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福建老皮
福建老皮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7,781
  • 关注人气:12,3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灵的质地

(2006-03-06 00:24:45)
标签:

文化

老皮评论

诗意解读

分类: 老皮评论
心灵的质地
    ——读古剑的诗歌《2001》
 




    从诗歌所在的境界与精神品位上来说,古剑的《2001》具有一种空前的本真和清澈的灵境。我们与其认为古剑是在逼近世界“本源”的自觉中发现了这一灵境,不如说是他在无意中看见了世界在“给我一块月光,让我的身体进入一片雪花”的缝隙间闪现出内心的迷津。


    “2001的夜把我接纳,从高处到深处//打碎一盏灯的火焰”。不言而喻,作者在诗歌中实际上是抒发了自己所抵达和居守的一种心境。对事物的言说的“澄明”欲望使古剑的诗歌变成了一种纯粹体验的自述,并将阅读者的目光引向另一种隔膜和遮蔽,是“一只乌鸦猖獗的黑//走遍我的记忆”。如果这种“猖獗的黑”的确具有某种神秘气息和超越的魅力,那么。“身外细碎的声音在坠落//昂贵的语言,拎着唾沫、流言和石头//遗补生活构成的表象”这些语意所带来的姿态,将成为诗人对世界的言说。它唤醒了人在意识深处那些原始的生命经验,所以,尽管表面上体验的因素居多,个人的色彩尤重,但生命的激情却在这里洞开了:“2001发出尖叫,完成内心的妒忌的咏叹//把声音凝固在一个可能的高度//吹落满天乱滚的雪的碎片”。在这样的情景下,诗人对世界、情感、存在事实的言说只能成为个人的精神历险,它无碍也无益于社会,而只是诗人自己的存在证明罢了。个体经验导致了诗人在言说时的一种渺小、脆弱的感伤:“在漆黑的夜里,不必质问灵魂//风暴推开生活的大门,穿过我的躯体//一朵雪花的叹息,牵出一个季节”。诗人的心灵因而也变得敏感而弱小,抒情也必然随之软弱而疲惫。


    值得庆幸的是,古剑开始由对情感意识领域的倾向性表达,转向了对经验——普遍人性经验的终极性表达:“那突然冷漠和无忌的词语,在渗透和洞穿中被冻结//被雪掩埋,等待春天的到来,腐烂//一场大雪覆盖着一场大雪,使我的骨头变得坚硬”。我们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诗歌,它使我们感到了一种灵魂的欣悦和良知的欢畅。所以,诗歌的意义首先来源于写作者心灵的质地,我们也只能首先在这样的意义上来评价一个写作者,并决定是否给他以敬意。因此,我总是相信诗歌是与心灵和性情连在一起的,心灵也有智性的快乐,有超然的乐趣,诗歌总会弥漫着种种莫名的、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原始情绪,而诗人的天职就在于领会、把握和命名这种种的原始情绪,并将其转化为诗歌所必需的高尚的境界与精神品位。


    总体而言,古剑的《2001》对于内在情感的发生是克制的,当你读完这首诗,你会有一种界定,它是一首沉静而纯粹的诗歌,它以来自内心深处和世界缝隙的坦然,散射着耀眼的“一场大雪覆盖着一场大雪”的宁静光焰,“使我的骨头变得坚硬”。


    然而从另一方面看,古剑的这首诗也存在着拘谨、偏狭和不够开阔的缺陷。


    但,这就足够了。


    你将在完全真实的心境里感受到诗歌的清澈与敏锐,而没有一点强迫感。


    这样的境界是令人向往

 


附:

《2001》

 

·古剑


给我一块月光,让我的身体进入一片雪花
2001的夜把我接纳,从高处到深处
打碎一盏灯的火焰

冷漠在黑暗的背后,微笑趋于平淡
一只乌鸦猖獗的黑
走遍我的记忆

身外细碎的声音在坠落
昂贵的语言,拎着唾沫、流言和石头
遗补生活构成的表象

2001发出尖叫,完成内心的妒忌的咏叹
把声音凝固在一个可能的高度
吹落满天乱滚的雪的碎片

在漆黑的夜里,不必质问灵魂
风暴推开生活的大门,穿过我的躯体
一朵雪花的叹息,牵出一个季节

那突然冷漠和无忌的词语,在渗透和洞穿中被冻结
被雪掩埋,等待春天的到来,腐烂
一场大雪覆盖着一场大雪,使我的骨头变得坚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