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664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叙述的边缘

(2006-03-06 00:43:57)
标签:

文化

老皮评论

诗意解读

分类: 老皮评论
 
叙述的边缘
    ——读莫柔诗歌《老爹,给老爹一首》
 


 

  
  或许,在当今中国歌的意识状态下,一个诗人要想获得独立的思想,只有身处边缘状态才行。但是,在心理学意义上,边缘又是一个充满了悲凉、困顿、压抑的生存领域。如果说边缘也是一种格调的话,那么,边缘的格调就是凄凉悲哀的。一个诗人应该清楚地知道一个有限的生命在无限的宇宙面前,无论拥有什么样的荣华,都注定了是悲哀的,所以总有一些“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凄凉感怀。

    就在这时,我读到了莫柔的《老爹,给老爹一首》。初读,我不以为然。再读,竟读出了一种癫狂。于是,一而再,再而三,读了十几遍之后,我难以自持了。我被一种贴近心声的倾诉和发现带动得发抖。也许,打动我的是莫柔隐蔽在诗歌深处的生命痛感和意义。那是一种走向颓灭的特别的生命场景和气氛,那是一缕染着岁月灰尘的阳光和沉浸着生命气味的黑暗,那是一些飘摇在童话与神话之间的尘世情爱和聪敏梦幻。

   “老爹,活脱脱像我那个原始的亲生父亲//斟一杯白酒给我、让我//在团结的大年夜里迷失前程 //老爹老爹,欢谈笑语的老爹//浓眉大眼地举起小酒坛”诗歌一开始就进入了一种自觉的叙述,正如在深夜里的悄悄呓语。从诗歌想象力的来源的角度看,莫柔写的是一种意识状态,诗歌饱含着情感,但文字表面并不强烈;诗歌涉及了思想,但非常隐蔽;诗歌更多的是显示了一种关乎人生的审美态度,某种意义上,这种审美态度正是诗人的一种生存态度和人生立场。

   “小酒坛让无数人在另外漆黑的夜里//想起一杯白酒想起这个老爹”。从诗人的叙述中,我们不得不承认,诗歌的本质也是一种叙述。这种叙述甚至可以有两种方式的区别,一种是诗人的叙述是装作若无其事、不动声色的,于是这样的作品就被认为是自然的现实的;另一种叙述是诗人只强调内在的语感,强调诗歌的陌生化,于是这样的作品被视为想象或主观的。我认为,前者也许更为虚拟,因为它完全有意掩饰自己的各种花招。但事实上没有一位诗人不希望自己的叙述能够导致读者对诗歌乃至对生活的信任感。只不过是借助诗歌的内在语感来实现这一既定目标而已。因此,当我读到莫柔的这首诗后,我不禁为诗人的叙述技巧拍案叫绝。在这首诗歌中,诗人非常巧妙地将现实中的“老爹”与想象中的“老爹”结合在一起,从而塑造了一个“活脱脱像我那个原始的亲生父亲”。在这里,我们同时也理解了诗人的朴实自然的叙述中所蕴藏的话语倾向:形成诗歌叙述的基本力量只能是现实与想象,两者是相辅相成的,现实是叙述经验的来源,想象是我们得以享受叙述魅力的手段。

   “老爹,一把黄豆一把长发//是长长的胡须长长的烟筒//老爹老爹,如同我亲人的老爹//宝石湖的水淹没了他的背影//他是曾经清澈地泛舟其上//柔软的老爹,如此被淹没//柔软的老爹,那般地被欺哄//老爹摊化成一地泥水,融没在湖底深处”。在诗歌的第三节,诗人内在的精神伤痛甚至是在更为边缘的叙述中展开的,其中所呈现的人道情怀和博大怜悯足以让读者为之心碎。诗人所有的心绪在这里化为了一种无欲无求的澄明境界,现实就像“宝石湖的水淹没了他的背影”,我们什么也无需抱怨,什么也无需回避。诗人从“老爹摊化成一地泥水,融没在湖底深处”的悲剧性诗境中感受到了生命的延伸和博大,也同时有了一种对生命的了悟,演绎着空灵而真实的人生。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此诗的作者莫柔,这位身材娇小、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年轻女诗人,在危机四伏的现实生活面前,竟勇于直面人类的精神苦难并企图给予慰籍或拯救,她以自己敏锐的生命体验和独特的边缘意识进入和表达了人类的本体痛苦。

    或许,当我们初读这首诗歌时,并不为诗人平淡无奇的语言叙述所感动,但只要深入进去,只要深入进去,我们甚至可以用心地抚摸到,莫柔在别一样的情思,别一样的笔墨的诗歌的叙述边缘,在貌似平静清澈的水面下,涌动着的是怎样的一股潜流:“一直一直到,我再也看不见//那个,那个停止呼吸的气泡//——我的老爹啊”!
 
 

      
附:
《老爹,给老爹一首》
 ——给那个真诚的老诗人

·莫 柔

老爹,活脱脱像我那个原始的亲生父亲 
斟一杯白酒给我、让我
在团结的大年夜里迷失前程
老爹老爹,欢谈笑语的老爹
浓眉大眼地举起小酒坛

小酒坛让无数人在另外漆黑的夜里
想起一杯白酒想起这个老爹

老爹,一把黄豆一把长发
是长长的胡须长长的烟筒
老爹老爹,如同我亲人的老爹
宝石湖的水淹没了他的背影
他是曾经清澈地泛舟其上
柔软的老爹,如此被淹没
柔软的老爹,那般地被欺哄
老爹摊化成一地泥水,融没在湖底深处

一直一直到,我再也看不见
那个,那个停止呼吸的气泡
——我的老爹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