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心田
方心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6,744
  • 关注人气:1,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让文学弥漫生活

(2014-12-13 14:26:36)
标签:

万年

文学

文化

分类: 文化评弹

       我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文学的:是识得几个字便迷上小人书的童年,是读初中便啃上了大部头小说的少年,是羞羞涩涩躲躲藏藏学写散文诗歌的青年,还是天真无邪只知花鸟虫鱼鸡鸭犬马的幼年?

 

       我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文学,也许我所喜欢的文学并不是评论家眼里的文学,也不是作协专业人士所认可的文学,但我的确认为自己是爱上了文学,哪怕是掺了泥沙或短斤少两的文学。社会上把我们这种人称为“文学爱好者”,想必这是最实事求是的称谓。

 

       碰巧的是,前几日,“太阳鸟”文学社的一群鸟们在南昌聚会,纪念文学社成立20周年。1994年,该文学社在万年师范学校成立,指导老师是邹忠民,一位出道很早的评论家、作家。也不知是谁牵的线搭的桥,1997年2月,已在南昌做杂志编辑的我,也欣然加入了这个“鸟巢”。入巢三年,绕树三匝,因为邹老师调入江西师大任教,鸟们无枝可依,就作鸟兽散了。虽然鸟去巢空,但那份痴迷文学的文青之感还在,那种文学爱好者的清雅气度还在。座上一位已是博士兼处长的老社员说:我之所以能拒绝贪腐,洁身自好,原因之一就是——我是文学爱好者。斯言一出,掌声四起。

 

       往前追溯,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的我和几个文学发烧友,在万年县发起组建了青云文学社,大家凑钱印刷《青云文学报》。县文联领导、作家蔡阳启先生为之撰写发刊词。可惜只出版了一期,就夭折了。现在翻出这张文学报,纸色泛黄,字迹漫漶,俨然文物,但回想起那青春期的一帘幽梦、一腔热血,还会不断地打湿已然沧桑的自己。

 

       再逆流而上,大学时期,风华正茂的我,见到生人还不敢说话,却大胆自荐,加入了中文系的黎明文学社。那时社刊还是油印小册子,却会因为刊印了自己的一篇习作而兴奋好几天。

 

       文学,真是一个大妖怪,总是诱引着、啃啮着单纯的我们。等我们差不多五迷三道了,文学社就像《西游记》里的琵琶洞、盘丝洞,活跃着一个个想吃唐僧肉、想娶唐僧人的小妖精。

 

       生而为人,能爱上文学、好上文学,继而成妖、成精,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周作人曾经说过:“生活不是很容易的事。动物那样的,自然地简易地生活,是其一法;把生活当作一种艺术,微妙地美的生活,又是一法。”我是那种把生活当艺术、微妙地美的人吗?世界上那些喜欢读书,喜欢写作,喜欢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的人,不都是这样的人吗?

 

       颇感惊讶,又觉意料之中的是,在我的家乡,悠悠万年,也活跃着这样一群把生活当艺术、微妙地美的女子。她们相互鼓励,抱团取暖,结成“万年女子文学会”。近三年的旖旎时光,款款地将她们打磨成了一群自信自足、快乐飘逸的文学女子、缪斯信徒。

 

       用县妇联的话说,“文学会不管年龄不论相貌,也不计得失不为名利,只为我们女性的共同梦想,在严谨的工作和繁忙的家务之余不断充实自己,把文学当鲜花来栽培,乐在其中!”会长胡秀枝也说:“我们这样一群普通的女人,在工作与家务之余,凭着一份热爱,一份兴趣,一份执着,走到一起,做起了快乐的文字游戏,让这一高雅的艺术走近了平常生活。”做起了快乐的文字游戏——说得多好!不求精深,不求高雅,只求充实,只求快乐,这难道不是文学赋予人们的使命吗?

 

       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尤其是互联网时代,人人皆可写作,人人都有追逐文学梦、实现作家梦的权利。文学创作不是谁的专利,漫山遍野的野百合都是生命的歌者,临檐而舞的燕雀都是春天的使者。

 

       文学,是上帝给予人类的一项男女公平、老少无欺的精神馈赠。人类无论年少、年长,无论什么职业、身份,都可以爱她,可以肆无忌惮地爱。因了她,人类总是显得自信自足,浪漫富有。

 

       这本文集的作者里,有我不少熟悉的朋友。我熟悉她们的文字,熟悉她们的工作,熟悉她们的为人。当然也有不少开始不熟悉,后来通过阅读她们的文章、参加她们的活动而变得熟悉。文学为什么存在?我认为,白居易所言的“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是一种主流声音,乃黄钟大吕;但抒发性情、录下悲欢,也是平常百姓不可缺少的钟爱,是谓洞箫牧笛。文集里的多数作品,就属于后者:日常生活里的一袭阳光、一缕暖风、一点亲情、一丝伤痛……都是那么真切自然,富有诗意,几番咀嚼,余香不断。

 

       有个诗人说:在一生中连一次诗人也未做过的人是悲哀的。我也曾经有过一个观点:诗人不一定非得要有诗歌、诗集,倘若他心中生长着一缕缕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美好感情的痴迷,对真理的热忱,对人类的悲悯,那么他也是诗人了。

 

       所以,诗人无处不在,文学也四处开花。我们的庸常日子,我们的焦渴眼神,我们的贫乏心胸,由是得到了惬意,得到了滋润,得到了丰沛。我相信,万年女子文学会的成员们,活得比以前更自信,过得比以前更快乐,长得比以前更美丽。

 

       当然,如果把爱好当成了执着,把点缀当成了追求,那文学爱好者的出路就有很多种了。鲁迅告诫我们,“弄文学的人,只要一坚韧,二认真,三韧长,就可以了”,姐妹们,如果你能做到这一二三,就可以了,真的可以了,那时,我会再次为你们端起酒杯,为你们一醉!

 

                                                                                                       2014年11月11日

 

(注:本文为文学作品集《雩紫盈香》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