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781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闲庭信步:相信吗?老皮

(2008-10-28 16:53:50)
标签:

文化

剥开老皮

诗人评论

分类: 剥开老皮

相信吗?老皮 

 

 

    ·闲庭信步

 

 

    《卑微者之歌》很沉,沉得我绝不可以短时期内消化它。之所以称它为“很沉”,我想还有除“厚重”之外可以抵达心灵的某种压迫感。曾经问了老皮一个很幼稚的问题:“你写就《卑微者之歌》花了多长时间?”老皮说没留意,自己也不知道。意料之中的,其实我想知道的是:老皮,你写就了《卑微者之歌》痛不痛?我想每一首都该经历阵痛的,然后是痛之后的酣畅淋漓。这样的酣畅淋漓绝不是你我现在的阅读者可以切肤感受,但我们还可以这样且喜且痛地品读着,共鸣着,只能说很幸运

 

   经说过要解剖老皮,当然这样的话很张狂,也许老皮听了会轻捻他的香烟,然后把他不易觉察的冷笑掩藏在他的烟雾后。因为要解剖,所以我只是读,不写。但我今天不得不写,因为刚刚我看了《内心的方向》,然后我的心颤了一下

 

    我喜欢把《卑微者之歌》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比如它常常安静地躺在我的电脑桌上,而我就坐在它面前的黑色转椅上,我看到了它黑色书皮上那触目惊心的红。有时我会按顺序读,漫步过那《当最后的山楂做成了果酱》那一辑,我跟老皮说光看那题目我就流口水了。当然,这辑也没有让我始终这么享受心灵的盛宴,比如我看到《深秋》:“阴云密布,灵魂动荡,唯雁声在博大的天空盘旋,但此刻谁能撕裂我依旧从容的的笑脸,让我耗尽剩下的最后一点勇敢。”我为此而蹙就我的眉头,因此而抵抗从心脏传输来的疼痛感。“那孤芳自赏的是谁”?,为此“我看见一身傲骨的菊花,在惊呼深秋之后,被剥夺了武装”。“这距离多么漫长”?“可是火焰,埋我入土又逼我萌发”。可是,每一个还可以呼吸的人啊,逼你入土又逼你萌发的到底是谁?你是不是被现实的火焰逼得无处藏身

 

   时我又是这样随心所欲地阅读它,随手翻开,跳入眼帘的是哪一行文字,我都可以接受。就如刚才,跳出来的是《内心的方向》:“谁能领悟这种疲惫,一列火车从深夜驶过,大口地喘着粗气,颤抖不已。树枝折断,花瓣落下,在黑暗中,一些生活的锈迹,被风漫卷。谁也不能凭借这隆重声响,辨别出内心的方向。”如果要说真实,那我真实的现状是——不大读诗。我觉得读诗的确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我不想以自己有限的脑细胞去与诗作者做无谓的交流,因此我也常常承认——我读不懂。更因此我不会试图钻进诗人的内心世界做更深层的解读,因为我知道那是徒劳的,哪怕你是如此共鸣,可也不过深入表层。可我依然要解剖,与其说是解剖诗人,不如说是解剖自己。我更愿意用我自己的语言与诗人的思想对话,然后发现了我们语言的重叠处,因而心动了。但我要说,我的确从来没有辨别出自己内心的方向,因此我的喘息也从来没有被人听懂,当然,也包括你的

 

    既然是这样的读不懂诗,那我暂且不把“老皮”称之为“诗人”,也许这个帽子对于他显得沉了些,会让他从此一直陷入被人误解的郁郁寡欢中。不作诗人的文者其实是种最轻松的状态,仅仅只是文字,那种可以随心所欲的文字,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虽然即使无求也是难保心静如水,可是至少可以还原身心最饱满、舒适的状态然后去应对生活的每一分艰辛。所以,我崇尚文字的力量,也因此更能感受文字力量的冲击力。所以,我想问老皮:相信吗?刚才我曾被你的文字“电”了一下,然后有点仓促而冲动地下笔,也许也难以把握文字的方向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