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781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梅边吹笛:老皮的“秋天”

(2006-03-12 19:36:51)
标签:

文化

剥开老皮

诗人评论

分类: 剥开老皮

老皮的“秋天”

 

 

    ·梅边吹笛

 

 

      1

    老皮的诗集《卑微者之歌》马上就要出版,有幸在网上得以先睹清样,十分高兴。当我认真欣赏完诗集第一辑:“当最后的山楂做成了果酱”,一个意象突然跳出我的脑海——老皮的“秋天”!

    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意象?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生怕有人误认为我觉得老皮已经老了,已经进入人生的秋天。在此先声明,我绝没有这样的感觉!

    多次在网络和纸质刊物上看过老皮那张十分经典的照片,长头发,大胡子,都十分黑亮,又浓又密又潇洒。也许在许多人看来,这真是一个典型的艺术家造像。可给我的感觉却是秋天丰收的景象。在老皮那浓黑纷披的头发和胡须里藏着他四十年人生的积累,那里有他取之不尽的生活宝藏,那里是他诗歌创作的矿藏。每次看到老皮那些厚重而又机智的诗歌,我都会想起他那内涵丰富的头发和胡须。尤其配上那双半眯的微笑的眼睛,一个悠然自得的收获者形象就更突出了!

    当然,这次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老皮的“秋天”这个意象,还因为在他的诗集第一辑里,秋天那些冷静的字眼一再的冲击我的眼球。第一辑共收录十二首诗歌,其中就有六首写到秋天,占50%。这就不得不令我对老皮的“秋天”刮目相看。后来对整本诗集进行粗略统计,除第一辑外,第二辑里有四首,第八辑里有一首,第十辑里有六首,第十一辑里有一首也写到秋天或者秋景。看来老皮对秋天是情有独钟的!这就更加坚定我对老皮的“秋天”这一意象的确立,并且很想做一下粗浅的赏析。

 

      2

    在诗集《卑微者之歌》里直接以秋天为题的诗歌只有两首,都收在第一辑里,一首是《深秋》,一首是《深秋的语言》。两首诗歌都十分强烈的表达出诗人对秋天冷静深刻的理解。先看《深秋》:

 

这遍布内心深处的暗伤

这森然而至的凛凛杀气

这深深的秋天

 

    一开始就制造出一股凛冽的肃杀之气,让读者由此感觉到诗人内心里曾经的那些“深处的暗伤”。这肯定与诗人的人生经历有着很紧密的联系。我对老皮不十分了解,但从他的一篇名叫《最后的军礼》的散文里知道,他曾经参军当兵,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目睹了战争的残酷和惨烈。这无疑对他的人生是产生过非常重要影响的。读这三行诗,我仿佛看到了冷酷无情的战争之后那种撞击人心灵的萧索景象。这样的秋天景象,也许只有像老皮这样经历过冷酷战争洗礼的诗人才能够写得出来。

    “阴云密布灵魂动荡//唯雁声在博大的天空盘旋//但此刻谁能撕裂我依旧从容的笑脸//让我耗尽剩下的最后一点勇敢”!这样的秋景,像不像战争过后的情景?只有经过战火考验的诗人才能够保持“依旧从容的笑脸”,仍然希望“让我耗尽剩下的最后一点勇敢”。这着实是难得的高境界啊!

    当然如果只从表象上看,你也可以认为诗人只是在写秋天剩下的最后一点辉煌。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秋天呢?这是《深秋》。“深”,除了季节程度的深入,恐怕应该还有诗人透过表象,对人生对世事更深入的独到感悟。尽管诗人此时已经远离战场,已经是“坐在故乡的井里观天”,“在美丽家园的废墟之上”,看“落叶一片片飘扬”!但诗人老皮的“秋天”里,还是有挥之不去的战争的影子。

    “那孤芳自赏的是谁//那唯一的亮色//那蓬勃的光芒//我看见一身傲骨的菊花//在惊呼秋深之后//被剥夺了武装”。仍是一种战争的口吻在写秋天。当然其中不乏透露出作为文化人的诗人身上继承的中国传统文人的亮色。“孤芳自赏”、“蓬勃的光芒”、“傲骨的菊花”等等就是中国文人传统的写照。

     “深秋比深秋更深的又是什么//当最后的山楂做成了果酱//生命的一切曲线//都已等到这深深的秋天”。

    诗歌结尾处诗人发问“比深秋更深的又是什么”?是什么啊?要我回答就是人心,就是人生!但是诗人没有这样直接回答,而是用“山楂做成了果酱”这样一个象征来启发读者去想象,这也是诗人的高明之处。“山楂做成了果酱”是一种升华,再肃杀的秋天,也是应该有收获的。人生的秋天更应该要有所升华,有所收获才对啊!那样的话,“生命的一切曲线”就真的“都已等到这深深的秋天”了!

    老皮的这个《深秋》,是一个骨感很硬的秋,是一个外表冰凉而内里炽热的秋,是一个军人出身的诗人所特有的秋!再看看《深秋的语言》:

 

深秋的语言事实上是那些鲜红的血液

在枝头尖刀晃动

抛弃了生命中腐朽的部分

 

    一开始还是留有鲜明的军人色彩:“鲜红的血液在枝头”,“尖刀晃动”!把秋天的果实说成就是秋天的语言,用那些成熟的红透了的挂在枝头的果实来比喻秋天的语言,这已经是一种很美丽的想象了。作为军人出身的诗人,老皮不但看到了这些美丽,更将这些美丽赋予钢铁的质感和火热的情怀。在诗人眼里,那不只是红熟了的果实,那是“鲜红的血液”,这就给读者留有更多的想象空间——果实美丽,但是来之不易啊!“在枝头”,如“尖刀晃动”,除了加深这种想象,还给人一种誓死捍卫的感觉。更要“抛弃了生命中腐朽的部分”,可见得这“果实”非同一般。这哪里只是在写秋天,分明就是在书写人生嘛!

    接着诗人进一步描写深秋的本质,也是人生的本质:在“深秋的果园”里,稍不留心,“最后的火焰”就会和你“擦肩而过”。有“一些果核逐渐糜烂”了,“另一些果核被埋进土里”。这就预示着并不是所有种子到了春天都会发芽!所以诗人才会深有感悟地说:

 

除了水和阳光没有任何物质可以依赖

只有不朽的精神我们经风历雨的灵魂

在语言无法企及的高度 超越感悟

使所有的果树垂下丰硕的头颅

 

    “只有精神不朽”,点明了诗人表达的关键。其实诗人感悟秋天,所要感悟的也就是一种精神。诗人深深懂得,“没有什么忧伤的歌子描绘痛苦的形状”,我们只能“在努力生活之外//回忆一生的创痛怀念永远”。

    秋天就是这样,给人肃杀的清冷,给人美丽的色彩,给人收获的喜悦,给人回忆的忧伤……但更多的还是给人无限的思索!这些,我们在老皮的这两首诗歌中已经读到了。老皮这两首诗歌对秋天的感悟和描写都十分独到,尤其他那军人的气质在诗歌中的表现给我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3

    除了上述两首诗歌,老皮在其它诗歌中对秋天的描述,或者对“秋天”这个意象的运用,在继续保留作为军人出身的诗人对秋天特有的感悟外,也还有一些独特发现。

    “一把刀在头顶照耀我们一生//在透骨的风中一阵清凉//九月在往事的部落暴露怀旧的媚骨//这些外在的阴谋手拉手进入秋天”(《谛听》)。不但延续了军人出身的诗人特质,还有独到的发现:“九月在往事的部落暴露怀旧的媚骨”。往事有部落,可见其丰富;怀旧而是媚骨,说明诗人对其并不赞赏。这种语言的搭配不但写出九月的“累赘”感来,而且还说这是一些“外在的阴谋”,表达出诗人鲜明的立场,其意在对于内在的追求。

    “眺望时间在一片秋叶上变浅”(《独语》),用秋叶的变浅来表明时间的推移,除了把时间形象化并使其富有动态感外,还写出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慨叹。非有丰富的人生阅历者无法写出。

 

“一把明晃晃的刀把天空逼得太远//草的骸骨埋进了秋天”(《敌人》);

“我站在深切的秋风中//怀想一生的过错”(《怀想一生的过错》);

“十一月的天空//秋气果然森森如刀”(《静物》)。

 

    从中都可以看到不同程度的烙下了军人特质的印记,并且又有崭新的拓展。写秋天天空的高远,而说成是有一把刀把天空逼得太远,这是多么大胆的想象啊!“深切的秋风”又是一种怎样的秋风呢?并在其中“怀想一生的过错”,给人的心灵是一种切入感和冲击感!至于感觉“十一月的天空”,秋气“森森如刀”,更是把十一月空气中流动的寒冷的特点写得坚硬锋利,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

    老皮,一个生活在南方的诗人,对秋天有如此锋芒毕露的感悟,确实很不一般,让人不得不佩服。这就是南方人老皮的另一个独特之处,也更足见老皮的丰富,如秋天一般有无限内涵的丰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