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781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暮色中缅怀

(2006-03-06 00:37:00)
标签:

文化

老皮评论

诗意解读

分类: 老皮评论
在暮色中缅怀
    ——读笔尖的诗歌《暮色》

 

 


    众所周知,构成诗歌最重要的因素无疑是情感。


    诗歌往往是以情感的直接表露或间接喧泄为目的的,情感的特征诸如热爱、痛狠、悲伤、喜悦、忧郁、苦闷之类往往以词汇色彩和句法意义来表达心灵的声音,诗人的目的就是将情感浓缩成一种幻想,让读者与他一起体味他自己对熟悉的事件或事物状态特殊的情感和主观经验方式。诗人徐敬亚曾经说过:一首诗,要想感染人,首先必须既让人明白字、词和句子的表面含义,然后才能进入逻辑,进入情感,才能达到完美。读笔尖的诗歌《暮色》,我们只能在诗的朴素意象的字面意义刺激下,穿透语言表层,深潜下去寻找它的抽象化的情感本质,去感受、回味、沉思诗歌背后极其丰富复杂的情感内容、主观经验。


    在多种境况中,分析、落实诗歌中的每一句诗行的隐喻指向是不需要的。一首诗歌,我们常巡常只须作总体上的体味和把握,用心去感受诗歌所表达的情感和主观经验。


    “刚醒来的父亲,站在门外//望着几亩地,陪着母亲沉默//夜色降临”。笔尖的诗歌是富有弹性和张力的,他给予读者的创造空间也就在于此。诗歌一开始,就将读者引导入一种超乎诗歌之外的境界。一种情境,一种包涵深刻情感内容和主观经验的外观形式缓缓地揭开覆盖在诗歌表层的帷幕。


    “整整30年了,30年了//四季抚摸着门前的枣树//不停从枝头上的果子//摇下,摇下这已久的困倦”。在笔尖的内心,诗歌是一种“通往心灵的道路”,在他的貌似冷静的诗歌表象深处,却隐伏着炽热的焦灼和不安的骚动。在这首仅有十二行的短诗里,笔尖用极其克制的语言向我们叙述了一个平凡的生活细节,然而,在这一小片平实、平淡的语态之中,我们仿佛看出自己的影子来,好像在叙述自己经历的事情一样,不仅观照出作者的心态也可观照出自己的心态。笔尖的这首《暮色》,采用的是一种“语态——心态”的语言结构方式,他舍弃了许多变形的写作写法,更为直接地追求表现诗歌的语感、语调、语势,以一种特异的语态,体现了作者在特定情景下的心态。“暮色”作为诗人内心的渴望、期待、感伤的寄寓,在他极为平淡、克制的叙述句式中,获得了更为深邃的情感空间。这是非常可贵的。


    “一个家乡从来没有走出落日的窗口//是谁站在日子的中央//不停翻卷,翻卷//暮色茫茫啊//我的爹娘”。在直觉中,诗人透过“落日的窗口”看到了暮色中的“家乡”,看到了“站在日子的中央”的“我的爹娘”。而比痛苦流涕更为深沉、更难以名状的是这种“暮色茫茫啊”,在笔尖的心海里“不停翻卷、翻卷”的何止是那种在暮色中默默忍受、默默期待的乡恋和父爱母爱呀。在这里,我看到的是比暮色更深的、经过“整整30年”岁月打磨的沧桑。


    笔尖是敏感而脆弱的诗人,在他的这首诗歌中,除了这些长期被压抑着的沉郁的“暮色”,剩下的就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意味。因此,笔尖深深地沉湎于“暮色”中不能自拔,他满怀感恩的深情,以其独特的叙述语气,久违的乡土气息、憨朴的农民形象、亲情的搏动激昂,为读者呈现了一种对生命的敬畏和人世沧桑的隐痛,以及流离失所,柔肠寸断的情结指向,从而为读者营造出一个更为沉静而又博大的精神家园。


    幸福从来都是存在于回忆与幻想之中的。此时,擦肩而过的我们,几乎喘不过气来了,因而,我们只能沉醉在笔尖的“暮色”中缅怀。

 

 

 



附:
《暮色》

 

·笔 尖

刚醒来的父亲,站在门外
望着几亩的田地,陪着母亲沉默
夜色降临

整整30年了,30年了
四季抚摸着门前的枣树
不停从枝头上的果子
摇下,遥下这已久的困倦

一个家乡从来没有走出落日的窗口
是谁站在日子的中央
不停翻卷,翻卷
暮色茫茫啊
我的爹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