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781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幸福不过如此

(2006-03-06 00:49:21)
标签:

文化

老皮评论

诗意解读

分类: 老皮评论
幸福不过如此
    ——读飘君诗歌《入茧》
 


    我一直相信,人在实际行为上毫无选择时,在诗歌中却可能获得最彻底的自由。无论你会怎样惊讶,这是一个事实:当你置身诗歌,你会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发现你自己。就这样,每一首诗都可能让你重温一遍自己的经历,每一首诗都可能成为你情感和表达能力的一次重合。我们的诗歌同样可以用微弱的喘息提醒人们低下头颅,弯下身躯,垂下眼睛,去关心身边的事物。当我们放低姿态,关心平常的生活及其细屑的事物,尤其是我们内心的情感生活,我们不难发现,任何卑微的日常生活中都同样可以发现诗意,可以从无奈叹息中领略到诗歌的美妙。

    因而,任何一首诗歌在我这里,我都将它看成是一次精神的叙述。飘君的《入茧》,让我感受到的是一种独特的品质,诗歌开头就“用隔世的孤独//做一件百情难蚀的//茧衣”,只一下子,读者的心灵便被一个遥远的梦幻所触动了,这一种孤独的、微弱的声音,甚至几乎被尘世的喧嚣所掩盖,但确又是一种酷。真正的酷应该是骨子里的一种冷峻,是男人藏而不露的力量,是历经风霜之后的淡漠。这样看似漫不经心的细节却让我感到了男人内心的丰富、细腻和孤独,看得我双眼一亮。我甚至怀疑诗人飘君并不是男性,要不,何以能够写出这等细腻深情的诗歌呢?然而,飘君又确确实实是一个男性诗人。所以,我坚持这样认为:发生于心灵深处的温存,往往是诗歌中最能打动人的因素。

   “放弃所有面具和戎器//放弃所有抵抗和追索//残破的躯牢攥一个//今生无法牵手的影子// 我默默的蠕动入茧//提前静候下一道的//轮回”或许,这样的心境并不罕见,但我们仍然被飘君的诗歌带来的刺激和窒息感所吸引。我惊异地发现他的这首诗歌已经形成一种自由而又有着魔幻词语般的组合风格,我几乎是立即对这首诗歌有了毫无保留的喜爱,尽管诗歌的题目是《入茧》。飘君的诗歌表现的是一种刻意的缠绕:对爱情的沉溺,对“今生无法牵手的影子”的深切惋叹。而实际上,当飘君把他内心的情感呈现在我们眼前时,这些情景仿佛又是触手可及的。

    我发现不少诗人提及诗歌写作时总是这样说:我们的写作都是出自内心的,为了自己。然而,飘君的《入茧》是因为生命中最深的那一份挥之不去的情结,它带给飘君写作的原初力量,却比写作本身更为重要。幸运的是,我们通过飘君的这首诗歌深入飘君,了解诗人的爱情,映照出自己的情感经历,也了解《入茧》的写作意义。那不是评论家或诗人们常常谈到的那些肯定的、很本质的意义,而是我们内心的情到深处人孤独的、毫无余地的无奈但却真实的普遍意义。

    我们除了“在虚渺的光阴里//任由那影子//嘶啸着疯长//填满茧壳//涨爆柔躯”,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我们曾经纯真的梦想、生命的渴望、爱欲已经恍若隔世。我们期待、寻找、幻灭。我们继续用诗歌维持爱情和梦想。诗歌与生活,对于一位诗人来说,应该是双重的。生活是规范的,是受到限制的;而诗歌则是随心所欲,是没有任何限制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将他的全部欲望在现实生活中表达出来,法律和生活的常识不允许这样,因此人的无数欲望都像流星划过夜空一样,在内心转瞬既逝。然而诗歌伸张了人的欲望,在现实生活中无法表达的欲望可以在作品中得到实现,飘君在这里为我们展示的是一个貌似单纯实则复杂的爱情心理过程,正如欧内斯特·海明威著名的“冰山理论”所认为的那样,事实上,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露出海面的冰山一角。隐藏在海水深处的才真正是冰山的全部,而这部分只能通过我们内心的感受、回忆和想象才得以看到。

    即便如此,内心的感受、回忆和想象已不足够让众多的阅读者百感交集,读者的内心不由自主地跟随飘君诗歌的引领接近了自己所亲历的隐秘爱情。让曾经拥有这种内心体验的人们在回忆爱情时增加一些甜蜜,或者勾起一些心酸。

    因为选择了爱情,人们必然要真切地面对灵与肉的折磨,飘君在诗歌中替更多的人表达了可望不可及的内心爱欲。“来世我那稚嫩的双翼上//能留下那影子的影子吗?”这或许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宿命,也是诗歌最古老的主题。爱情诗作为最具人性意味的诗歌,表达它,撕裂般的疼痛是必的。飘君用爱情抵达他的幻念,不仅是飘君内心的爱情遭遇,也是任何爱情都必须带来的心灵悸动。

    尽管我们面对的是这种不可能的爱情、缘聚缘散的云淡风清,但其中所负载的却是高洁、热烈、缠绵、痛楚、欢乐的情愫,在这个有欲无情的年代,《入茧》就更显得多么的孤独和珍贵。

    幸福不过如此。
 
 
 


附: 
《入茧》
 

·飘君  

     

用隔世的孤独
做一件百情难蚀的
茧 衣
放弃所有面具和戎器

放弃所有抵抗和追索
残破的躯 牢攥一个
今生无法牵手的影子
我  默默的蠕动入茧
提前静候下一道的
轮 回

在虚渺的光阴里
任由那影子
嘶啸着疯长
填满茧壳
涨爆柔躯
        
来世我那稚嫩的双翼上
能留下那影子的影子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