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844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把儿子改名叫“交警”

(2006-03-06 00:47:04)
标签:

文化

老皮评论

诗意解读

分类: 老皮评论
把儿子改名叫“交警”
    ——读丁小琪诗歌《的士司机和老婆的对话》

 

    只有在卑微的日常生活中,人和人才能真正地真诚坦露。在灵魂图景大面积荒芜的年代,也许,真诚的坦露才是唯一最具人性的本然素质,这一点在当代诗歌写作中显得尤其重要。

    日常生活往往是简单的、表面的、粗糙的,仅仅凭艺术的直觉去感受,仅仅观察事物情况的外在现象,未必能够发现日常生活的本质和规律。众所周知,诗歌写作的前提就是重在发现,有的发现本身不仅具有诗意,而且蕴涵着更为广阔的意味,可以引发创作契机。但发现大多还只是感性的结果,有待于理性的加工,需要沿着发现之路进一步深入,才能把握住日常生活的内在本质。长期以来我一直迷恋着日常生活中极其卑微而真实的事物:一汪水、一条鱼、一朵在风中飘摇不定的蒲公英、一场农贸市场讨价还价的叫骂声,等等。面对我,它们曾经那么逼真地坦露在我生命的内部,甚至影响我整整一天的情绪、我的行动、语言以及我写作的倾向。这使我不禁要问:它们究竟从哪里来,又消失于何方?

    实际上,这种卑微的日常生活背景是随处可见的,有时候,它们就像一阵风吹过荒野,没有留下任何具体的形态。而当你站在毒辣辣的太阳下焦头烂额地等待迟到的班车时,或许此刻头上飘过的一朵乌云都足以引发你心中尘封的感叹。人,在什么样的日常生活背景中,就可能对眼前的现实作出自我形态的追思。我正是在这样几个特定的背景下,联想起女诗人丁小琪的一首短诗:《的士司机和老婆的对话》。
 
      那一天,我和书法家尚卿先生一起喝酒,期间他谈起了一个段子:他们单位的何副局长因建房子与邻座楼交警中队的交警发生了争执,交警蛮不讲理企图多占地,气得何副局长连续好几天茶饭不香,整日里紧锁眉头。同事们想尽办法劝慰何副局长,都没能让他开心一些。这时,单位里另一位同事老王突然当着大家的面宣扬作一首诗送给何副局长,大家一下子被逗乐了:“你这小子,目不识丁竟然敢说作诗”。然而,那位目不识丁的老王却颇富戏剧色彩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事先准备好的、皱巴巴的稿纸,一本正经地朗诵起来:


  “建房的地被交警侵占了
  还挨了骂
  我们只能宽慰你:
  亲爱的何副局长
  你别生气
  回家就把你的儿子
  改名叫“交警”
  白天他叫你爹
  晚上你日他妈”


    老王刚刚朗诵完诗歌,所有的人都已经乐得东倒西歪了。何副局长茅塞顿开,哈哈大笑:“这诗歌写得真棒,直面现实,语言平淡而笔法辛辣,揭示了日常生活中虚无的黑暗,真他XX的痛快”。从此,何副局长恢复了往常的豁然大度,遇及人们提到那场纠纷时,他就笑呵呵地说:“我不跟那帮龟孙子一般见识,顶多回家把儿子改名叫‘交警’,白天他叫我爹,晚上我日他妈。”


    事实上,这首诗歌就是根据女诗人丁小琪的《的士司机和老婆的对话》改写的。全诗如下:


  车被交警罚款了
  还扣了驾照
  老婆宽慰说:
  亲爱的
  别生气
  等咱有了儿子
  取名就叫“交警”
  白天他叫你爹
  晚上你日他妈

    或许,我们往往习惯于从理性的、逻辑的、经验的角度去看待事物,却无形中忽略了日常生活中一些卑微的细节。


    5月17日,我自己驾车前往F市参加一个诗歌节。由于赶时间,我把车速提高了,三百公里的路程不到两个半小时就到了。结果回家后第三天,我就收到了Q市高速公路交警大队寄来的违章处罚通知书,他们说进行了实况拍摄,违章处罚的理由是超速。


    我根据处罚通知书提供的号码拨通了他们的电话,询问他们将作何处罚,他们说:罚款三十元,驾照扣三分。我跟他们商量:我这里距离Q市还有一百多公里,专门跑一趟不容易,既然现在电脑都联网了,能否方便一下,我把罚款直接汇给你们,人就不去了。但他们的态度非常强硬:不行,我们不管电脑是否联网,也不管你距离我们有多远多不方便,反正你人必须到我们交警大队报到。


    无奈,我只好于5月24日和司机小廖一起驱车一百多公里赶往Q市高速公路交警大队接受违章处罚。没想到他们只罚了二十元,驾照也不扣分。我问他们:你们电话里不是说要罚三十元,驾照扣三分吗?怎么现在只罚了二十元,驾照也不扣分?他们解释说:我们也不大懂交规,记错了。


    天大的笑话呀,交警竟然不懂交规,亏他们还说得出口。气得我不停地调侃他们:“我们专门跑了一百多公里过来接受处罚,光过路费就一百元,加上汽油费花了近二百元,你们怎么才只罚二十元呀,驾照也不扣分了。你们真是太不给面子了,就二十元,你们就不会做个好事自己先垫上,也省得麻烦我们大老远的跑过来。”说得那一大帮交警无言以对,只是恶狠狠地瞪着我们。


    回来的路上是小廖开的车,我特别提醒他:“开慢点,注意不要违章,看那些交警凶巴巴的样子,可能还会给我们小鞋穿的,搞不好等我们回家后,过几天又追来一张违章处罚通知书”。


    在路上,我跟小廖提起了女诗人丁小琪的诗歌《的士司机和老婆的对话》。记得丁小琪最初把这首诗歌贴在“顶点诗歌论坛”时,曾引起许多不同观点的议论,大家对此褒贬不一。丁小琪承受着各方面的压力,甚至萌发了删帖的念头,后来,我鼓励了她,并把这首诗歌编发到2004年第二期的《龙海文学》诗歌专号。刊物出来后,我就接受到全国各地众多诗友的来电、来信,大家谈得最多的就是丁小琪的这首《的士司机和老婆的对话》。一首只有九行的小诗,能够受到众多诗友的关注,这说明什么呢?


    我以为,这首诗歌处于日常生活的背景下,也许在内涵上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偏移,它通过日常生活中一个极其卑微的镜头,宣泄了位于“生活底层的平民”的士司机和老婆对于某种社会现状的不满情绪。诗人使用了不动声色的反讽手法试图使诗歌尽可能逼近或还原现实,尽管语气上未免过多地流露出小市民的偏激、玩世不恭、甚至可以说是庸俗的调侃,但却是直接的、自然的。这种即时性、即景性的叙事却令读者可以很快进入到诗歌的自然情境,从而产生阅读快感。我们完全可以由此发现并得出一个结论:自然不是诗歌纯粹审美的对象,而更多的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这种关系更多的是一种日常生活的关系,自然在我们卑微的日常生活之中,卑微的日常生活在诗歌中成为人的存在的隐喻。同时,这首诗也涉及到了诗歌语言和现实的关系,有很多诗人谈到用语言对现实进行把握是他们诗歌的一个基本动力,但是如果我们看得更开放一些,就会发现这其实不是一个认识论的问题,而更主要的是一个风格层面的问题。对现实的追求或还原的要求暗含的是对自然朴素的追求,对过度修辞的拒绝。


    也许我们身处日常生活的某种现实界面,我们将注定无处“逃窜”。在我前往Q市高速公路交警大队接受违章处罚回来后的第五天,我又接到了Q市高速公路交警大队寄来的第二张违章处罚通知书,违章处罚的理由依然是超速,时间是发生在我们到Q市接受违章处罚回来的路上,可我们当时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的车速甚至达不到时速八十公里呀。既然小鞋已经定做了,穿不穿就由不得你了。


    这回,是我和老婆一起驱车一百多公里赶往Q市高速公路交警大队接受违章处罚。这回,我什么话也没说了,那一大帮交警也默默注视着我,脸上都遍布着幸灾乐祸的神情。我沉默着、轻车熟路地交了二十元罚款。临走时,我突然大叫一声,Q市高速公路交警们顿时目瞪口呆,整个办事大厅里的人们都楞住了。


    我大声地对老婆说:回去就把咱们的儿子改名叫“交警”,白天他叫我爹,晚上我日他妈。

 

 

          
附:

《的士司机和老婆的对话》

  ·丁小琪

车被交警罚款了
还扣了驾照
老婆宽慰说:
亲爱的
别生气
等咱有了儿子
取名就叫“交警”
白天他叫你爹
晚上你日他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叙述的边缘
后一篇:幸福不过如此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叙述的边缘
    后一篇 >幸福不过如此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