丰盈

在血腥中打开了属于春天的万种风情

 

 

 

·与欧仁·鲍狄埃同题国际歌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  到明天”

欧仁·鲍荻埃的吼声在月色中反光

像被黑暗一一拭亮的子弹

热血  泪水  尖叫

以及正在酝酿中的裸奔

鼓点般有力地敲打着心脏

 

孩子们得到了教育  看看

是谁教会了我们:

卑鄙  野蛮  贪婪  冷漠  自私  淫荡

再看看

是谁为世界准备的礼物:

疾病  贫穷  战争  饥饿  灾祸  谎言

 

旷野上一闪即逝的是谁的背影

待我回转过身  才发觉

孩子很快会长大  人们也不会

对一件事物保持永久的震惊

 

一个人在野外遇到了饥饿的狮子

他跪下祈祷:上帝  求你救救我吧

他发现狮子也跪下来

和他一起赞美:啊上帝 

感谢你的拯救 

及时为我送来食物

 

如果说人类的思想

总是在彼此的消耗和磨损中顽强生长

那么  在日子的沼泽 

或者在时间的边缘 

我们再也找不到上帝了

上帝没有创造人类 

人类却创造出上帝

上帝擅长欺骗

 

由此可见 

确实“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人们看见的黎明 

实际上是钢铁淬火散发的光

它们献身于水  却选择在水下燎原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  到明天”

谁还依然代表谁站在生活的前线

或者谁还在貌似的服从中暗藏力量

到明天  到明天又能怎么样

到明天  到明天

又有谁知道

我今天摇滚的模样?

 

 

 

·梦回大唐

 

要我说  还不如回到半坡

反正所有的日子过去了  就不再年轻

如同所有春来秋去的草木

凋谢  枯萎  卑微  平凡 

而此时春水重又漫过了堤岸

一尾鱼纹  回到了最初的草原

 

正像每一条道路的起点都通向我的故乡

在路上  我把自己想象成一座寺院

稍微有所觉悟  就真的到家了

 

我不能跟着一首歌嚎叫:这个世界很脏

我看到时间的流水  一直在洗刷着大地的尘埃

路的尽头一定会有许多美好的事物

比如清风明月  比如小鸟歌唱

另一首虚妄的离歌  也会逐渐被人们遗忘

 

 

 

·印花蓝布

 

对我而言  仅仅一个想法  一个意念

从前和此后的日子  古老村落

已徒具美丽的容颜

 

或者置身于错落有致的幽静菊香

把阳光拉近  追忆逝水流年

任凭一种隔世相望的感觉 

在沧桑与荣枯之间蔓延

 

其实,有时候也会有几声幽叹

在恢弘琴弦上颤动

交织成风骨傲然的断章

 

 

 

·南音

 

千里乡音  旧时彼岸

琵琶上  急马回旋

我喜欢这样描述:

更远的从前  呆鸟一样

栖在树上忘记了飞翔

 

风吹黄了一树阳光

一生的旅程往复来回

灯火阑珊处  爱情成为绝症

为了等你  我默默地

守护着褪色的花园

 

 

 

·中秋

 

月光如水  而更多的水渴死在路上

故乡像镜面上的水渍

在遥远的旅途中模糊了视线

 

仿佛岁月劳作的某个细节

大地留下的沁凉润痕

在南山绽放最美的菊香

 

悲欢离合  阴晴圆缺

芸芸众生却没有谁

能够彻底了断俗世尘缘

 

唯有记忆无法抹去  亲情最难淡忘

在每年同一时辰的中秋

我总是怀想那轮明月  是否真的很亮很圆

 

 

 

·甲壳虫

 

梦中的情景已经记不太清

本能  或者还是用梦里的眼睛看过去

一下子就感觉到那东西的坚硬

正在尽最大的努力扑腾着 

想把自己翻个面

只是翻来覆去都有些费事

一不留神  就被裂缝死死地夹住了

最终  还是一条虫

 

 

 

·幸存的春色

 

开发区西边最偏僻的一个角落

唯一的一块未被利用的空地

野生着一些青草

还未被钢筋水泥填埋

只是  四周已经砌起了围栏

 

 

 

·聆听名曲

 

最初的遭遇从秋天开始

我在每一条道路上跟自己相逢

那一溜矮墙早已残破  憔悴而短

鸟飞来飞去  翅膀驮着夕阳的光斑

远和更远  落叶被风吹散

 

安魂曲再次响起的时候  夜已深

莫扎特  孑然孤旅  无人相伴

一列黑色火车急驰而去

钢铁与钢铁互相撞击的沉重

碾碎了九月的秋凉

 

 

 

·薄荷糖

 

现在  唯一可以信赖的便是舌头

无需上下左右地拐弯

就调动起全身的血液

不动声色地包围了

在舌尖上滑动的甜蜜

 

如果再一次纠正  把蕴涵的秘密抵上前 

从上腭揉下来  会感到

牙齿的缝隙漏进来一丝凉爽的风

值得回味的气息也慢下来

像含苞欲放的隐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