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鸥
南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6,867
  • 关注人气:2,5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阵痛中品味一场生命的盛宴——序焉然诗集《阵痛》

(2016-09-24 23:33:46)
标签:

诗歌

阵痛

焉然

南鸥

分类: 随笔

从阵痛中品味一场生命的盛宴
           ——序焉然诗集《阵痛》
 
                                     南鸥
                                
       我数次到长沙参加一些诗歌活动,每次出发前我都告诫自己:三湘之地,惟楚有才,在这人杰地灵之地,只有做哑巴的权利,不可胡乱开口说话。
       诗人焉然是一位三湘之地的女子,自然吸尽这片土地的精华,秉承这片土地深厚的历史与意蕴。我与焉然数年前通过博客认识之后,不时有些交流。她是一位依然对汉语诗歌保持着敬畏与虔诚的诗人,且是一位具有才思和创作实力的诗人,更是一位很安静很低调的诗人。在这样一个麻木、庸俗、无序的时代,游戏与娱乐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全部的时代,诗歌几乎被挤到地球边缘的时代,依然热爱诗歌的人是幸福的人,是值得尊重的。而焉然的安静和低调,对于当下的诗坛来说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格。
       这些年焉然的诗歌陆续的看过不少,但是系统的阅读这是第一次。《阵痛》是诗人即将出版的又一部诗集,她让我为诗集《阵痛》说上几句,我只有放下手里的工作认真细读起来。
       诗集由“日蚀”、“月食”以及长诗“黑金之殇”三个部分构成。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分别用大自然的两个奇异天象来命名,显然这两个奇异天象都极具象征意蕴。这样的命名既体现了诗人匠心独具的艺术感知,又彰显了诗人对生命的独特的认知。《日蚀》这部分主要表抒生命的疼痛与诗人对人生的独到感悟。在诗人看来,太阳被吞噬,万事万物存在于黑暗和混沌之中是个体生命疼痛的本源,这就令诗人的疼痛具有本体性的意蕴。《月食》这部分更多是诗人对亲人与乡情的眷恋。是的,当象征着纯粹与美好的月亮被遮蔽,就如同人间的真情受到伤害。《黑金之殇》是一首长诗,通过抒写一个煤矿的兴盛与萧条,展现一群成年累月被埋在地下的最底层的人们生存的意志与生命态度。初读下来,我掩面而思,深刻感悟到,无论对诗人而言,还是对诗歌中的个体生命来说,都是命定的特别存在,都是不可替代的独立存在,每一次弯腰,每一声哭泣,每一个欢笑,都是一种动人绝美的存在……
       诗人不仅以《阵痛》为诗集命名,且将此列为开篇之作,这就为诗集定下了痛楚而悲悯的基调,我们大抵可以窥探到诗人对生命铭心刻骨的理解与解读。在《阵痛》的开篇,诗人写道:
     一张折断的唱片
     血脉阻滞,音轨错落
     松动的龋齿啃嚼着感知之骨
     研伤成末
     走一道密不透风的暗门
     渗入窒息的快乐
                             
       在诗人眼中,生命就是一张被折断的唱片,尽管内心储满了丰富的旋律,甚至储满整个世界的音律,但是由于血脉被阻滞,所有的音律都无法释放出来。应该说这是生命最大的疼痛,是深重的内伤,是无法治疗与修复的。诗歌前二行,诗人将生命中这个无法愈合的伤口揭示得淋淋尽致,令读者倍感生命的无辜与苍凉。于此,我不得不赞叹诗人对意象的敏锐捕捉的精准。
       这样一场知觉的盛宴
       我怎能不来,采霜之人在刀剑上行走
       意识嚎哭,脚下泥泞
       暗绿的胆汁包裹层层巨痛
       从高处倾泄而下,刻在身体深处
       我无处可逃,假以疼痛为禅
       暗许后世轮回
       接着诗人锋刃一转,把这样的伤害与痛楚看成是一场生命的盛宴。“采霜之人在刀剑上行走”这是无法逃避的宿命。“假以疼痛为禅/暗许后世轮回。”到此,诗人已将对生命的解读彰显成一种大彻大悟之后的超然的生存心理,这是一种由强大的生命意志支撑的一种难能可贵的生命态度与至尚的境界。
       想想吃杏的时节
       早孕与临产之痛皆是幸福
       一别经年
       我满心的欲念都已放下
       园内草枯,我已不是千年的我
       只等尘埃落定
       我便来为草木写志
       当诗人完成了形而上的超然的认知之后,诗人又回到了形而下的现实场域,诗人以“吃杏的时节”来表达朴素的体验,如同一个新生命诞生时所必须承受的痛楚一样,诗人此时完全释怀,放下满心欲念,“只等尘埃落定,我便来为草木写志。”再读诗人的《信仰》----
       流星选择逃离天空的绚烂
       灵魂以殒落舔抵宇宙之伤
       血迹、利刃隐匿于浮云之上
       为天空留下划痕的慕仰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诗人面对人生的痛楚如此坦然,如此决绝而勇敢的面对,原来诗人的内心深处始终藏着信仰,正是信仰支撑着诗人的灵魂。在这样一个价值坍塌,信仰高度丧失的时代,内心藏着信仰是何等的奢侈,又是何等的难能可贵。我反复谈到诗人的存在首先是心灵的存在,因为诗歌的心还活着,还泵压着热血,所以在诗人看来“流星选择逃离天空的绚烂/灵魂以陨落舔抵宇宙之伤……”显然诗人认为这样的逃离与陨落是生命另一种真正意义的存在,是一种永恒的存在……
       这类的思考诗人在《遗失的年代》与《画一只更深露重的蝴蝶》中也有出色的表现:
       百年之树终于死于锈蚀之刀
       叶子便有了坠落的理由
       往事招摇,如苔藓般滑腻
       自断脐带的婴儿
       暗夜独行,止步于废墟
       一瓶酒,便醉去年少四季
       精神俯身于尘土
       悬崖流淌,雷声屹立
       遗失于时空隧道
               ——《遗失的年代》
 
       作为飞舞的花朵
       你有回不去的春天
       作为落地的天使
       你有穿越天堂的遗情
                  ——《画一只更深露重的蝴蝶》
    对亲情与故乡的描述任何一位诗人都是信手拈来,而焉然对这样一个永恒主题的表现却别具一格。
       在我的文字里,父亲
       你不是长袍加身、宽襟满风的模样
       老树乡音,白墙青瓦,是你的印记
       也有你的父亲,一个会把脉的老先生
       观病、看人,阅天、识地
       就像你指给我:溯流游动的鱼
       漫卷而上的兰
 
       你不断描述的祖屋
       满庭清辉
       屋檐外燕雀婉转,门扉里古籍泛黄
       祖辈们执黄历,算遍尘世
       如翻飞的鸟,半块银元行走天涯
 
       我懂得你,父亲
       你是接纳星空的河
       我从远方来,乘着扁舟
       想摇遍河岸的灯火
       你就在北斗的方向,推着我
       站上云的翅膀
               ——《写给父亲的献诗》
       诗人先写了一位父亲,一位像老树、青瓦一样朴素的父亲,接着写乡塾里能“观病、看人,阅天、识地”的父辈的父亲,然后回头,写父亲以“溯流游动的鱼/漫卷而上的兰”给予儿女指引,让儿女们“摇遍河岸的灯火”父亲“就在北斗的方向,推着我/站上云的翅膀。”在诗人笔下, “老树乡音”既像水墨画一样古朴清幽,又饱蘸着永远流淌的血亲,这是人们的血液永远流淌与记忆中永远珍藏的情愫,这种不可复制与无法替代的情愫,在人们淡淡的思念与忧伤中一次又一次凝固,每次触及都令人怆然泪下……
  我们知道,长诗的写作需要挥耗诗人凝聚的思想与情感,对诗人的才智与心力是全方位的考量,一部长诗往往会把诗人掏空。长诗《黑金之殇》是一部对朴素生命的赞美和哀痛相互交织的生命图景与命运悲歌。既是诗人对生命的赞美,又饱蘸着诗人内心的悲怆。在绵长滚涌的爱与痛之中,我们领略到生命的渺小、艰难、无助、甚至短暂;我们也铭记了生命的担当与坚强所释放出来的温暖与爱。正是二者的相互纠缠,昼夜撕扯所演绎的深切疼痛,共同构成了生命与生俱来的玄妙而本真的密码与要义。
       神灵说:黑即是光
       那些寻找太阳石的人
       留下一半的命,另一半
       他们要赶在黎明之前谒见山神
       为走丢了心的某具肉体召魂
 
       自然的刀锋利剑,水火兼容
       互生的秘密,迸发于裂变
       一亿年,煤层沉淀,岩石游走
   
       年少的豪迈怎敢夭折于采空的山谷
       刚烈的心气丝毫未减
       黑色燃情于新一轮开采挖掘
       你的心量有足够的宽
       所有的你都将燃烧
              ----长诗《黑金之殇》
       在诗人笔下,黑金是不死的生命,她支撑着几代人的存在,她以及赖以她生存的一代又一代,支付着青春,支付年青的身躯,以燃烧自己,挥霍自己来回馈世界。
       我与我的父兄,获取你的黑
       赠予的黑,跳跃的黑,纯粹的黑
       我需要你更好地活着
       需要你寻找,给予我们
       更好的生活。需要你
       不被贪婪沾污的幸福,需要
       不被地下水淹没的支撑
              -----长诗《黑金之殇》
       在黑金所予的男人的世界里,诗人从女性独特的视角,抒写了在特定的生存环境下,黑金赋予女人的种种生命样态,“青檀与杉林的化石擦试过她们的灵魂/而她们只说出了爱”,“她们与男人并立于高山之上/瞄准进化的靶心/交出与男人齐平的命运”(长诗《黑金之殇》)。
      专属于黑金的,男人中的女人
      我要描述,她们的矿车
      描述地脉之中的穿越,描述
      岬角处褪下的衣裙以及年复一年的承载     
 
      她们由梨状的摇篮里进化
      纵情于女人之弱的超越
      她们是动脉之血     
 
      那酝酿过爱情风暴和词语的胸腔
      以柔美隆起与黑金有关的生活与担当
      如同地质结构的两极
      一边立着岩壁的坚硬,一边淌着水的怀想
      她们是归属于女娲的部落
      以有序的行进,奔向黑金的抵达
               ----长诗《黑金之殇》
 
       独特性是任何艺术存在的前提。对于诗歌来说,其独特性具体体现在视角的独特、感知细节的独特与话语方式的独特,这是评价一位诗人是否成熟的标志。从诗集《阵痛》来看,诗人将自己独特的视角和感知有效的呈现了出来。“我窥望你豹子般的模样/我们以沉默对视/读取孤独,读取伤口的隐痛/读取追逐的遥远与快乐”(《写给一只猫》)诗人将生命的伤痛看成是一种追逐与快乐,这样的感知是独特的,这样的表达是有效的,这是诗集《阵痛》独有的艺术成色与诗性的意蕴。
                                                                        
                                                                           2016年5月8日于贵阳木兰酒吧
 

从阵痛中品味一场生命的盛宴——序焉然诗集《阵痛》

从阵痛中品味一场生命的盛宴——序焉然诗集《阵痛》
从阵痛中品味一场生命的盛宴——序焉然诗集《阵痛》

从阵痛中品味一场生命的盛宴——序焉然诗集《阵痛》


附后记:

 《在碎裂与疼痛中淬取快慰》

                              ——写在《阵痛》之后(代跋)

 

                                     

 

       时而, 我会尝试将梦中一些似乎具有意味的,被记忆保留下来的一些梦的碎片拼接起来。然而,这些被记忆保留的碎片却如同过江之鲫,我捕获了它们,它们却不听从我的指引,游往我认为它们该去的所在。而每当这样的拼接失败后,我便反复的问自己:拼接它们到底有何意义? 某日,当我终于完成某回梦境碎片的拼凑,才蓦然惊觉,原来自己致力想完成的,就是一个简单的心念。如同预备的一次深呼吸,必先要积聚一股丹田之气,然后才能实现肺腑里的完整吐纳。《阵痛》就像是一次深呼吸,当我用两、三年的时间,将一些碎片集结在一起,我的内心是怀着深深敬畏的。因为这些碎片,我像一尾不能自控的鱼,昼夜游曳在碎片与碎片的缝隙中,真切地感受着碎片划过身体的刺痛与完成拼接之后的内心满足。

  为了完成这样一种形式的拼接,较长一段时间,我行走于由完整及至碎裂的记忆之中。从儿时生活的矿山,到离开那座曾经火热的煤城。更确切些说,我一直在自觉不自觉的,对所有生命不能徊避的社会大背景下的一些生命过程频频回望,在看似无意识中将一些刻意的封闭打开。我回到童年住过的地方,寻找当年爷爷奶奶的老房子,寻找儿时的玩伴,拾捡曾经珍藏而后弃落的一些情感。我又一次爬上了那条极陡的坡道,那是从家里去学校的必经之路,坡道下面,是那座历久半个多世纪,用青石垒砌的矿井。而在离家大约五华里以外,是另一座始建于七十年代的钢架结构的竖井。其时,我偶尔远远的从这座耸立的竖井旁边经过,它留在黄昏中的剪影,为当年的我构建了一幅大工业时代的至美图景。直至九零年代末,当我因缘得以真正踏进远眺过的竖井,且与这座竖井中的一些人日渐亲近起来,不知不觉中,生活已然对我开启了另样的一程轨迹模式。

  但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一些景象与一些人,让我在离开之后始终魂牵梦萦,甚至不自觉的一次一次回到那里。“必须发自肺腑,方能唤起共鸣。”福克纳早已预言了这一切---当我将一些碎片一块一块翻腾出来,依照时序回放它们当年的豪情与奔放,以年轻与无畏,以率性的释放,以对理想与爱情的追逐……我一块一块的拼接它们,它们却如同黑白默片,冷凝无声。

  有人说“太用力的人,都至真至饱满。因为真而全情投入,因为饱满又倾尽全部。”我想,这既是人性的优点,也是人生遭至缺失的弱点。时过境迁,社会似乎进入了一个人人逐利的时代,一部分人的精神正在逼近麻木,一些完整被有意无意地打碎。一些被封存在记忆中的人和事,似乎亦有所感知。仿佛我与他们之间,仿佛所有的过去和现在,是为碎裂之后的疼痛而准备着。而这种疼痛,势必将对所有的亲历者的灵魂的指向,灵魂的内在感受,灵魂对世界的态度产生深厚的影响。这样一种疼痛,如同奋不顾身的莽撞与激愤,同时又蕴含着理性的抗争与执拗。而在莽撞、激愤与抗争、执拗之后,所有的失去与获得都得到了一程生命意义的启示,他们永远鲜活。

  我以诗歌的格式,以长短不一的断行文字,来还原鲜活。这种还原,可以是蓼蓼数行,可以是紧密的一组,或者是一幅长卷。尽管这样的拼接与还原会唤醒当年碎裂的疼痛,但相对于我与我之所爱,我更愿意视这些疼痛是生活予以的恩遇,抑或是命运所赐的宠幸。因为这样一种方式的拼接,我对诗歌与生命又加深了认知---诗歌是一个人内心的河流,也是一种遇见,世间所有,皆是一场遇见。而所有遇见,皆可入诗。一如有人记住的是一片羽毛,有人终生谨守一句承诺。当我进入对碎片的拼接,当我看到一块碎片遇见另一块碎片,而每一块碎片,无不在为弥接的缺失而寻找,每一块碎片,无不希望“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

  布罗茨基说: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一个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我希望自己是一个忠实于内心真实感受的诗意坚守者,在 “现实”和“内心的真实”之中,聆听碎裂之声,在碎裂与疼痛中寻找诗意的领地,用诗意的扩张记录碎片的生存样态,在碎裂与疼痛的交替中,淬取生命的快慰。

 

                                  2016年5月8日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