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844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迪:冰镇威士忌与猩红色樱桃

(2006-03-12 23:53:24)
标签:

文化

老皮

分类: 剥开老皮

冰镇威士忌与猩红色樱桃

 

    ·海迪

 

    老皮叫来两杯冰镇威士忌时,我们并排坐在那张长酒吧桌前。那是在波士顿的一个闹市区。那回我们一道游荡了美国。我发现我们已经无需隐瞒自己。当我们决定面对这个险象环生、诡诘多变的世界,坦露我们自己时,所有的物象也将随之透明。

 

把倾斜的雨扶住

那是我一生的泪水贯穿伤口最深处的怀念

……

如同把自己活埋在舌头下

我深入自己的沉默中

与倾斜的雨对视

守望着雨后的彩虹

 

    我们面前一人摆着一只高脚杯。杯子里的酒清醇透亮。杯底沉浸着一颗猩红色樱桃。那是在都柏林的一家小酒吧。我们离开了美国,在整个欧洲游荡。我发现我们已经无需交谈。所有的往事与隐痛,所有的砺炼与残酷,已经在我们的体内与体表历历在目。因为我们已经坦露了自己,透明了自己。这时候不需要交谈,甚至一个手势,一个眼神,或者一种表情都不需要。

 

深秋的语言事实上是那些鲜红的血液

在枝头尖刀晃动

抛弃了生命中腐朽的部分

……

在语言无法企及的高度 超越感悟

使所有的果树垂下丰硕的头颅

在努力生活之外回忆一生的创痛

怀念永远

 

    我们默默地喝了一口酒。那是一杯冰镇威士忌。老皮什么也没说。他什么也没做。为了坦露和透明,语言甚至是一种累赘和障碍。透明是什么?透明是一种纯粹,一种视觉效果,一种直接和一种无法言说。无法言说也是诗。

 

    我们读过很多诗,也领教过很多关于诗的注解。据说,诗需要一种隐晦,有种混沌和模糊,也只有在那片晦涩和模糊后面,诗的极致境界才可能隐现。而且仅仅是隐现!

 

    因为极致境界从来远不可及。老皮因而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了。

 

    他用一种最直白和最浅显的方式坦露了自己,透明了自己。

 

我四周是,阴险的玻璃

我坐在那里

内心脆弱如手中的杯子

 

阳光下的黑夜,往事隐隐作疼

阳光下的黑夜,每一张脸

都莫测高深

这是一个包藏祸心的陷阱

旋涡中的糖

无法到达我的舌根

 

    我发现在人们中间很少有人像老皮那样追求透明的了。他拒绝阴险和莫测高深,也拒绝晦涩和朦胧。这时他的诗歌创作也就呈现一种清明透亮、纹理清晰,像在阳光下透视一块灵魂的剖片样的爽朗有致。在这里,透明因而也成为一种风格。

 

    我非常欣赏“风格”这个字眼。

 

    也非常赞成自己把透明当成一种风格。

 

    风格所包含的东西太多了。它包含了一个人的气质、修养、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它包含了一个人的经历、际遇、家族史和生命史,甚至包含了你打电话的姿势,你对袜子、皮鞋、腰带以及女人的选择。对于一个诗人来说,风格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在潜意识里流向作者思绪的意象群了。在老皮的诗歌中,我们大量地读到“玻璃”、“水流”、“雨点”、“虹”、“杯子”、“血管”和“泪珠”等等意象。并以此种种意象构成一种角度的、晶体的、多棱和丛状的,斑斓和闪亮的可视效果,从而也构成了老皮诗的透明风格。

 

欲望逆流而上鱼

在春天里吞吐人的感觉

——在这里,连欲望也是澄明的。

 

独酌的时候

沉默就是一种语言

——在这里,沉默其实是一种无言的氛围。

 

走在雨中

阳光离我很远

——在这里,雨和阳光互相交织,有比这种物象更透明的吗?

 

    有一阵子,我们曾经读过数以千万计的朦胧风格的诗歌。我们乐意而且赞成让自己陷入那一片语言和意象的迷宫里。我们承受了感觉的纷乱、视觉的驳杂。不能否认,在那一片纷乱与驳杂里,我们确实获得了深邃、浩渺,和一种因不确定造成的阅读快感。但是,感觉和视觉的疲乏也随之而来,因为震动、班驳和纷乱特别容易造成感官的疲劳。这时候,我们也就读到了老皮的诗歌。在这里我们同时解决了一个问题:诗是不是要写得好读?我想答案是肯定的。老皮的诗很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透明的诗必然是好读的诗,当我们读惯了朦胧风格的诗,当我们从那一片语言和意象的迷宫里走出来,读到如此清晰透明的诗,我想阅读快感是不言而喻的。

 

像藕

我们无论如何

也不能折断  像那清韵优美的荷

你细碎的步子

惊散了一群小鱼

 

一把傲骨使我两眼清明

像珍惜生命一样珍惜抱朴守真的品德

日子娇嫩

清贫的日子更加绰约

 

    我们互相举杯致意,默默地把那杯威士忌喝了,我们从美国游荡到了欧洲,又从欧洲游荡到了亚洲。喝完那杯威士忌后,我望着杯子里的那颗猩红色的樱桃。这时我突然感觉到我和老皮与其说是在品尝那杯威士忌,不如说是在品尝那只杯子的玲珑碧透。酒喝了,杯子留在那里。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感觉,形式已经不太重要,重要的是那颗红樱桃。我们被酒诱惑了,但是更被那颗红樱桃诱惑了。

 

    那是一只猩红色的、闪着玛瑙一样光泽的红樱桃。

 

    在老皮诗里,那只红樱桃是人体的通感。那是一种血腥、一种刺痛和一种创口留下的萦绕于心的哀恸。

 

    通感是人体的生理和心理机制。任何伤害都会引起这种生理心理机制的制衡、反抗,以及适应和反应。但伤口是留下了,痛苦永生难忘。读老皮的诗,你的内心常常会引起一种痉挛、一种搐动,而引发这种痉挛和搐动的正是老皮诗歌传递给你的那种人体通感。你可以想象,当你的体内与体表已经透明,人体的通感像一股电磁波波动于你的人体,那将是一种多么壮丽,而又多么残酷的景观,而这就是老皮的诗。

 

我无法回避他们

这些沉重的马蹄敲击我周身的骨骼

铮铮作响

 

这些沉重的马蹄

使人类脆弱的生命

变得沉实而坚强

 

这就是老皮的诗,一种透明、一种刺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