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霏霏xuefeifei
雪霏霏xuefeife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429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人民文学》2016年第7期11首

(2016-10-26 17:04:16)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转帖,当输血
剑男老师的好诗!每首都能打动你的心。

我赞美,但有尺度

 

剑男

 

两只鞋子

 

两只鞋,一只新,一只旧

它们摆在一起

一只干净新样

一只沾满污迹,磨破了底

在它们不远处

几只鹭鸶练习单立

一个人正在湖中挖藕

鹭鸶的腿直而修长

挖藕的人双腿埋在淤泥中

当他在浅浅的湖水中移动

我看见他用手从藕筐旁边

摸出一支拐,像一个

熟练的水手驾驶一艘快要

搁浅的木船,轻轻一点

就把自己缓缓的送到前面的淤泥中


牙齿之歌

 

这颗牙齿松动了,脱落后与另外

一颗牙齿形成缝隙,漏气

这一生太多让人疼痛的事情

已经不再让我感到痛苦

但我担心再也不能咬紧牙关

担心胃在饥饿,仅有的食物却

塞在牙缝,人世有大悲伤

我却不能一字一句清晰地说出

 

上河

 

阳光是逆着河水照过来的

照着挖沙的船,日益裸露的河滩,以及

河滩上零星的荒草,说是河

其实是众多的水荡子,因此远远看上去

就像一面打碎的镜子散落一地

不再有浩荡的生活

不再有可以奔赴的远大前程

上河反而变得安静了,并开始

映照出天空、山峰以及它身边的事物

 

我从不说孤独

 

我从不说孤独,作为一个书生

说孤独是可耻的

在我书斋中有那么多邻居

有诗人、哲学家、党魁

也有普通的劳动者

虔敬的信徒、朴素的流浪汉

以及慈悯的老人和美丽的少女

我独乐时不与自己为敌

狂欢时不抬大众的人偶

作为对这个喧嚣但寡欢时代的回应

我读书,但谨慎思考

我赞美,但有尺度

我反击恶意中伤,但守住底线

即使摔自己的碗,也不砸别人的锅

当我来到一个失眠且停电的夜晚

在阳台上看见自己落寞的身影

我也不说孤独

不以万物都睡死过去的夜晚比拟人间

黑暗深广

我要告诉那些没有经过长夜的人

万物都会在它的怀中复活

孤独不过是世间万物共有的属性

 

像夜晚一样幽暗而坦荡

 

一个人走夜路

心中悬着一块巨石,脚是浮的

其实这是个月明星稀的夜晚

就如白天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黑衫

但走着走着它就成了

一个头套丝袜的剪径大盗

借着冷风一遍遍追问

你有没有杀人越货,欺负弱小

你有没有撒谎、奸淫、拐骗

或妄议时代、腹诽他人

好像这夜晚是一个早做好的局

就等我自投罗网

我承认我在心中驱动过千军万马

对那些邪恶的人动了刀子

对人世间的冷漠、自私

进行了一遍又一遍的杀戮

但我没有恐惧

我不过是在纸上风生水起

在笔端快意恩仇

在幕阜山余脉的山村中

我度过了艰辛的少年时代

很多时候我没心没肺的活

但我和这个夜晚一样幽暗而坦荡

  

蜗牛

 

趴在一株栀子根部的蜗牛

每天往上一小段

栀子一夜舒展出新叶

在早晨的微风中摇曳生姿

快与慢的两极,蜗牛

在这个万物勃发的春天

显得一动不动

缓慢的事物凭借耐心

迟钝的人下笨功夫

在春天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动物

我内心也有一朵朵洁白栀子花

但我跟不上春天的节奏

不是慢一拍

而是生来就落伍的自卑之心

但有人一夜就攀上命运的高枝又如何

一只蜗牛背上自己这个重重的负担

在每个时间的节点上以静制动

不忧、不怨

也不出走自己

这样被动的事物反而让我暗暗生畏

 

水库

 

这座水库坐落在群山之中

有无数条溪流向它汇入

但只有一个出口

它兼容并蓄

也缓慢地释放着

内心积压的苦水

那个春天过后再也活不下去的

投向它的年轻寡妇

那三个在它怀中嬉戏后

再也没有回来的少年

那艘深夜沉没的运粮的木船

那个急匆匆赶路失足的中年人

那些被山洪冲下的幼獐

他们在水下是否继续着各自的生活

漆黑的、孤独的,但仍需要憋气的生活

  

镇上酒馆所见

 

深夜仍不肯睡去的两个人

在这个偏僻的小镇喝酒

街道寂寞深长

黑暗清晰可辨

一个埋头喝闷酒

像灵魂与肉体分离

一个一次次斟满酒杯

像为冷下去的灶膛添加炉火

在这个寒冷的夜晚

缺乏联系的事物有游荡的狗

遥远的星宿和暗中汹涌的林涛

但它们之间并没有疏离感

如黑夜所见

它们和这两个人一样

都是被光明冷落的事物

 

昨夜的乡村一定大哭了一场

 

昨夜的乡村一定大哭了一场

你看潮湿的屋顶,水汽蒸腾的地面

草叶上的露珠,少年脸上的泪痕

以及他身旁新坟上不再飘动的白幡

它们都洗净了身子,陪着这个

悲伤的少年一直睡到了初阳升起

 

山腰上的老屋

 

一座老屋前长着乌桕、白蓟、油桐

枸骨身上有刺,和丛生的木槿

被种在菜园的旁边,枫杨树长在左侧

一半的枝丫遮住半边厢房,但是独木

在乡村,不成形的叫杂木,壮直的叫木材

因此乌桕、白蓟和油桐共生一处

枸骨和木槿被密密麻麻种成一道栅栏

只有枫杨被宠爱,独占半边空地

这样朴素的、不自觉的布局和时代的

价值观何其相似,但我惊异于它和

山坡形成的这座老屋的虚空和冲淡

一角灰瓦的屋檐在高大的枫杨掩映下

挑出山腰,落寞、苍凉,有颓废之美

惊异于门前的野花开得冷艳、荒芜

那紧闭的柴扉似乎就要被一首诗歌叩开

 

夜宿大别山

 

半夜,被自己的咳嗽惊醒过来

夜色寒凉,明月半窗

听着安静的流水

微风轻轻吹动的木叶

想起人居一隅

天衣、地被、身盈、心虚

一些事物在黑暗中沉睡过去

一些事物像我一样在夜半醒着

人生所寄又能怎样

千里大别山也不过有着人世一样的孤独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