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鸥
南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8,507
  • 关注人气:2,5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学梦语》·存在的真相,是一个时代最大的诗性(18)

(2011-12-16 11:45:07)
标签:

文学/原创

诗学梦语

存在

真相

诗歌

分类: 诗学梦语

       《诗学梦语》·存在的真相,是一个时代最大的诗性(18)     
   

    在我看来,“诗性”是诗人的语言与心灵、思想相互辉映所展示的一种奇异的光泽和精神的力量,它既体现在诗人对语言的自由驾驭之上,又体现在其人文精神的开掘与引领之上,既是诗人的一种语言冒险,又是一种心灵与思想的穿越与飞翔,一种对存在的高度主体性的语言自觉和精神演绎。这是我很冒昧地对“诗性”所下的定义,显然我今天强调的是后者,是一个时代的精神演绎。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认知,就像说出皇帝的新装一样的简单,但并不是说谁都有权利去发现诗性,只有那些拥有纯粹而伟大心灵的人,那些像纯粹的孩子一样勇敢地说出“皇帝的新装”的人,才会发掘出一个时代的诗性。此刻,我恳请我们的诗人,向那位说出“皇帝的新装”的孩子致敬!

    哪里有诗性,哪里就有力量。《一只鹰,代替了天空所有的言辞》是我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写就的一首短诗。从传统的美学意象来看,人们通常赞美鹰对天空的翱翔,赞美它的勇敢。但我更清楚地看到鹰爪的尖利,看到它的凶残和对天空的统治。朋友们都清楚那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年份,我又处于非常特殊的境遇,鹰的总体象征意义就不言而喻。也就是说只要略具诗歌阅读素养的读者,仅仅看到《一只鹰,代替了天空所有的言辞》这首诗歌的标题,就知道诗歌的中心意象“鹰”是一个总体的象征。它象征一切凶残的、罪恶的、黑暗的。也就是说《一只鹰,代替了天空所有的言辞》象征着一段历史对人的奴役;神对人的凌驾和统治;也可以象征着你的顶头上司对你的剥夺和占有。无疑,这只鹰揭示的是一种强者与弱者之间占有与被占有、剥夺与被剥夺、奴役与被奴役、凌驾与被凌驾的一种“存在”关系。而在这样的总体象征之下,我们不难解读“鹰”与紧紧围绕它的黑夜、魔鬼、天使、百鸟、兽类、时间、星光等意象的能指与所指。

    朋友们都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们共同经历了心灵的阵痛,而在其后更为变本加厉的境遇之中,我感悟到人的主体性的沦陷,感悟到人的自由、尊严的全面丧失,而这种丧失所体现出的就是一种奴役与被奴役、剥夺与被剥夺、占有与被占有、凌驾与被凌驾的一种存在关系。难道,我们不是每一时刻都在被剥夺、被占有、被奴役、被肢解、被吞噬吗?
    其实,只要我们翻开存在的真相,到处都是诗性。记得两年前伊沙编选《被诗歌》约稿时,我一看到这个“被”字,就知道伊沙同样发现了这个时代最为惊心动魄的特征,一个“被”字,就精妙地揭示了一个时代生命主体性的完全丧失,揭示了我们最基本的生存状态。而只要我们的心灵昼夜盛开,我们随时随地都会发现这种永恒的诗性——她就在手术刀的寒光里,就在我们的灵魂和意志被阉割、被肢解的声音里……

    尽管此诗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但读完通篇,读者会发现这首诗歌没有给定时间和空间的关系,也就是说它所呈现的是凌驾于时空之上的一种“存在”关系,人们只看到各个具体的意象之间所构成的一种对立、紧张的超越时空的关联与存在。也就是说,文本从个性上升到共性,从时代性开掘到永恒性。获得了更为开阔的思想与美学的空间。

 

   附:《一只鹰,代替了天空所有的言辞》
 
    鹰在俯冲
    鹰展开了黑夜最鲜亮的动词
    当一只秃鹰从天空俯冲下来,一支盛大的歌队
    开始歌唱。如果要剥开黑夜
    这是最好的时刻
 
    鹰在俯冲,翅膀翻卷天空
    我看见魔鬼大摇大摆,天使轻轻走动
    琴声枯萎,万物陷落空旷的黄昏
    鹰熄灭的不是一片风景
    鹰啄破了成千上万颗心
 
    鹰在俯冲,百鸟在欢呼
    百鸟摆开盛大的晚宴。鹰在呼啸在狂舞
    一只鸽子在翻飞在死去
    鹰的翅膀,把我带到鹰的家乡
    我看见古老的森林
    森林中兽类的居所和人的部落
    我看见死者的脸
    比白昼更加清晰
 
    鹰在俯冲,鹰是蒙面的歌手
    是晚宴的主演。一只鸽子的命运从鹰的俯冲开始
    从它翅膀划动的弧线开始
    一只鹰,代替了天空所有的言辞
    那只胸脯最美的鸽子
    今夜,再也不会回来
  
    鹰在俯冲
    鹰啄食了瞳孔中所有的颜色
    黑夜中已经没有生命,如同死亡里没有星光
    天亮以前,群山和人群已是灰烬
    黑夜升起燃烧的坟场
    只有时间之树
    挂满星光
                   1989年9月于贵阳第一看守所203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