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范猛
范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4,841
  • 关注人气:3,7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灵魂取暖记

(2009-05-29 12:42:46)
标签:

视觉/图片

记录

杂谈

分类: 老范骚文

灵魂取暖记

 

 

四月中旬回了趟青岛。

回家前打电话听到爸爸的声音有点低沉,我担心他可能身体不太好。

下了飞机,看到妈一个人在机场等我。

妈说,爸爸这几天心脏不太舒服,但是不要紧。

 

这几年跟爸妈之间形成了一个默契: 互相之间报喜不报忧。

家人生病了之类的事,他们都不让我知道。

但是从他们打电话的语气,停顿,每次我都会听出一二。

即使知道他们身体不舒服,我离得远也根本帮不上忙,

所以我即使听出来了也不让他们知道,免得增添他们的担心。

 

到了机场,妈才把爸生病的实情告诉我。

坐在从机场回家的车上,娘俩东家长西家短地闲聊。

妈说:“孩子,没有跨不过去的坎儿。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得能想得开。”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特别喜欢听爸妈给我的这些唠叨了。

妈接着说,没有什么比健康和开心重要的事了。

 

 

不知不觉到家了,爸妈早上去早市买了一大堆吃的。我看到爸爸已经在厨房忙活开了。

妈说,你爸一个多星期都没下过厨房了。

爸爸说,现在感觉好多了。

一会功夫,爸爸准备好了一大桌子饭菜。

 

4月的青岛春光绚烂。

吃完饭一家三口到海边散步。

我发现,爸爸的气色很好,走了很长一段路也根本看不到疲倦。

爸爸说,现在一点事儿也没了,身体感觉好极了。

妈感慨道:“每次都这样,你一回家,你爸病就好了。心情这么重要啊。”

听到这句话,我既开心又内疚。

如果能经常在二老身边,他们的身体应该比现在还好吧。

 

 

 

灵魂取暖记

 

我们去中山公园看樱花。

中山公园的樱花会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

正是樱花满开的日子。

远远望过去,就是一朵朵盛放的云。

近处仔细端详,每一棵樱花树就像是千姿百态,各具风韵的大家闺秀。

她们不顾观赏和赞叹的众人,舒展着优雅强劲的身躯,自由怒放。

 

矜持,优雅,妩媚。

仿佛看到了每个花瓣里充盈着的强劲生命力。

流连于每一片既纤弱又有力的樱花。

 

反反复复看,反反复复拍,好像永远也不会厌倦。

 

尼采说:这里一切存在的语言和语言宝库向我突然打开;这里一切存在都想变成语言,一切生成都想从我学习言谈。

 

前一阵逛书店看到《植物传奇》,封面有一句话:当你从头到根弄懂了一朵小花,你就懂得了上帝和人。

 

有一种跨越界点的快乐。

跨过了观看者或旁观者的阶段。能够听到花开的声音,感觉到花开的韵律时,花就开始为你绽放了。

 

灵魂取暖记

 

灵魂取暖记

 

 

 

晚上回家拿出影集看小时候的照片。

从百天到高中毕业,妈在我过生日的时候都会带我到照相馆留影。

有几张照片的后面还有爸爸的笔迹。他把拍照地点和时间写在照片的后面。

没留有日期的照片,他们也能清楚地排列出拍照的时间。

他俩一边看着照片,一边说着每张照片拍摄时的故事。如数家珍。

 

去姑妈家看奶奶。老人家气色很好。

奶奶说:“每次想你了也不敢说。等你爸来的时候,每次都会问他你给家打电话了没。

有时说打了,有时说没打。”

临走的时候奶奶说:“能回来看看比什么都好。”

 

一天晚上去劈柴院吃饭。

劈柴院是青岛特别有名的一条小吃街。

恰巧碰上是劈柴院重新整修后开街的第一天。

可以说每个青岛人都会对这条街有特定的回忆。

而我对这里更是感情深厚。

因为奶奶家就在劈柴院附近,这是我一直到初中,几乎每天都要经过的地方。

记得小时候每天这里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不知从那天开始这里衰败地一塌糊涂。劈柴院好像从人们的记忆力消失了。

好像是市政规划的原因,每一家饭店被迫从这里搬走。

今天晚上,好像一下子都活了起来。

时光机仿佛把我们带回了过去。

爸说,这个院子当时住着我的小学同学。

我说,小时候我们经常在这个大院乱疯乱跑,玩捉迷藏。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京剧大舞台。

从这个院子出来的时候,我们发现墙上有几张老照片,改造前大院的样子,小时候在这里玩耍时大院的样子。

就在几分钟内,仿佛身上的每一个熟睡着的记忆细胞突然被打开。二十多年前的我突然遇到了二十多年后的我,这种感觉很奇妙。

 

早上一家三口去逛团岛早市。

丰富地一塌糊涂。

海鲜,水果,蔬菜们争奇斗妍。

夹杂着讲价声,吆喝声。

好像把我带到了另外一片天地。

这里比任何一家装修华丽的超市都讨人喜欢。

现代城市文明把露天的大集市赶到像鸟笼一样的商场里。

把滴着露珠的蔬菜水果赶到死气沉沉的塑封里。

蔬菜水果享受不到氧气,人享受不到阳光。

我们还美其名曰是文明的进步。

人真是会自欺欺人啊。

 

真想花上一天的时间,把这里的蔬菜和水果买个干净。

回来的路上,脑袋里突然钻出一句话:

与其在家里跟自己死磕生命的意义,不如出来逛逛菜市场。

 

 

 

前一阵看到村上春树2009年2月22日接受“耶路撒冷文学奖”时的演讲稿。

他说:

请你们允许我发表一条非常私人的讯息。这是我写小说时一直记在心里的东西。我从未郑重其事到把它写在纸上,贴到墙上:而宁愿,把它刻在我内心的墙上,它大约如此:

 

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蛋这一边。

 

我们都是人类,都是超越国籍、种族、宗教的个体,都是脆弱的蛋,面对着一堵叫作“体制”的坚硬的墙。

显然,我们没有获胜的希望。这堵墙太高,太强——也太冷。

假如我们有任何赢的希望,那一定来自我们对于自身及他人灵魂绝对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的信任,来自于我们灵魂聚集一处获得的温暖

 

灵魂取暖的方式有很多种。

可以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一片花瓣。

可以是美好的童年回忆带给我们的滋养。

可以是菜市场的缤纷灿烂给我们的活生生的生活证据。

 

但她

更可以是奶奶不经意间一句关心的话语,

更可以是跟爸妈之间无形的默契,

更可以是爸妈对我无休止的唠叨。

 

回家真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