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丹东文轩
丹东文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6,537
  • 关注人气:4,9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坐  席

(2013-09-19 14:45:23)
标签:

坐席

童年

记忆

回味

分类: 拈花一朵
坐 <wbr> <wbr>席

 

 

这是安谧祥和的虎山长城脚下,秋阳高挂,暖风舒润。

身旁,一户户红砖碧瓦的平房鳞次栉比地挨着,间或还有一两户镶着白瓷砖的二层小楼。阳光打在楼层的瓷砖上,晃出一道道刺目的白光,蓦地看过去,能耀花了眼。

鞭炮突然想起,是从一户平房传出的。接着,烟花腾空,拉出一道浓漫的白烟,像飞机飞过后留下的刺眼的白弧。噼里啪啦的小鞭儿闹挺了一阵后,传来几股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你儿媳妇好吗?”“好!”“你女婿好吗?”“好!”“光说好不行啊,拿钱哪!”最后一句把大家伙儿都逗乐了。当然,把我也逗乐了。此时,我正坐在长城脚下的一块石砖上。石砖让我有席地而坐之感,最近距离的贴近地契。

眼前赶着参加一场婚礼的庄稼院儿的乡亲们,也在贴近地契。屁股下面的小马扎说明了一切。一桌桌的酒席在大道两旁、院墙内外和老槐树下一字排开,形成了左右开弓、前后包圆的坐席,一桌八人,约有几十桌。鲜红的彩虹门摇曳在空中,配着这别具风格的几十桌坐席,演绎出乡村独有的风景。

这一幕场景如此熟悉。它让我的思绪在漫漫的秋风中奔跑,似乎瞬间就飞回到了我的童年。那个有着诸多美好记忆美好遐想的童年的小村。

小村不大,几百户人家。姓氏单一,姜、杨、李等几家是大姓,其他皆小姓。平日相处,为个鸡鸭鹅狗虽常生些事端,但无碍邻里相处。你家有个大事小情,他家有个红白喜事,家家皆派出家庭主要成员参加。有的一家去四五口,有的只去一口,礼金大多三五元。办事人家的大院里摆着一水儿的小马扎和小板凳,木头桌子,桌子上的大碗既是酒杯,也是菜盘子,均是从村头儿小卖部租来的。大铁锅在一旁知啦知啦地冒热气,大厨则岔开两腿,站在锅台上,手持大铁勺子,翻炒铁锅里的美味佳肴。那个年代的美味佳肴,不外乎豆腐、粉条子、大白菜……赶礼的人在随礼单上递上二三元的礼金,拽着孩子,领着媳妇,一腚蹲坐在马扎上,就可以等待开席了。

一天,赶上老李家四小子结婚。我妈带我随份子。

随份子,也叫赶礼。他们大多拿着塑料袋和小手绢。其用场是,把炒菜夹到塑料袋里,把干炸夹到小手绢里,然后包好,带回家给没来赶礼的亲人品尝。这是一种风俗,没什么面子不面子,好看不好看一说。当然,也不排除面子矮一些的人,把夹来的干炸藏到裤兜里,别在腰带上的。个别的人还会偷拿那瓶没喝完或根本就没喝的白酒,图个吉利。其实,也就是占点小便宜。可这种小便宜没人笑话,也没人侧目。大家都一样,都有这个心思,就看谁眼疾手快。

我这桌坐着我叔伯老舅、本家叔伯大哥、不知从哪儿论的嫂子、还有我叫不出来的婶婶、阿姨……

五岁的我,已经会拿筷子,不用我妈照顾,可以自己夹菜吃饭。

乡村的宴席没有盘子,清一色的大白碗。大白碗喝酒,大白碗盛饭,大白碗上菜。先上来一盘炖豆腐,大家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吃的吃,夹的夹,瞬间大白碗空了。我一口没吃到。接着猪肉炖粉条子,仍是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吃的吃,夹的夹,我只吃到掉到桌子上的一根粉条,还是用小手氆氇到嘴里的。接下来,是四盘干炸,分别被那些婶婶阿姨以最快速度倒到自己的小手绢上包裹起来揣进了裤兜。天哪,我急得快火上房子了。这坐席没我什么事啊!我还没夹到一口呢!我的眼泪儿快急出来了。

这时,一大碗海带丝轻盈地上桌了。它们像丝线一样缠成一圈圈的,又绕成一道道弯曲的山岭,一直蜿蜒盘旋,抱成团,扭捏着,伫立出一座小小的“山包”,似乎生怕被人分开。在其他人还没缓过神注意到它的工夫,我的小手已快速地对准它的“肚囊”插下去,小筷子稍一用力,海带丝像被我打个藤节,随着我的筷子瞬间落入我的塑料袋里。成了!哈哈!我的塑料袋终于满圆了。就在我为之愉悦,甚至沾沾自喜之际,那位同桌的嫂子用眼神惊讶地剜了我一眼,大叫:她大婶儿,你看你家老三……我妈这才注意到我的举止,不好意思地红着脸直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倒回去,倒回去,大家都还没吃呢!老妈没经我同意,拎起我的连汤带水的塑料袋,又把海带丝倒回了大白碗里。这下捅了马蜂窝。我哇地放声大哭,任谁哄也不行。哭得天摇地动,山河破碎,似乎融了几世的悲愤,在这一刻,全部倾倒出来了。他们吃的吃夹的夹,没一个说三道四,而我,也就夹了一筷子海带丝而已,至于他们大动肝火,兴师动众,拿我试问?我妈也是,我夹那一筷子容易嘛!谁知道那一筷子,把所有的海带丝全夹起来了呢!不是我自私,想把海带丝全部占为己有,是海带丝丝丝缠缠,像一对相爱的恋人,至死不爱分开呀!我越想越哭得厉害。五岁的我已经可以分辨出好赖人了。身旁看不下眼儿的一位大婶,把她已揣进裤兜的干炸笑呵呵地拿出来,往我的塑料袋里倒,边倒边哄:三儿最乖啊,瞅,婶子送给你几个好玩的小家伙儿。几块好看的面食麻花扣、菱形块儿、地瓜丸,就像一个个淘气撩人的宝贝儿,顺着塑料袋打着滚儿地蹦出来。这下,我破涕为笑。那会儿,剜我的那位嫂子早已羞得面颊绯红。

后来记忆中的一回回坐席,都像那次一样,总会给人留下一些深刻的印象,一点美好的怀念。

早年乡村的坐席没什么刻意的讲究,不分方位,不分尊卑,辈分,不分长幼,也不分亲疏,只要随了份子钱,哪空坐哪,一人一凳,一桌八人,孩子也算一个人头儿。哪家领的孩子多了,就会格外占座,偶尔也会惹得办事的东家不大高兴,主要是大管事不高兴。因为东家注意不到这些。大管事是东家请来专门招待客人的主管,相当于《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只不过没王熙凤的权利,更没身处贾府那种忐忑的心态。坐席上的大管事就管一天的事儿,过后就卸职。但做了一回大管事,有个张罗劲儿的,下回准保会被另一家人请去主事。一座小村子里,能做大管事的也就那么仅有的一二人,算凤毛麟角吧。坐席办得好坏,和大管事有直接的关系。或者说,大管事的水平高低直接决定坐席的档次。

 

其实,追溯历史,可以看出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席地而坐的民族。坐时,两膝着地,臀部贴于脚跟。为了表示对人尊重,坐法颇有讲究:虚坐尽后,食坐尽前。”“尽后是尽量让身体坐后一点,以表谦恭;尽前是尽量把身体往前挪,以免饮食污染坐席而对人不敬。后来演变为垂足而坐,这是民族起居方式的改变。

在古代,座位安排上的讲究,主要讲尊卑,也叫向位之仪。向,指的是人和物之所向,即向东还是向西;位,指人和物所在位置。显然,二者是联系在一起的,如帝王坐北朝南。应该指出的是,尊卑之别只是向位之仪的一个方面,向位之仪还涉及到人鬼、男女、吉凶等。

古代的向位,不是随便安排的,它的根据就是阴阳。东、南、左为阳;西、北、右为阴。人以阳为贵,神鬼以阴为上。行礼时候堂上设席,神以西为上,人以东为上。如果坐席是东向或西向的话,神应该以南为贵,人则以北为贵。站的位置也是这样,如果是东西向,北边为上;如果南北向,东边为上。吉事尚阳位,凶事尚阴位。男女同处时,男人在左,女人在右,也是用阴阳来分别的。现在算命看手相,还是男左女右,可见这种传统渊源之久。用于国政,则文事尚左,武事尚右。

宴会的座次也是据此来排定的。古人的宅院都是堂室结构,成语有“登堂入室”,房屋结构为前堂后室,欲入室必先登堂。堂是坐北朝南的,在堂上聚会就以朝南为尊。室之门开在东边的,在后室中聚会,就以坐西朝东为最尊。《史记》所述“鸿门宴”有这样的记载,秦朝末年,项羽与刘邦定下盟约,谁先攻下咸阳,谁就做关中王。后来,刘邦先攻下咸阳,正准备做关中王时,令准备灭秦复楚、建功立业的霸王项羽怒火中烧,围攻咸阳,想杀掉刘邦。刘邦见势不妙,采纳张良的建议,赴项羽设下的“鸿门宴”。当时宴席座位朝向意味深远,项羽的座位是“东向”,即坐西朝东,亚父范增是南向,要次一等,但仍然占着阳位,刘邦是北向,张良是西向,在门边上,是最差的。根据这样的安排,当时项羽显然是以帝王自居的。如今我们还以正面对门的位置为尊位,大概就是这种传统的演变吧!

周、秦、汉时,我国是以右为尊,故皇亲贵族称为右戚,世家大族称右族或右姓。右尊左卑表现在建筑住宅上,豪门世家必居市区之右,平民百姓则居市区之左。
   
官场座次尊卑有别,十分严格。官高为尊居上位,官低为卑处下位。古人尚右,以右为尊,左迁即表示贬官。
   
至于在交际场合,其座次则以左为尊。因为古人坐北朝南,则左为东,右为西,故座次上以左为尊。《史记·魏公子列传》载,战国四公子之一的信陵君为迎接夷门侯生,大办酒宴会宾客。并“从车骑,虚左”,亲自前去迎接。当时,一概宾客均等侯生于大堂,侯生倒也不客气,在几番考验信陵君的诚意之后,来至大堂。见堂上虚左以待,其他宾客一旁伺候,更觉信陵君诚意有加。可想当时一席之位何等的至尊至贵。
   
从东汉至隋唐、两宋,我国又逐渐形成了左尊右卑的制度。这时期,左仆射高于右仆射,左丞相高于右丞相。蒙古族建立元朝后,一改旧制,规定以右为尊,当时的右丞相在左丞相之上。朱元璋建立明朝,复改以左为尊,此制为明、清两代沿用了五百多年。现在戏剧舞台上上演古典剧目,客人、尊长总是坐在主人、幼辈的左侧,这反映出明朝崇尚左的礼仪。
   
老子曾曰:“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有德司契,无德司彻”。 是为尊的一个证明,圣人拿着左契(借条的左半边)而不会去逼着人还债。另外还有乘车,经常出现虚左(空出左边的尊位给别人)的说法,《史记·魏列传》:“公子从车骑,虚左,自迎夷门侯生。而且古代座次以左为尊,空着左边的位置以待宾客。

古代宴会席次,尊卑很有讲究。一般筵席用的是八仙桌,桌朝大门,其位次如下:位尊者居前,8是主人席位。如果客多,可设两桌、三桌或更多,有上桌与散座的区别:上桌与单席的位次相同,散座则不分席次。

以满清为例,凡遇皇帝万寿、春节、除夕及诸令节,帝、后、妃、皇子皇孙及王公们全家在乾清宫举行盛宴。
    
宴会之期,在乾清宫檐下设中和韶乐,乾清门内设丹陛大乐,在交泰殿檐下设中和韶乐,乾清宫后檐下设丹陛大乐。承应宴戏的人在宫内集合听候传谕。宫殿监率所司设宴桌于宝座前,设皇后宝座筵席与彻座东,西南向稍后。左右设皇贵妃、贵妃、妃、嫔筵席,东西向,俱北上。


(未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