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781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存在的爱人

(2006-10-17 13:39:30)
标签:

文化

老皮评论

诗意解读

分类: 老皮评论
 
不存在的爱人

    ——读吴银兰诗歌《不存在的爱人》


 


    爱情总是让人温暖的。没有爱情的时候,人们就会生出大把的空闲,尤其是诗人,更会依靠丰富的想象,为自己制造爱情。


    生活需要谋划,爱情也可以设计。想象便是诗歌的起点。一个人的后背有了坚实的依靠,心灵也便感到了安全。那么好吧,就让我们来看看吴银兰为自己设计的《不存在的爱人》。


    这也许是一个很优雅的故事。我看到,在吴银兰笔下,这个故事写得克制、隐忍、甚至伤感。或许这正是我们曾经失去的一个隐蔽而持久的情感境遇。在某种程度上,是诗意的灵光在奇迹中降临,照亮了吴银兰,以至照亮了她诗歌中的“旭飞”。“旭飞”是她爱人的名字,但他不一定真的就叫做“旭飞”。“旭飞”或许是某一个人的替身,或许是几个念想中的人物的组合体。在他身上,肯定包含了许许多多优秀的品质以及这样那样的缺点。在寂寞孤独的时候,“旭飞”便是吴银兰脆弱心灵的坚实依靠。


    在这个年月,谁会去留心一个人内心的苦处?每个人都过着自己的生活:在哪里都得忍受生活,当你脱离了那纠缠你的东西,另外的一些陌生的难处却又来折磨你。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人们,从物质到精神之间,依然存在着许多根深蒂固的成见。真正叫你吃一惊的是这样的事实:一生中,真心爱你的人固然寥寥无几,你真心所爱的人也同样屈指可数。在城市的瘴气里,你活像一部锈迹斑斑的机器。爱,是超出预算的奢侈;被爱,也是不可多得的享受。问题是,诗人该如何去泅渡那一个个失眠之夜,一如既往地感觉着自己内心如水的温柔?又该以怎样的姿态神思恍惚地体验着揪心的孤独和炫目的悲哀呢?也许,设计“一个不存在的爱人”便是一种最好的慰籍了:“8月32号,星期八,早//褪去的旧柔情,笑容刚好”。


    我相信,写作让吴银兰保持了对这个世界的幻想或寻找新生活的可能。尽管吴银兰这首诗歌写得很简洁,只有短短的几行,她似乎没有更大的能力更多地描述这个隐蔽的故事,她只是说:“我的爱人,旭飞。//陪我从布拉格广场的早晨至大漠黄昏。//你说过会一直陪我走到黑。”


    由此可见,一个人的叹息,可以更深。

 

 

 

 

附录:
《不存在的爱人》

·吴银兰

8月32号,星期八,早。
褪去旧柔情,笑容刚好。

旭飞,格子衬,步伐懒散。
生疼的双眼。

我的爱人,旭飞。
陪我从布拉格广场的早晨至大漠黄昏。
你说过会一直陪我走到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铁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铁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