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丹东文轩
丹东文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6,436
  • 关注人气:4,9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方向盘去哪了

(2014-05-02 20:33:00)
标签:

学车

王姐

黑脸教练

生活的花絮

分类: 拈花一朵

“是条狗,都能学会开车”。这是即将退休的同事对我这个胆小鬼说的。说这话时,她正握着方向盘,载着我向大东港的方向行,我俩准备去看海。我故意从侧面打量她,她开车的表情十分专注,且充满自信。“瞅啥?”她边开边问。“瞅瞅你是人还是狗。”说完,我哈哈大笑,随即把目光移向窗外。她也哈哈大笑,想打我,可是开着车,不能闹。窗外,一株木兰正开放在春天。

一个大院儿,几堵不深不矮的院墙,立杆,坡度,侧方位停车位,S弯道,饼子……为验证同事的话(我知道她是激发我的胆量),这些看上去有点天方夜谭的布局,现在就呈现在我眼前。一个穿着蓝色制服、又黑又矮、但眼神炯炯的男教练比比划划地站在面前。“打今儿起,我就是你们的教练,我姓王……”一个和我一般瘦削,穿戴和我一般休闲的女人紧紧握着我的手,和我几乎贴着身子似地站在一块儿。她的手心里明显有汗。她也姓王,比我大四岁,是我这组年龄最大的学员,我,排行老二。

王姐告诉我,是她先生帮她报名学车的,她自己报名得等到太阳从西面出来的那天。在这之前,我俩曾在本市学车考试基地见过一回,那回是随同驾校其他学员,一块儿坐车去参加笔试,因年龄、气质颇相像,随意攀谈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笔试后,又一同返回,于车上闲聊,希望过了笔试能分在一个组学车。这不,就遂了心愿。

我这组的学员有各行各业的,法院的、狱警夫妇、修汽车的、开饭店的、刚毕业的大学生、开摩托车拉私活的、待业的……还有一位打北京回来的女老板。这位女老板是半路插进来的,原是先前路试没过被刷下来,临时被驾校分到我组。一天一台车,一个教练,一组本就二十多个学员,因这个女老板的插入,让大家摸着车的时间显得更少了,因而,大家对她的态度也就不大友好。说实话,这位女老板,说是在北京混的,我一点都不信,学个车,至于回咱这地儿吗?是北京严哪,还是北京没驾校啊?要不就是在北京学车忒贵、她没那么多钱?自打她分到我组,每天摸四回车的时间也就能余下三回。剩点时间,今天谁摸着算谁的,弄个摸下方向盘比摸情人大腿都金贵啊!

教练拉长个脸,整天没点笑模样,没报名学车前,妹妹曾先给我打过预防针,什么教练脸黑呀,得适当地送点烟酒,买点饮料,甩点钱……总之,得把教练打点好了,打点好了教练,那台破车才能让你多摸几回。可我害怕教练,一看到他长白山似的脸,我的心就怦怦乱跳,手不听使唤,不听使唤,方向盘就没了方向,就会被他恶狠狠地吼几嗓子,满嘴的吐沫星子像飞溅的泥点子,刷刷地喷过来,一下能把我噎个半死。

没学车前,我一直不认为自己笨,即使笨,也没笨得要死。可自学车以来,莫名发现,这个世上最笨的人就是我,简直比猪还笨。教练教授要领,时不时地就冒出一句:“都说猪撞树上了,我看是你们撞猪上了哈!”每次他这么说,我和王姐就会意一下,大眼瞪小眼,撇撇嘴,猜着他准是说我俩呢。也难怪人家骂咱,我俩的确笨,学啥啥不会,干啥啥不行,教练拿我俩干着急。

回家,坐在沙发上,发呆。都说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凭啥就让人家这样瞧不起呢。冲浴时,摆在洗衣机上醒目的脸盆点醒了我,有了!我忽然想出如何在家也能摸到车的好主意了。冲浴后,我把脸盆端了出来,擦干水渍,放到地板上,拿脸盆做方向盘。对,说练就练,坐到地板上,岔开腿,双手握住盆沿,左转,右转,右转,左转……反反复复,绕一圈,扣死,绕两圈,继续扣死,绕半圈……倒“车”,瞭望,入“库”……最后“入库”环节,直接把脸盆“开”到餐桌下了。就这样,反复操作,不下几十回,总算熟记了“扣子”的操作步骤,教练说的那些像天方夜谭似的“左飞”、“右飞”,可以操作自如了。

第二天,轮到我摸车,我把昨晚用“脸盆方向盘”练出的绝技秀给教练看,还别说,教练终于没拉个长脸给我看,声音明显轻柔了不少。王姐见我训练有模有样,待我摸完车,便把我拉到一旁,问我咋回事,我把昨晚以脸盆代方向盘的事告诉了她,她乐得嘎嘎直笑,说我咋想出来的。咳!这不都是被逼出来的嘛!那晚,她也如法炮制,别说,初见成效。

十天后,考扣子。

妹妹开车,早早地把我送到离市区有二十公里外的考试基地。其他学员也陆陆续续地抵达。王姐被她先生也提前送过来了。我俩扯着手,像小时候一块儿上学那样,站在一块儿,把该想的事都想遍了,把该准备的也都从头缕了一遍,生怕哪块儿没准备妥帖有什么闪失。

考试场地,闲杂人员一律免进,只有警察在里面渐次巡逻。

广播里不停地播报着考试事项,要学员注意。站在远处山坡上,这些我根本听不进去,似乎总有尿意。刚站一会儿,尿点就来了。王姐就陪着我,去方便。往返几趟,王姐被我弄得也开始忐忑,她自感我比她练得好,可是我的不镇定,击垮了她的淡定。她的尿点也被激发出来了,像我一样不停地去卫生间。我俩像一对儿蚂蚱,生怕被淘汰掉。淘汰,即意味着,我俩一切从头再来。这对“时间就是金钱”的我俩来说,可损失大了,这十天的学车,已经耽误了很多正事,王姐和先生一起开家通讯公司,规模不小,这下她出来学车,公司大事小情都由先生接过去,有时,她先生不放心她,还得抽空来看看她学得咋样,她说弄得全家跟着她上火,况且,后面还有二十多天的时间需要熬过去,这次要是不过,也许放弃的可能都有啊。至于我,虽然没大生意可做,可平时触及的那么多摊子的事儿,都等着我劳神呢。所以,破釜沉舟,也得让这关过去,不然前功尽弃。

轮到我们组了。第一个上场的是我组口碑极好,手感极好,训练最为平稳的小高,这小伙子平时不大爱笑,脸瘦瘦的,爱戴顶黑色的贝雷帽儿,教练把他排在第一位是有考虑的,他心理素质、技术水平都可以,所以挑了这组的大梁。

“请准备好,开始考试!”当广播里想起那句温柔又严厉的声音后,小高坐到了驾驶座上,开起停在考试场地那辆熟悉而又陌生的皮卡,他的动作娴熟、平稳,站在山上的我们开始暗暗为他加油、叫好!“碰线,请学员退出场地,进行第二次考试。”就在大家认为小高一试即过之际,小高的车后身撞到了边线上,第一次挂了。还有一次机会。大家的心悬了起来。马上就要提到嗓子眼快蹦出来那个一定是我。我的手心全是汗,紧紧地握着王姐的手,我能觉出她比我还怕的颤抖。

第二次,小高顶住压力,顺利通过了。走出考场,来到我们等他的山坡,他紧绷的脸终于露出了点笑模样。“稳住就好,别害怕很重要。”这是他唯一的一句话。

小杨、小雪、小红、老张……一个一个都顺利通过。终于轮到我了。我极力保持镇定,走进考场,站在摄像头前,摆正姿势,心理默念考试步骤:“左两圈,扣死;右两圈,扣死……”“开始考试,请上车。”“左两圈,扣死;右两圈,扣死……”我脑子里全是那些熟记的步骤,像默念着平安经一样,打开了车门,当时,就傻在那儿了。怎么着?方向盘没了。天哪!方向盘去哪了?我的脑子登时一片空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满脑子还都是“左两圈,扣死……”这会儿就剩浆糊了。在山坡上焦急地等我消息的教练和学员们也傻了,他们发现我开的是后车门,而不是前车门。“完喽,完喽完喽完喽,咱们的作家唉,这下算完喽!她怎么把后车门打开了,我的个天哪……”教练抱着头,蹲在那,大口地喘粗气,一气叨叨出好几个“完喽”。考试前,他曾和其他组教练打赌,说我们这组的学员保证全过,因为最笨的我和王姐到最后都练得滚瓜乱熟,害怕啥呀!这下好了,我把后车门打开了,意味着我找不到方向盘了,找不到方向盘,那还考个屁呀!就在教练抱着头,以为这下我完蛋了后,懵懂的我,忽然像明白了啥似地,迅速关上后门,打开前门,一屁股坐到了车上。我大口地吸气,拍拍胸口,平复一下呼吸,双手张开,轻轻地,用力地,握好方向盘,呼了口气,踩上离合,起——

瞬间,山坡上的学员像被扎了一针兴奋剂,立刻欢呼起来。当然,这一切,我并不知道,是他们后来告诉我的,而且告诉我,天天被我暗骂是驴脸的教练,为我捏着把汗。当时,我的脑子全是那几道红线,那几根杆,还好,虽然不够完美,我还是一次成功了!

接下来的日子,场地、路试、夜视……我也都一一地考过了,并顺利地拿到驾照。自然,王姐也一样。听其他学员说,那个从北京回来的女老板,又去补考了。

去驾校拿驾照的那天,教练右手掂着我的驾本,左手拍着我的肩膀,对着其他学员说:“连这么笨的人都拿到驾照了,还有拿不到的吗?不过,很有可能,马路又多个杀手呀!”

一晃儿,拿驾照快近四年了。

“给你们讲个故事……咱们驾校有个学员,考试时,把后门打开了,所以你们考试时一定要淡定……”XX驾校训练场地,我那位黑脸教练又在给新学员现身说法了。

“文姐,出差回来了?”一个被调到其他单位上班的小伙子,在火车上遇见了我。

“是啊。你这是去哪儿了?”

“明天驾校考试,所以从外地赶回来参加呢。”

“是啊,在哪个驾校学车啊?”

XX驾校。”

“文姐,给你讲个故事,老搞笑了。俺们教练说的,说以前有个学员,考试时,把后门打开,找不到方向盘了,哈哈,忒有意思了,老好玩了,你说方向盘去哪?”

“啊!”我讪讪地傻笑,尴尬地望向窗外。

窗外,是莺歌燕语的春天。

201452 丹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